近期赛事
更多赛事

破晓晨星背景故事:就像阳光穿破黑夜

{{userName}}lv{{userLevel}}

2021-04-15 11:15:50 作者:小七 来源:MAX+

导读原始的星辰燃烧殆尽,之后的还有无数,我没有消逝,而我挥舞战锤依然争气..

原始的星辰燃烧殆尽,之后的还有无数,我没有消逝,而我挥舞战锤依然争气。

龙骑士达维安的屠龙之举,卡尔在祈灵塔中的处心积虑,月神赛莉蒙妮驱使暗月教团收集信仰之力。这些在凡人眼中惊世骇俗的事迹,在那些远古大能眼中,不过是蝼蚁之间的过家家罢了。他们有的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宇宙的运转;有的兴趣使然而加入了遗迹之战。而其中大多数,则有着高于天辉、夜魇之争的追求。

世界在诞生以前是一片虚无。在远古冰魂的注视下,虚无之中孕育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后人称其为原初意识。它代表了这个宇宙的本源力量。而随着宇宙的不断形成,这个意识扭曲,溃散成了无数的碎片,其中最大的两片被称作天辉与夜魇。与生俱来的特质让天辉、夜魇自诞生始就陷入了无休止的争斗当中。

而后远古的巨神一族出现。他们吸收了宇宙伊始的创世之力,从而也有了改造万物的能力。他们自诩为造物主。靠着从创世熔炉中习得的技艺,他们开始改造这片原初宇宙。正是在他们的锤下,七大位面,七层地狱逐渐出现。而渐渐地,塑造外在世界已经不能满足这些巨神的创造欲。他们其中一部分就将工具转向自己,锻造自我的思想,灵魂。这可是一项精细活,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

而后被我们称为“大牛”的上古巨神登场了。他是最伟大的巨神,有着自创世熔炉中习得的高超技艺。艺高人胆大,他一次又一次将巨锤挥向自我。施展宏图大志的时候,意外总是不可避免。在一次自我锤炼的过程中,他失手击碎了自我的构成。同时也将周遭的世界击碎成了无数碎片。他的灵魂飘荡到了星体位面,身体则留在了基本位面。而此时,从虚空中凝聚出另一稚嫩意识——虚无之灵·无玄目睹了上古巨神的整波骚操作①。

① 虚无之灵“void” 独白“虽然没有自己的形态和声音,但我感觉到巨神的重锤坠落,四个孩子分离”。

从上古巨神倒下的身躯中,四大法则孕育而成。分别是代表电磁力的光之守卫、代表强相互作用力的混沌骑士、代表引力的谜团与代表弱相互作用力的艾欧。失去了上古巨神灵魂的掌控,四大法则先后逃离了原初协律的束缚①。其中最先凝聚出意识的光之守卫率先冲破了基本位面,在黑暗冰冷的新生世界中游荡。而混沌骑士也紧随其后,誓要将光之守卫抓捕回基本位面。

① 上古巨神与艾欧互动:“歌唱吧艾欧,就唱分裂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分裂之子艾欧,快回归协律”

在离开基本位面后,光之守卫伊扎洛用他与生俱来的天赋创造出了一匹背生双翼的白马,骑着它在黑暗的宇宙中恣意飞翔①。白马掠过,点燃了无尽宇宙中的第一颗太阳。这颗新生的恒星向着阴冷的宇宙深处传播光与热。这些传播出去的光随后又会形成新的恒星,并周而复始以同样的方式向外散播光芒②。

② 凤凰的背景故事“永世的黑暗中,光之守护者的第一个太阳之光轻微闪过,这一束有自我意识的光线注定要在虚空里发光发热。亿万年里,这一束炫目的光芒逐渐聚集了无穷的能量,爆发成了一颗超新星。在这烈火之中,如同其起源一样的光线向四下散射,穿越黑暗的海洋,到达各个星座。很快,这些光芒也将成为超新星,以同样的形式向外传递着光和热。”

而此时天辉夜魇的争斗愈演愈烈。他们扭曲其余的造物为自我而战。声势浩大的争斗逐渐威胁到了新生的宇宙。也正在这时,又有一片原初意识的碎片形成了生命——天穹守望者·泽特。他惊讶于同胞的分裂行为,致力于让一切重归统一。于是他爆发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将天辉与夜魇封印于天球之中①。

① 天穹守望者背景故事:又有个碎片形成了意识,将自己命名为泽特。这个智慧寻求大分裂的解决,让一切回归完美的统一。惊异于同胞相斗的天性,泽特聚集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在瞬间的闪光中,它的威力碾压了它的手足,将大战的双方封入了一个天球

这个天球将恒星的光反射到了地面,人们因此称其为癫狂之月。此后,油尽灯枯的天穹守望者决定用最后的力气守护癫狂之月。在月光的照耀下,各个位面的生物开始文明更迭。然而随着时光推移,月中关押着的恐怖被忘却,天穹守望者长久的努力也被忘却。

这些由第一颗太阳赋予生命的恒星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他们自称光之子。起初他们中的一部分为了对抗追逐光之守卫的混沌骑士而联合了起来。他们将联盟命名为黄金一族。随后他们又有了更加宏大的目标,即接过光之守卫的职责,在整片宇宙散播光明,驱逐黑暗。混乱与黑暗,这两者便是光之子的死敌。

为此他们决心打造一支强大的军队。光之子靠着上古巨神遗留下的创世熔炉,将一颗幼年金属星辰的心脏锤炼成型,再用光赋予其生命制造出了破晓晨星·维罗拉。之后,光之子以维罗拉为蓝本,创造出了一支辉煌的军队。维罗拉作为其中第一个也是最强的一个①,自然被光之子寄予厚望。而后在漫长的时光长河中,维罗拉一直坚定地履行着光之子赋予她的使命。

在物质位面,早期的人类住民逐渐开始创造出自己的文明。然而彼时的宇宙,被暗夜魔王一族的暗夜生物所支配。不少人出于畏惧,开始崇拜暗夜生物,称其为主人,并为他们献上了祭品②。

① 破晓晨星与剑圣互动语音“我也是我族最后一个,主宰。也是第一个”。

在人们的祈祷声中,维罗拉率领着辉煌大军从天而降。就像阳光穿过黑夜,黎明悄悄划过天边。辉煌大军携万里阳光击溃了死敌。并于“日出之日”消灭了近乎所有的暗夜生物,只留下了暗夜魔王巴拉那躲在阴暗的角落中苟延残喘①。虚弱的暗夜魔王最终还是被找到了,拉赫教团用一副附带诅咒的锁链压制住了暗夜魔王的上古之力,并将其关押了起来②。不少得救的人开始信仰起那犹如神兵天降一般的光明女神。最终,维罗拉一举消灭了黑暗的巨神“黑皇”,将光明带进人间。

① 破晓晨星与暗夜魔王互动“你比大多数活的都久,恶徒,但是日光马上到来”。

③ 破晓晨星购买黑皇杖语音“可怜的敌人,唯一剩下的”。讽刺的是,游戏中黑皇杖的效果却是让英雄散发金光。

与此同时,这片宇宙新神族与旧神族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以宙斯、哈迪斯、波塞冬为首的新神族向上古泰坦势力发起了挑战。最终新神一举击败泰坦一族,掌握了这方天地的秩序①。

① 玛尔斯与宙斯互动语音“离你推翻巨神都过去太久了,也许是时候建立新的主神次序”。

他们建立的万神殿,瓜分上古巨神们的权利。其中宙斯问鼎天界、波塞冬掌管了海洋①。哈迪斯建立了冥界②,并在冥界入口设置了狭窄迷宫与永劫之墟。随后哈迪斯创造了剃刀管理永劫之墟③。又将死灵飞龙的永恒灵魂赋予石像鬼维萨吉,命其坐镇狭窄迷宫的入口④。

① 玛尔斯与娜迦海妖互动:“对我叔叔唱你的歌,看他会不会动心”。

② 玛尔斯击杀敌人的语音:“向我叔叔问好”。

③ 破晓晨星与剃刀互动“我们并没有那么大差别,剃刀,不过现在我能做自己的选择了,你什么时候也该试试”。

④ 破晓晨星与维萨吉互动“你创造者的目的不需要是你自己的,维萨吉,不要像我一样,过了那么久才明白”。

而后宙斯诞下一子,名为阿瑞斯。阿瑞斯骁勇善战,力大无穷,在其帮助下,宙斯不断开疆扩土。阿瑞斯甚至帮助宙斯俘虏了霹雳神族为其所用①。从暗域之战,到殇灵城入侵,再到大破余烬军团②。战神之名响彻寰宇。也正是在无尽的征战中,阿瑞斯遇到了最后逃出基本位面的艾欧。艾欧温和的性格与阿瑞斯冲动的个性刚好互补,两人很快成为了至交好友③。

② 玛尔斯【热血竞技场】技能背景故事:

③:玛尔斯与艾欧互动语音:我的老朋友,你帮我度过了不少黑暗的时光。

而此时,癫狂之月内部的争斗加剧,无数裂纹在天球表面蔓延。天穹守望者残余之力再也控制不住其中的力量。随着一声巨响,在后世称为“碎月之日”的那天,癫狂之月炸裂,天辉与夜魇逃出了这座束缚他们多年的牢笼,先后降临到了我们的世界。而其中一片碎片掉落到了第五层地狱,被传说中的恶魔铁匠·阿布兹迪安打造成了一柄神兵——恶魔刀锋①。

癫狂之月崩坏,秩序被破坏。代表混乱的炎魔军团出现在了厄尔托城。为了维护新神族的地位与信仰之力,阿瑞斯率部赶赴战场。而破晓晨星·维罗拉贯彻光之子的信仰以一切混乱之物为敌,自然也亲率辉煌大军来此①。

① 破晓晨星与玛尔斯互动“远古时光中有很多我已忘记,玛尔斯,但我的确还记得大败炎魔团”,“阿瑞斯?抱歉,你看起来很像我原来认识的一个人”

两方势力外加人类大军在乌尔托城与炎魔领袖谢瑞达决一死战。玛尔斯战矛飞舞,维罗拉重锤激荡,两人合力一举消灭了谢瑞达。而后大战中幸存的人类靠着强大的武力建立了石堂城,建立了战争神殿以荣耀维罗拉,奉其为战争女神①。

不仅是人类,战神阿瑞斯也为维罗拉战斗中的飒爽英姿所折服。与其博爱的父亲宙斯不同,阿瑞斯对于爱情相当专一。紧接着他就向维罗拉发起了一场战役,一场轰轰烈烈的求爱之战①。但是作为光之子使者的维罗拉并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行事。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DOTA2世界中,有情人很难终成眷侣。

① 玛尔斯进攻时会说“为了维罗拉”,玛尔斯战死会说“维罗拉我的挚爱,我辜负了你”

一切罪恶可能都源自于美好的初衷。黄金一族最初的目的或许真的只是传播光明,驱逐黑暗。但是在无尽的征战中,他们对于权力的渴望也被扭曲放大①。维罗拉的敌人从黑暗生物,到恶魔的混乱大军,再到不愿信奉光明的异己,最后甚至是那些不愿加入黄金一族同盟的其余光之子。光之子们甚至计划让维罗拉攻击一颗冰彗星,幸好被一些更重要的事耽搁了,否则我们就不能在遗迹之战中见到变体精灵了③。

① 维罗拉独白“我的诞生,只为一个追求——侍奉光之子。我从未质疑,但是他们给我安排的任务,本质是黑暗的。这些金灿灿的生物,不会让你发现的那种黑暗。创造我是为了传递终极力量,帮助那些迷途的孩子,永远摆脱黑暗的宇宙。”

② 破晓晨星【石破天惊】技能背景故事:

③ 破晓晨星与变体精灵互动“我的主人们有次几乎同意派我来找你,变体精灵,不过出现了更紧急的事情”。

有秩序的地方就有混沌,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但是欲望冲昏头脑的黄金一族忽视了这一点。在他们光辉的外表下隐藏着阴暗的目的①。他们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来彻底驱除混沌,从而掌握整片宇宙。而他们的目标就是同为四大法则之一的艾欧②。在他们看来光之守卫、艾欧两者的法则相结合所诞生更加强大的力量或许真能战胜混沌。有趣的是,物理上电磁力与弱核力在统一温度以上会统一为电弱力

① 破晓晨星独白“什么是黑暗与光明,混沌与秩序?混沌的存在,真的超过了另一个,而秩序呢?我原来这样想过,当时还是光明的正统造物。但是这片广域的历史表明,并非如此。”

② 破晓晨星与艾欧的互动“我刚在这地方苏醒时,我最想消灭的就是你,艾欧,但不可以这样”;与混沌骑士的互动“黄金一族错了,我们不是需要艾欧才能束缚你,我就够了”

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黄金一族远远低估了艾欧的力量。性格平和并不意味着实力弱小。作为四大法则之一的艾欧又岂是光之守卫的造物们所能匹敌的。维罗拉在出征之前已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是身为使者的她人微言轻,只能无奈地执行光之子的命令①。

① 破晓晨星独白“创造我是为了侍奉光明,将混沌扭曲为秩序,抵挡住黑暗了。直到我的主人们,派我完成不可能的任务。一股无法得到的力量,他们明白这一点,却还是要我去抓住”。

这是破晓晨星维罗拉的首次失败,仅一次的失败就彻底葬送了整个族群的未来。艾欧击败了辉煌大军,第一颗太阳的光芒彻底熄灭①。从初阳中汲取力量的光之子们一个接一个陨落。维罗拉失去了能量,在漆黑的宇宙中漂泊。

① 破晓晨星与艾欧互动“我的主人们会欣然将你毁灭的,艾欧,我不能再把他们的消亡,怪到你头上”。

黄金一族陨落,整片宇宙为之一暗。被拉赫教团关押着的暗夜魔王靠着曾经手足们残余的灵魂碎片①,趁机摆脱了束缚他的锁链重回人间。尽管他的力量大不如前,但是猎杀那些弱小的人类还是绰绰有余。很快他就成了无数夜啼小孩的噩梦。

很快,战争的时代过去。众神们失去了进取心安居在神殿中享受着战争的红利。宙斯更是天天化形成不同的生物下凡勾搭妇女。然而阿瑞斯毕竟是战争之神。他对于其余诸神好逸恶劳的行为嗤之以鼻。决心效仿父亲的做法,当一名大孝子。试图推翻宙斯的统治,自己当神王,继续开拓神国的领土①。

① 玛尔斯“aom”独白“这个众神的时代很快就会终结。就像在我之前的父亲,我应粉碎所有拖累我的残余……经历过什么样的轮回才会让神失去了自己的雄心。”

可惜计划败露,阿瑞斯也被宙斯逐出了万神殿。随后他抛弃了阿瑞斯的名字,改名玛尔斯①。一方面在宇宙中寻找维罗拉的踪迹②。一方面等待推翻宙斯统治的机会。

① 玛尔斯与宙斯互动“我早就不叫这个名字了,你这个老匹夫”。

② 玛尔斯与破晓晨星互动“时间都哪去了亲爱的?你离开的太久了”。

没想到推翻宙斯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也是玛尔斯的母亲赫拉。后者受不了宙斯的种种出轨行为。设计偷走了他的神力,并将其一脚踢到凡间。而到了凡间的宙斯本性不改,继续勾搭遗迹之战中的各位女英雄①。多年后,天穹守望者为了将天辉与夜魇再度统一,找上了失去一半神力的宙斯。并用宙斯的另一半神力为筹码,拉他入伙②。

第一颗太阳尽管熄灭了,但它曾经发出的光依然在宇宙中传播。又过了很久很久,初阳的光线坍缩成了一颗名为凤凰的恒星。经过了长久的轮回,这颗恒星也像光之子那样有了自我的意识。它感受到地面之上遗迹之战的波动,于是幻化成神鸟的样子降临战场。

而凤凰的降临点燃了一座远古的锻炉。燃起的炉火给维罗拉注入了新的活力。她于长眠中苏醒。外面的世界早已天翻地覆,但是混乱与黑暗犹在。尽管她的力量以不足巅峰时的千分之一①。但是曾经的信仰驱使她再度举起战锤。只不过这次她将为了自己而战。

① 破晓晨星升级语音“我几乎达到了原来自我的千分之一”。

“我在此地醒来时,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我的梦跨越千年,而我睁开双眼,眼前只有黑暗。 但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一座永恒的明灯,迸发出光芒。一台炎阳锻炉,被一个徜徉的恒星点燃,它对我来说太年轻了,无从知晓它的名字。而这台锻炉,使我开始想起光之子的部分回想。正是它们的呼吸,组成了我生命最初的精华。在那宁静的数百年前,我沉思自己的失败。痛惜我的神明的失利。但我的诞生不是为了居住在黑暗中。而我周围的世界,还是能用上我的战锤。所以我起身,加入生者的世界。”

与其他英雄的关系:

破晓晨星维罗拉与玛尔斯是官宣的伴侣。事实上维罗拉的部分原型就来自于贝娄娜。这些年推出的新英雄几乎都有CP关系,但是大都结局不好:

石鳞剑士的爱人死于拉席克的痛苦折磨,导致了石鳞剑士唐特走上了风流的道路;

白色尖塔的霸主哈伯根对于邪影芳灵有好感,但是他能做的只是掩护她逃跑;

天涯墨客的妻子瑶薇死于他的黑暗仪式,成了一缕孤魂;

电炎绝手曾经与阿哈利姆相爱,但是很快阿哈利姆就有了新欢——石头人石托瑞嘉;

除此之外还有冰女与斯温爱你在心口难开,天怒法师与复仇之魂的折翼之恋,剑圣与圣堂刺客的形同陌路,斯拉克与娜迦海妖的遥不可及。

与之相比,玛尔斯与维罗拉还算有个不错的结局。他们结缘于乌尔托一战,但彼时的破晓晨星只是光之子的工具人,无奈只得将这份感情留在心底。而后维罗拉在进攻艾欧时失利,沉睡了数千年。被凤凰之力唤醒的维罗拉对于远古之事已经很模糊了。但是起码两人还是在遗迹战场相见了。

玛尔斯在击杀了破晓晨星后会说:你的伤我看不见,我的眼里只有泪花。

破晓晨星在击杀了玛尔斯后也会说:由于某种原因,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面对四大法则,维罗拉的态度很纠结。

对于光之守卫,她一方面十分尊敬,尊称其为曾祖:曾祖,您的光芒让我无比谦卑。

一方面,她又埋怨光之守卫任由光之子们消逝:你本该拯救你那任性的子孙,而你却任由他们黯淡消逝。

对于混沌骑士,她深恶痛绝,但是作为队友她又不得不与混沌骑士并肩作战:我对团队合作的规则怀有极大的敬意,否则你早就死透了。

破晓晨星对于艾欧的态度最为纠结,她并不想对后者动手,但是艾欧消灭了所有的光之子:我刚在这地方苏醒时,我最想消灭的就是你,艾欧,但不可以这样。

破晓晨星相当尊敬凤凰,称其为小主人。不但因为凤凰重新赋予她生命,还因为凤凰有着与光之子同源的力量:与你并肩作战倍感荣幸,小主人,也可以说,我就是为此而生的。

尽管作为光之守卫造物的造物,破晓晨星的身份并没有那么高。但是作为战争机器的她,敢于和一切上古大能掰掰手腕。

她对远古冰魂说:你在这儿就方便了,冰魄,我们等打完了就打一架。

她对上古巨神说:在我衰弱的状态下,击杀古神是极大的成就。

她对天穹守望者说:安息吧,守望者,我会见到两个遗迹的终结。

但是破晓晨星相当敬佩虚无之灵,与他的睿智稳重相比,其他的元素之灵都太过轻浮了。

她对风暴之灵说:相比无玄的懂事,你们剩下这几个,看来相当不成熟。

她对圣堂刺客说:你的主人值得侍奉,你配得上侍奉他们。

破晓晨星对于所有的下位神不屑一顾。

她对莉娜说:你的女神只是一道被淡化的强光,莉娜,我是怕你不知道。

她对露娜说:没有阳光,月亮什么也不是,露娜,赛丽蒙妮也一样。

她对全能骑士说:战斗结束后,带我去找全能之神,我隐约知道他会是什么东西。

她对潮汐猎人说:这些地方的人崇拜的神明大多数更像是半神,而不是真神。

她对不朽尸王说:你的神被消灭了,没人会考虑到后果,但有人说这是他的追求。

她对复仇之魂说:跟定丝奎奥克前,有没有问过强大的神。

她对血魔说:过来吧,你的神只是玩泥巴的孩子。

此外,对于受人支配的英雄,破晓晨星一直好言劝说,希望他们能有自己的想法。

她对剃刀说:我们并没有那么大差别,剃刀,不过现在我能做自己的选择了,你什么时候也该试试。

她对维萨吉说:你创造者的目的不需要是你自己的,维萨吉,不要像我一样,过了那么久才明白。

她对拉比克说:某种意义上就像在照镜子,不过你只是个婴儿。是否意味着拉比克也是阿哈利姆的造物?倘若如此,那我此前关于阿哈利姆的故事就要打个问号了。

此外还有制作组玩的梗:

破晓晨星对马格纳斯说:对不起,不行,你拿不住这把锤子。致敬了复仇者联盟雷神之锤。

破晓晨星与巨魔的互动:I don't have time for trolls。中文版却翻译成了:我一般没空理会巨婴。

其他:

破晓晨星设计原型结合了贝娄娜与女武神瓦尔基里的形象。在内部游戏文件中,她也被称作“Valkyrie瓦尔基里”“Battle Maiden战争女神”。而她最终摆脱了光之子的意志,成为了为自己而战的独立女性。

最后是与新英雄的互动语音:

队友语音:

1. 你很精巧,先生,请站远点(傀儡大师)

2. 那我该怎么叫这个?

3. 你的哲学吸引着我,小东西,我想再买一只

击杀语音:

1. 你只是某个宏大事物的山寨货(傀儡大师)

2. 别白费力气了

越多的新英雄互动语音也表示了更多的新英雄已经提上日程。除了两条语音指向傀儡大师外,可以看到只有一个新英雄在计划之中了。

新加坡Major:http://es.uuu9.com/dota/match/detail/534

更多内容: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