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赛事
更多赛事

PPD带你细数过去的10年代的北美DOTA

{{userName}}lv{{userLevel}}

2021-02-07 11:16:00 作者:小黑盒 来源:小黑盒

导读NADota......我们该从何哪说起?2013年位居食物链顶端的是EG(Demon、Fear、Jeyo、Bdiz和SexyBamboe)和TeamLiquid(TC、Korok、Bulba、Fluffnstuff..

本文来源Weplay!,ppd撰写,由Max+翻译整理。

啊,NA Dota......我们该从何哪说起?

2013 年位居食物链顶端的是 EG(Demon、Fear、Jeyo、Bdiz 和 SexyBamboe)和 Team Liquid(TC、Korok、Bulba、Fluffnstuff、Ixmike)。他们无疑是北美最好的选手。然而,在国际比赛中,很明显可以看到 NA Dota 离取得任何有影响力的成绩有多远。

那时已经有很多打入职业赛场有多难的讨论,这确实是事实,有人也称之为门槛。当有新晋人才时,那些拿着俱乐部薪水的顶级战队拥有挑剔的权利。他们决定谁会有机会在更高级别的赛场上竞争。如果变阵并不成功,那你这个新人很可能会成为替罪羊,被送回你一开始的阴沟里。

早在2013年我的职业生涯刚起步的时候,我就有过这样的亲身经历。你看,我一直在我、Zai、Tralf、Corey和Ensoe组成的一支叫Stay Free的队伍参加比赛。我们参加了Big Point Battles、Join Dota杯和其他杂牌赛事。当Full Sail邀请赛的预选赛公布的时候那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个只有北美队伍的小奖金池线下赛,这意味着不会吸引EG/Liquid/Complexity等顶尖队伍。一个只属于二线队的线下赛......哇!!

继续前行

就在预选赛开始前,我收到了加入Team Dignitas(Fogged、Bleek、Korok和Inphinity)的邀请。这是我不能错过的机会,我的队友们也同意了,于是我们分道扬镳。Stay Free用来自瑞典的Jabano代替了我。预选赛里Dignitas取得了第一,Stay Free位于第三,两队都获得了晋级线下的资格。比赛结束后不久,我在新队伍收到了一些毁灭性的消息。他们决定用Bdiz代替我,Bdiz是他们的老朋友。这时候本来还有转机,我的上一支队伍Stay Free无法参加比赛,因为提供的旅行津贴只够支付一个欧洲人的机票,而他们有两个人(Jabano和Zai)。我们很快就想Jabano换成我,这样可以让我们承担旅费,但Stay Free已经把他们的名额让给了预选第五名的队伍。我和Stay Free的人都没能参加比赛,Dignitas轻松夺冠。

这件事可以说是点燃了我内心的火焰。然后我和Zai与CWM、Ar1se和Sneyking一起加入了Super Strong Dinosaurs,这支队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灾难,主要是因为CWM极差的领导能力。他们踢了我,在我和zai收到新EG试训邀请前不久,zai也离开了那支队伍。这支队伍是围绕Fear和一个你可能认识的新人Arteezy建立的。

经过2周的试训,我战胜了Demon和Fluffnstuff,赢得了队长和5号位的位置。我、Arteezy和Zai这三个新来的家伙,我们有很多需要证明的。我们拿到了新阵容参加的第一个比赛的冠军,未尝一败。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们将赢得超过1000万美元的奖金,TI的成绩是TI4季军、TI5冠军、TI6再次获得季军。在TI6之后,由于众多原因,我被队伍踢了,今天就不多说了,2017年也没有打什么Dota职业。不过,由于EG从Twitch/亚马逊剥离,我担任了EG的CEO一职。EG用Cr1t取代了我,那时他们的名单包括两位教练有40%都不是北美选手。他们在TI7上只位列9-12名,这对整个俱乐部来说是个毁灭性的结果。

从退休生活退休

我在2018年带着一支新的队伍,和一个新的组织OpTic Gaming回到了Dota,因为由于我和现在的队伍之间的历史,重新加入EG的队伍是不可能的。这种情况的发生主要是因为我对游戏的动力和激情。我也曾与OpTic背后的投资人(即Infinite Esports & Entertainment)商讨可能的赞助EG的事宜,但在我宣布卸任CEO前不久,我退出了那笔交易,这使得过渡相当顺利。那年OpTic的表现起伏不定,我们在DPC排名中位列第九名,这与TI的直邀只差一名。我们通过最后的机会——TI预选赛获得了资格,并在TI8上进入八强。

EG则继续挣扎,在这一年里进行了多次阵容调整。从教练到选手,Fear都回来了,由于Cr1t在2017年未能帮助队伍取得成绩,他们请来了Misery作为新队长。那年夏天有一个非常有冲击力的变化,那就是Fly的加入,成为了队伍的新队长和五号位选手。与Fly一起到来的还有作为新三号位的S4,Sumail回到了中路。 OG当时也在苦苦挣扎,不得不做出改变。这次的改变确实让OG成为了2届TI冠军,签下了Topson,Ceb也回来当选手,但也让EG在TI8上取得季军,这是一个巨大的成绩。那时,作为北美旗舰的EG,已经有60%的非北美选手了。

2019年对EG来说很顺利,他们取得了一些好的结果,也有一些不好的成绩。我出国去了欧洲,开始为瑞典的NiP打比赛,所以我很少和他们交流。在TI9上,我的队伍NiP彻底崩溃,只取得17-18名。EG则获得了5-6名,拿到了超过120多万美元。这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但这支队伍希望成为冠军,或者至少是能登上领奖台。TI9之后,EG用Abed替换了Sumail,用Ramzes替换了S4,后来,Ramzes又变成了Iceiceice。作为北美旗舰的EG,现在已经有80%的非北美选手了。

北美DPC第一赛季S级联赛选手国籍

北美DPC第一赛季A级联赛选手国籍

其他一些值得注意的队伍主要来自SVG的努力,他曾在2018年带领他的队伍在TI8上取得了前8名的成绩,并在MDL Major上取得了亚军。虽然他的队伍大多由北美选手组成,但他的队伍缺少的是一个明星。Dota在EG的全盛时期(2014-2018年)同时达到了巅峰,很难想象现在有人能达到和那时他们一样的人气和粉丝。在过去的几年里,不停的有北美俱乐部退出Dota,而EG又引进了一些最优秀的国际人才,对于任何想要在这个地区再次为自己正名的人来说,未来都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为了讲述一个故事,但说实话,我对一切的发展都有些失望。我和EG有很多历史渊源,但是,对我来说,EG始终代表着NA Dota。现在它看起来就像一个大财团,凭借自己的优势一个基础设施不发达的地区输入资本,EG就在向北美这个挣扎的赛区输入其他地区的顶尖选手取得垄断。

下个月我将会写下我本赛季在NA DPC的比赛经历。一些优点/缺点以及我如何看待我们最喜欢的游戏和我最喜欢的地区的未来发展。AMURICA!

DPC巡回赛第一赛季:http://es.uuu9.com/match/detail/520

更多内容: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