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因为自走棋引发的权力之战:维权也要讲道理

2019-3-19 11:15:39 来源:本站原创

本文来源游久网百万征稿活动,作者:低调的小琨虫,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游久电竞原创征稿群:255137605 投稿地址:http://post.uuu9.com/

最近在游戏界声音比较大的,应该有一款游戏叫做“刀塔自走棋”。可惜人红是非多,人怕出名猪怕壮。“刀塔自走棋”的突然走红,自然会引发众多游戏厂商的觊觎和强烈注意。

最近,对于由前dota职业选手伍声(游戏id:2009,人称09、9神、创世神)创建的09电竞平台自主研发的09自走棋,“刀塔自走棋”的研发者“巨鸟多多工作室”发出了维权的微博置顶声明。从这一事件中,笔者发现目前越来越多的民众(尤其是游戏研发者、平台)对知识产权的维权意识有了普遍的提升,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但是,在提升知识产权意识的同时,最好要做到准确理解知识产权的保护客体和权利边界,否则会造成对权利的错误认知,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影响到一款优质游戏的生死存亡。

这不,“刀塔自走棋”的维权声明一发布,就引起了众多不同的声音,有的赞成“刀塔自走棋”的权利人主动维权,呼吁大家共同抵制侵权(山寨)游戏的传播;有的则是认为“刀塔自走棋”的权利人无法垄断“自走棋”这类游戏的玩法,不能因为巨鸟多多工作室先研发出了“刀塔自走棋”,就排除了后来者研发其他类型自走棋游戏的权利。对此,笔者根据该声明的内容,从一名前知识产权律师的角度进行初步分析,以供大家参考。

pic11.png

pic22.png

在此,巨鸟多多工作室郑重声明:

1,巨鸟多多工作室拥有《自走棋》游戏的商标,玩法,数值,代码等知识产权(角色,音乐,音效等知识产权归属美国Valve公司),我们反对一切抄袭山寨的“自走棋产品”。

评论:这一条的信息量很大,笔者挑几个重点的简单分析一下。

a. 巨鸟多多工作室拥有《自走棋》游戏的商标?

pic33.png

以“自走棋”为关键词在商标局的数据库进行查询,并没有发现已经获得注册的“自走棋”商标,最早的申请来自于一家“成都龙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根据我国商标法的“先申请”原则,如果该商标本身具有识别性,无法定无法注册的原因且并不侵犯他人的在先权利,则“自走棋”的商标权极有可能会由这家龙渊公司获得,而该公司与巨鸟多多的关系,尚且无法得知。因此,“巨鸟多多工作室拥有《自走棋》游戏的商标”这一表述,只能理解为巨鸟多多最早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自走棋”,而该事实是否属实,又是另外一个事实问题,笔者不去详细考证了。但是,在后的注册商标和在先未注册商标,这两者在法定权利和保护范围上,存在了太多了的差异,笔者希望巨鸟多多可以在相关类别上顺利获得“自走棋”的商标注册,否则游戏名字极有可能在未来某日进行变更。

b. 巨鸟多多工作室拥有《自走棋》游戏的玩法?

这是一个在目前知识产权法律实务界和理论界都颇具争议的问题,尤其在直播行业火爆之后,游戏权利人是否对游戏的玩法享有著作权,已经成了一个十分迫切需要厘清和确认的问题。

从巨鸟多多的维权声明的留言中,笔者发现了较多支持巨鸟多多维护其玩法的观点。不可否认,一些种类的游戏的核心甚至灵魂,就在于它的玩法,另一些游戏则是依靠其情节和画面而吸引游戏玩家。对于刀塔自走棋这款游戏而言,其核心主要在于玩法。“游戏设计阿佳就认为:“(刀塔自走棋)自动对战,学习成本低,随机性高,有翻盘点,在随机对抗中可以获得快乐的点很多,而不是只有第一名可以获得快乐。” 美术设计阿标认同这一说法,他表示:“(游戏)上手容易,优待老年选手,因为公共卡池、随机对战、信使指挥英雄等设定,和朋友组队玩特别有意思有槽点”(www.imbatv.cn/article/20150)。

但是,从著作权法的角度而言,一个作品的精神内核(思想、玩法等)是无法获得权利人的垄断和著作权法的保护的。在实务界,苏州中级人民法院曾就手机游戏《花千骨》侵害《太极熊猫》著作权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定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侵权成立,赔偿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3000万元。该案中,《太极熊猫》的权利人蜗牛数字发现手游《花千骨》在内容、玩法等各方面,都和《太极熊猫》高度相似,严重侵犯了《太极熊猫》的知识产权,故提起诉讼维权。对于该案的一审判决(目前在二审过程中,一审尚未生效),许多学者和专家认为,本案与大多手游维权案件不同,蜗牛数字是以对方“抄袭游戏玩法规则”为核心发起诉讼,类似案件十分少见。“当时业内普遍认为,蜗牛数字想赢得这场官司并不容易(k.sina.com.cn/article_2056346650_7a915c1a02000a7wd.html)。最后,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花千骨》游戏在游戏玩法规则的特定呈现方式及其选择、安排、组合上整体利用了《太极熊猫》的基本表达,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美术、音乐、动画、文字等一定内容的再创作,侵害了著作权人享有的改编权。”

虽然苏州法院认定游戏的玩法受到著作权法保护,但是笔者认为,上述案件的玩法受到保护仍旧是基于大量的游戏元素的基本表达的类似上,不是纯粹的基于玩法的对比。因此,无法得出玩法可以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观点。进一步而言,巨鸟多多无法垄断自走棋的玩法(其自认“属于麻将”的玩法),任何第三方有权研发基于该玩法的其他游戏,只要其游戏的基本表达与刀塔自走棋不构成实质性相似即可。

2,巨鸟多多工作室禁止@伍声 2009继续直播《刀塔游廊自走棋》并以此牟利。并且在所有巨鸟多多授权的赛事中不再邀请@伍声 2009参加。

评论:游戏的著作权权利人是否有权要求平台或主播禁止直播游戏?

对平台而言,2019年的腾讯与西瓜视频进行的“王者荣耀“直播禁令案件,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裁定,要求”西瓜视频“的三个运营方立即停止在”西瓜视频“app上直播”王者荣耀“游戏内容。这是中国司法实务界首个关于要求平台禁止进行游戏直播的行为保全禁令(主播的暂且不议)。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该裁定的理由认为,腾讯作为”王者荣耀“的著作权权利人,他人未经其许可,就将游戏进行直播并获取商业利益,涉嫌侵犯著作权权利人权益,攫取游戏的直播市场和用户资源,同时违反了诚信原则和商业道德。无独有偶,早在2017年11月,网易诉YY直播侵权的案件中,同样是广州知产法院,在一审中认定YY平台直播“梦幻西游“的行为侵犯了网易作为该游戏著作权权利人的权利,并支持了网易2000万的赔偿诉请。本案的二审已经开庭审理,但最终判决尚未作出,笔者相信,从著作权法理的角度,本案的定性问题没有太大问题,最终有可能的变化的是在赔偿金额上。有兴趣的玩家和律师可以关注一下。

对主播而言,目前已有较多直播平台要求跳槽的主播禁止在第三方平台直播的判决或者裁定。从法理角度,著作权权利人当然也可以要求某未经其许可的主播对其游戏进行直播。

3,同时,《自走棋》的流行也需要感谢所有游戏直播平台和主播的共同推广。巨鸟多多工作室希望所有游戏直播平台也加入到打击“山寨”产品的行列,今后禁止一切“山寨自走棋产品”的直播内容,其中包括《魔兽争霸官方对战平台》在内的其他平台的“山寨自走棋产品”,共同维护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评论:巨鸟多多是否有权禁止一切“山寨自走棋产品”的直播内容?

如前所述,巨鸟多多无法垄断自走棋的玩法。因此,巨鸟多多只能禁止一切与刀塔自走棋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游戏产品的直播,而非一切“自走棋产品”。毕竟,有些山寨行为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山寨”,而是一种借鉴或致敬。

综上,笔者的观点认为,虽然巨鸟多多工作室发布的维权声明存在内容不准确或有歧义,但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是十分到位和值得每一个游戏产业人员学习的。笔者希望,通过这次事件,可以给广大游戏玩家和研发人员进行一个提示,著作权法保护的不是游戏的玩法本身,而是游戏的基本表达,例如游戏界面的设计、人物造型、台词剧情、武器技能的具体表达等等。同时,笔者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优质游戏出现,给整个游戏市场和玩家带来更多的更有趣的游戏体验。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