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圈有多少利益值得人们去挖掘?千万富翁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视频作者如何发家致富走向小康?请关注本期一页书之《是谁动了我的奶酪?》


从远古时期到现代的职业选手们

早期职业选手的赚钱方式非常单调。俱乐部包吃包住,然后一个月大概一两千的工资,有奖金就拿分一些奖金。这段时期大概是属于远古时期了,一般是指1998年到2008年左右。

连职业选手都这么惨,更别说电竞解说了。况且那时候大家对解说的重视程度也不够,除了一些比较大型的比赛给那么几百车马费之外,很多比赛其实还是属于没有解说的状态。在这个十年中,身处这个行业的人基本都是穷人阶级的代表。

第一波加薪: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一款“新”电竞游戏的出现,那就是DOTA。DOTA的早期战队也还是偶以往的老路,由俱乐部包吃包住包电脑网费,然后一个月给一千块工资。奖金要跟俱乐部按比例分配。后来因为国内通货膨胀十分严重,这个工资也在逐渐上涨,后来一般的一线战队都给到了三四千左右的工资。二三线仍然是一两千。

第二波加薪:2011年又一件事情改变了这个格局。那就是“IG战队挖角事件”,相比于传统一线战队给的三四千块钱,IG一个月给一万块基本是属于天价了。这件事不仅给LGD战队带来了冲击,更是给所有俱乐部带来了冲击。在此事尘埃落定后,几乎所有战队的工资都进行了一定的涨幅。

第三波加薪:当所有人都觉得在这个工资大家应该都满意的时候,TI系列比赛横空出世。在DOTA2刚出的时候,大批的战队还不打算转型,只是TI1比赛之前临阵磨枪一番。结果EHOME拿到了25万美金的巨额奖励,还有NAVI的一百万奖金。国内所有战队几乎同一时间开始考虑转型,但是因为国服还没开,大家更多的是参加DOTA1的比赛,然后训练DOTA2的技术。TI1结束到TI2结束在这段时间里,大家又普遍涨了一轮工资。目前一线战队的工资普遍都在一万左右。

职业选手的工资涨幅也就到这里了。后来除了少数开了天价挖人的俱乐部之外,大家的工资还是处于一个比较平稳的状态。当然,总体工资还是比较稳定的在往上涨幅。

到了2012年,因为看到某些退役选手通过直播频道赚到了大钱。所以有些战队俱乐部也弄了类似的战队频道,平时让一些职业选手进去打打路人。比如当时IG战队的YYF就经常在直播频道里打路人,后来因为受到舆论压力不得不退出直播。不过目前依然有些职业选手会去YY打路人,至于收入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男性的职业选手,还有一些女性的职业选手呢。电竞圈虽然是和尚圈,但是偶尔也会有一些妹子的出现。除了像韩懿莹、机蕙君这些真的打比赛的女职业选手。还有一些是为了配合俱乐部的“女子战队队员”,比如如今LGD的女子战队。她们主要的作用就是参加一些活动,做一些娱乐性的节目。与其是说“女子战队”,其实更像是外宣部门。

她们的工资是多少我这里就不知道了。不过这种“战队”的出现普遍是2010年之后,所以工资想来是不会太低了。

从近现代到现代的解说们

在上文中有说过,国内早期的比赛是对解说不是很重视的。特别是有一些小比赛里,随便找一个懂游戏的就开始讲了,甚至于连解说都没有。在那个连职业选手都只能拿个几百一千的时代,解说的待遇自然也就不高了。直到一个人的出现,那就是Esports海涛。

这个时候已经是2009年的年尾了,Esports海涛刚从PLU辞职,暂时还没有工作。百无聊赖之际,开始做了DOTA视频的解说。因为esports海涛曾是游戏风云以及PLU的主持人,所以口齿流利,解说风趣,又时值DOTA最火的时候,所以一瞬间拥有了许多粉丝。

可是虽然拥有了许多人气,但是esports海涛却仍然没有任何好处。直到一家叫“17gaming”的网站找到海涛,并希望他在自己的视频前面加一个片头。自此,海涛总算是盈利了。然后在随后的【海涛解说】Nirvana.zhou私家珍藏倾力”这个视频中,海涛又给了一家名叫“悦图文化”的淘宝天猫店打起了广告。随后海涛也陆续给了许多公司打过广告。

不知道海涛是不是受到了几家淘宝店来他这里打广告的启发,在2011年的3月,海涛终于推出了自己的淘宝店。店内主要为一些电脑外设以及DIY的衣服。

从此,游戏解说进入了大淘宝时代。不过淘宝的形式也分两种,第一种其实更像是代言人。淘宝里面的商品进货发货客服都不用你管,只是卖一个鼠标就给你一些分成。你只需要在视频中加广告,等收入分成就可以了。第二种则是自己当老板,需要负责一切的运营。

解说们最先卖是服装与外设。服装业的主要销售品是短袖,因为短袖的制作成本比较低,图像上只需要喷一个英雄的图像就能卖个不菲的价格,自然利润丰厚。而外设业则是由于有电竞职业选手在用,况且很多人都有一种“只求最贵不求最好”的心态,所以销售量也不错。

到最后,大家觉得外设不怎么赚钱了。因为大家一开始进的都是雷蛇、赛睿等国内外知名品牌,他们给的销售分成很少,而且价格也比较贵。虽然大家都喜欢拿个高端键盘显得自己比较高端,但是七八百的键盘终究还是太贵了,销售量多少有些影响。这时候国内二三线厂商出现了,国产制品的价格比较便宜,给的销售分成也更高,况且他们的鼠标比号称“灯场”的雷蛇更华丽 ,五颜六色的,非常符合一群没有那么高的消费水平却想尝鲜的玩家口味,销量自然一下就上去了。

渐渐的,几乎所有解说都开始开淘宝店了。玩家分流非常严重,外设虽然是消耗品,但一般用个一两年是绝对没问题的。短袖只有夏天卖得出去,卫衣虽然春秋两季可以卖,但是销量不佳。大家都想着如何能赚的更多一些。

这时,伍声2009出现了。伍声2009是LGD的退役选手,退役之后他也进入了视频解说这一行。凭藉着自己的“前职业选手”的身份瞬间就在高手林立的DOTA解说界站稳了脚跟。站稳了脚跟自然是为了赚钱嘛,他也弄了网店。不过他不是用“代言人”模式,而是自己干淘宝店。紧接着他也遇到了这个问题,东西卖不动。

好在他很聪明,开了淘宝“零食店”。同为消耗品,零食的消耗可比衣服和外设要快。而且所有人网购零食都不是几块钱几块钱的买,为了免除运费,更多的人选择上百快的购买零食,利润更加的丰厚了。随后被人争相模仿。

服装、零食、外设,这三大网店系统一直稳固到现在。也正是因为这三大系统的存在,也使解说的利润甚至超过了职业选手。成为了圈内的一朵奇葩(科普:奇葩是褒义词)。

 

 

 

 

早期的电竞选手大多就在网吧里进行训练,睡觉也就是在网吧的沙发上。当时有这样的待遇已经是很不错了。

 

 

 

 

 

 

 

 

 

 

 

 

 

 

 

 

 

 

 

 

Esports海涛的视频与淘宝相结合的模式成功让视频解说行业从兴趣行业变为了盈利性行业。

页游的收入分成让人简直把持不住

除了淘宝店的收入之外,很多人还想赚更多的钱。甚至于在淘宝店已经烂大街的情况下,大家更希望能找到一个竞争压力更小的收入方式。这时候页游分成模式应运而生。

网页游戏(Webgame)又称Web游戏,无端网游,简称页游。页游最方便的地方就是不需要下载客户端,端游少则几百M,大则几个G非常不利于偷偷玩游戏。如果你能理解这句话,就能理解页游所面对的游戏用户是哪些人了。

页游的用户主要是白领等办公室工作人士,因为对机器配置几乎无要求,还不需要下载客户端,操作上突出一个“全自动”。所以在领导看不见的时候玩几下,领导是根本无法发现的。而这些办公室人士时间不多,金钱不少。扔钱起来自然也是大手大脚的了。

页游因为所有的资源都在服务器上,所以所有对机器配置的要求都变成了对网速的要求。当时全国大部分的人还处于2M~4M网速的年代。这样的网速根本不足以传输大量的数据,动辄就会出现加载时间过长,资源读取不全等问题。在这样的网速限制之下,页游的只能制作回合制以及操作性比较慢的游戏,画面自然也是以2D为主。游戏素质可想而知了。

一款比较低端的页游运营成本只需要几万块,一般两三个月就能回本,剩下就是纯赚的。成本低,利润高,回报速率也快。这也是后来为什么页游满大街的原因。当页游烂大街的时候,有高人就出了一个主意,让名人带他的粉丝去玩。这样不仅给游戏打了广告,这些名人还能带来不少用户。

电竞游戏解说作为拥有几万至几十万粉丝的“名人”,也自然被页游公司找上门来。页游公司所需要做的很简单,他只需要开一个新服务器,名称就用名人的名字,然后跟解说们说好,这个服务器内所有玩家的收入中的百分之多少给他,这样就行了。接下来就看解说能拉多少人进服务器了。

当然了,如果只是打打广告,其实效果很一般。所以就需要互动,解说们定个时间,然后与页游服务器里的同学一起玩。总之不管怎么样,解说们就是不断的拉拢玩家进服务器就可以了。

服务器里的人多了,自然就有人不愿意看那又臭又长的过场动画,或者想多开几次箱子。就需要往里扔钱了呗。到月末了,页游公司再根据这个服务器里的销售额给解说们的账户打钱就行了

其实你要是说有多少解说真的喜欢这样的游戏,恐怕是少数中的少数了。能做解说的玩家看过的游戏没有七款也有八款,看的多了自然眼光也就高了。页游这样的低游戏素质的东西又怎么能入他们的法眼呢,但是没办法,为了赚钱嘛。这样看起来,多多少少是有点不厚道了。

LOL的广告让另一群人根本把持不住

在2011年,腾讯代理的一款名为《英雄联盟》的游戏宣布开始运营。按照常规,一款新游戏的宣传必然是通过打广告开始了。

DOTA解说在视频里打其他游戏的广告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闻,Esports海涛就在自己的视频中给洛奇英雄传打过广告。其他的类似于《天翼决》等游戏都找过DOTA解说打过广告,可以说是不算什么新鲜事了。

腾讯作为国内的一线厂商最不缺的就是钱。于是双方合作开始进行,不少解说开始在视频开始给LOL打上片头广告。并邀请了当时的DOTA战队EHOME去打“明星精英赛”,甚至打出了“DOTA原班人马打造”的口号。

这里不得不说很多人见识比较浅,当时很多DOTA解说看到眼前的这份钱,根本把持不住。他们并没有想过,作为与DOTA同类型的MOBA类游戏LOL一点火起来之后他们会怎么样。这一点海涛就想的非常明白。

他们找你打广告并不是因为你LOL打的好或者是LOL解说的好,而是因为你DOTA解说的好,你的用户也是LOL的潜在用户。当你在视频中给LOL打广告的时候,在你的DOTA用户中就有一群人会因为你的广告去玩这款游戏。最后因为看到你的视频广告,一部分DOTA转去了LOL,那么看你视频的人也自然越来越少。那你作为一个解说DOTA起家的人还值钱吗?

或许这些解说更注重的眼前的利益吧,比起长远的发展,眼前的钱显然是更加亲切。虽然LOL发展到如今并非全是DOTA解说的功劳,但是不可否认,在LOL的发展史上永远有DOTA解说不可磨灭的功绩。

如今DOTA2已经开了很久了,但是仍然还有不少解说停留在DOTA1不肯转型。因为DOTA1的用户目前依然有不少,况且他们都走了,自己不走,那么等于他们的一部分饭碗就给自己了。但是我在这里想跟这些解说们说一声,DOTA2与DOTA,肯定是DOTA2走到最后。只有玩DOTA2的人多了,你们才能吃到更多的饭。当初你们给LOL打广告从头打到尾,为什么现在就不能给DOTA2打打广告呢?DOTA2火了,你们才能继续火下去啊。

难道,还是眼前的利益更重要一些吗?

 

 

 

 

 

页游因为制作成本低,回报率高。所以广告费经常会比游戏的制作成本还高。找知名解说们联运是一个非常节省成本,效果还非常好的推广方式。

 

 

 

 

 

 

 

 

 

 

 

 

 

 

 

 

 

面对LOL丰厚的广告费,诸多DOTA解说纷纷把持不住,在自己的DOTA视屏中给LOL打起了广告。

 

观众们真正的成为了“观众老爷”

以前观众的作用很简单,就是给解说们职业选手们增加信心和虚荣心用的。毕竟把自己的视屏放到了网站上或者是打比赛的时候,谁都希望有很多观众认识自己,为自己加油。

但是更多的?也就没了。你看的开心,叫一声“XX大神”,那你开心我也开心。你看的不爽了,骂一串屏蔽词,你开不开心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开心。早期做解说更多的是兴趣,也就是自己先喜欢,然后别人喜不喜欢那是附属品。毕竟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跟我是没什么关系的。

当利益链形成之后,作为最底层的观众一下子成为“上帝”。做视频的,或者打职业的,为了让你掏钱都用一张又一张的笑脸面对着你。你视频看的不爽了,想骂就骂,想喷就喷。他也不敢还嘴,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在评论中写出一大堆敏感词的人会不会是他淘宝店的客户,会不会是他页游中的玩家。于是,作为解说或者是职业选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成为了这行里面的行规。

他们是利益既得者,也属于服务行业了。而作为观众老爷们,也享受到了该骂骂该打打的畅快感觉,可谓是两全其美。

吃着肉松饼,喝着香蕉牛奶,用着机械键盘,穿着影魔短袖,微博里骂着解说,岂不快哉!

不过当一个行业中出现了利益,自然其他的妖魔鬼怪就出现了。前段时间爆发的淘宝零食店质量危机只是其中的一项。为了名为了利,很多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各位在电竞圈最外围的观众们,最需要的就是把眼睛擦干净,既然是“上帝”了,那就上帝到底。看看香蕉牛奶有没有保质期,肉松饼里面是什么肉。花钱了,不仅仅要享受能喷人的待遇,还要享受安心的售后待遇吧。

前段时间解说们的淘宝零食店爆发了质量问题,一时间人人自危,谁知道自己吃的东西是否安全呢。

 

眼看就要到2014年了,电竞圈到现在已经发展的非常成熟。利益链的组成也很简单,只是作为一个新人你想进来却是非常难了。毕竟观众就那么多,肉松饼也就只能买一家的。我们看到某些已经成神的人每天数着钱过着日子,我们也不能忘记那些惨到关闭淘宝店的人。

每个电竞圈人士或者是电竞观众,总觉得自己已经属于主流社会的一种。但是通过各种微博论坛就能知道,大家还是觉得这一行是下九流的。只有在其他行业混的不行的人才能混这一行。这不仅仅是跟大家长久以来对电竞圈的偏见有关,也跟这个行业太过浮躁,太过朝钱看有关。商人逐利没错,但是为了逐利什么都不顾,就令人所不齿了。

好在每一个教别人如何成功的人自己都是不成功的,否则我也不会写这篇文章了。


                                                   编辑/胭惜雨

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