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游久DOTA

下载APP

Liquid教练Blitz:神经刀可能是赢秘密的方法

时间:08-20 来源:vpgame 作者:

在OMEGA联赛开赛前夕,记者有幸采访到Team Liquid的教练Blitz,除了队伍如何备战比赛、如何调整自己以应对线上赛等常规问题,Blitz还敞开心扉的谈论到了关于他职业生涯等诸多话题。

本篇采访涵盖了他从教练到解说再到教练席的切假腿,从他在Digital Chaos执教的时光,以及队伍突然的分崩离析,再到他回归Team Liquid,是怎样的队员让他从解说席再次回归。我们还讨论到了首次没有TI的赛季是否影响他们的士气,以及Team Liquid与Nigma,Team Secret之间是如何的角逐、进步的。

Q:嗨,Blitz,我知道所有人都疲于准备Omega联赛,所以十分感谢能抽出时间接受采访。除了日常训练外你状态如何?你如何处理疫情中的隔离问题的?

A:当然十分糟糕啦,但是我可以想象我远比大多数人要过的好一些。我仍有一份全职的工作,且其他尚可,因此我也不能抱怨太多,因为至少我生活还算说的过去。Dota比赛还正常运作,我们也一直在打,所以我才说我算是幸运的。尽管我说现在情况还挺困难的,但这个节骨眼上也没比其他人更糟了。

Q:我们来讨论点关于Dota的,关于你早期的执教生涯。你最初在2016年当Team Liquid的教练,之后在同年加入了Digital Chaos,见证了几个阵容人员的进进出出,而后暂缓了执教生涯。你为什么这么做?

A:我与Digital Chaos之间存在着诸多问题。此前我在NDA执教了两年,如今已经不在了,所以我能谈谈。有个人叫Tom,实际上蒙了我们。他是我们之前的老板。实际上他并没有钱,但当然在我们的印象中他是腰缠万贯的。

当我离开Liquid,加盟他们时,他说他很有钱,他能罩着我们,他也愿意投资很多。我当时觉得能加入这个项目很振奋人心,但是好景不长,我们在赛季中途,被迫离开,在基辅Major前夕,我们变成了Thunderbirds。

这么做的理由就只是因为那人并没有钱,他付不了队员的工资,也付不了我的工资,所以我们必须寻找新的赞助商。之后,那个新赞助商在落实赞助的最后关头却又退出了,一时间,在当教练之外,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去处理,所以我觉得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其他事了。这期间的遭遇实属糟糕,以至于我根本不想做任何事。试图一次理清楚这所有的事情真的很头疼。

Q:此后,还有其他队伍邀请你去做教练吗?

A:是有几个,但是我觉得那段时期的遭遇实在是太难了。我就这么想,这太可怕了,我为啥还要在把自己置于这种境地呢?那之后我就转入了解说席。

Q:那么这个问题就更重要了。你为什么又在2019-2020赛季初重回教练席?

A:这实际上还挺有趣的。因为很多队员并没有真正的和队伍沟通谈判的渠道,所以我帮他们和Liquid牵了线。在一番沟通后,我让他们彼此保持联络,而Team Liquid为了表示感谢,请我到他们的线下基地,以确保一切正常。我去也就只为了放松,没其他原因。基地在马耳他,我当时就想:哦,我会躺在沙滩上,去打打牌,玩的开心,放松,享受假期。但是后来,他们开始比赛,前几天的表现不尽人意,然后我就开始看比赛,跟他们出去逛逛。我们讨论了几场比赛,只后对他们来说就算比较顺利的了。也正因如此,两天后iNsaNiA问我要不要当他们的正式教练。

起初,我说,不可能,很抱歉,我不会再干这事儿了。和他交谈后,qojqva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九遍,我也一再拒绝。然后他们就一直问一直问一直问直到我说,好的,一起干吧。

Q:这么说,你在队伍中饰演着重要角色,但因为这不是你本意,当教练也不算是你的主意,你会担心吗?刚开始与他们共事的时候你有犹豫吗?

A:当然,还挺多!我想我担心万分是因为我并不喜欢旅行,但当解说我也必须如此,所以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但当教练旅行会更为频繁。除了参加比赛以外,还有很多集训,总而言之,当教练会意味着会活在一个压力很大的环境中。本来打比赛竞争就很紧张,但我也知道我喜欢竞争,所以我把这些事情的感觉混在了一起。

最后,我要说的是,比起担心,更令我兴奋的是,我挺喜欢这些家伙的,这也是我决定加入他们的主要原因。在队伍中,每个队员都很友善,我执教的成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Q:但是,职业赛场并不相信友善。你还必须相信队伍的潜力,我之所以提及这点是因为在TI9之后,有些人觉得这队伍会懈怠,难以成为真正的一线强队。

A:我对这支队伍真正喜欢的是,每个人都很原意倾听,而且,说实话,我不认为我的工作十分辛苦,这些人才打Dota不久。他们只打了3-4年游戏,他们面对的那些职业选手都打了他们两倍有余时间的Dota了。

如果算上Dota和Dota2,KuroKy已经打了将近20年了,所以这些队员只需要克服一些苦难,显然他们技术是有的,只是对Dota2还没有更深的理解罢了。但他们进步飞速,因为他们愿意去倾听,这也让我觉得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Q:与他们共事应该快一年了。你觉得你目前为止做的最大贡献是什么?

A:或许是带来了纪律性。我想强调一下,我不必为这支队伍做特多事情。他们很有天赋,他们会自己思考该如何打好游戏。Boxi和iNSaNiA都是非常聪明的选手,所以我的工作十分轻松。多数时间,我只是缓和氛围,然后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引导他们,实际上并不需要做太多。谁都可以当他们的教练,因为他们很真诚,很开明,也很友善,适合一起合作。

他们很专业。你告诉他们需要多多练习,他们就多多练习。你告诉他们,他们对某件事理解有误,或者对某些事又太固执了,他们就会做出改变。如果他们迟到了,你跟他们讲,他就不会再迟到。这所有的事情都让教练工作变得更轻松。所有教练都会想和他们共事。

Q:你们本赛季的成绩有点不太稳定。直到今年5月,你们有时会排名倒数,有时候又会在前几名。是什么造成了这种表现上的起伏?

A:首先,无论好坏,我们都无法全心全意投入每个事情。很多时候,我们会尝试进行一些实验。我们想看看他们对某些事情的反应,我们尝试改变让不同的人来指挥比赛,如此以便在真正重要的比赛上,我们会成为一支优秀的队伍。如果你是我们队伍的粉丝,或者在我们身上下注,那你一定会很失望,这会听起来像我找了个不怎么样的借口,但这就是事实。其中很多,我们觉得不太重要的比赛,我们会用它来试试水,看下对队伍有什么帮助。所以我们可能会事先说好,这次让Boxi来多做指挥,我们想让qojqva多参与进来等等。我们把诸多此类的事情混在一起,以便日后的重要比赛,比如Major来了,我们才能确切的知道哪些对我们有用,哪些没有。

无论我们是否整装待发,我们都会报名参加任何比赛,只是为了以赛代练。有时,像在ONE Esports新加坡站的比赛中一样,我们根本没有训练。我们只是决定缓和一下,放松一下,享受一下新加坡,然后对于,像Major,我们会再好好展现一番。我们在莱比锡Major上取得了前6,我们差点就赢了Alliance,但是我认为我们每次需要好好展现的时候,会好好展现自己,需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就能更进一步。

打ESL One洛杉矶站线上赛的时候我不在,但是他们自己也在严格要求自己,于是就取得了前3。之后我们又参赛了GWB慈善赛,那次比赛我们不够认真。之后在DOTA PIT我们拿到了第二,再之后又取得了另一个前6,但那个前6的感觉并不好,因为iNSaNiA出了点状况,他并没能去很好的打比赛。在此之后,我们在BLAST 赏金赛中取得第四,在接踵而来的震中杯线上赛取得第三。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最近几场锦标赛,我们只输给了Nigma跟Team Secret,所以我想说我们已经很稳定了。我要说的是,我们现在也算是欧洲排名靠前的队伍。

Q:这正是我的意思,因为Dota2队伍必须协调统一,并且你们似乎是少数能克服不一致性问题的队伍之一。你是否会说,是由于你的队员对线上赛有新鲜感,因此他们像你所说的那样,只在Dota2赛场上打了3-4年,所以线上赛中表现更好?

A:哦,那当然。我想我当初第一次加入他们的时候,他们应该是在开玩笑,当时他们告诉我说,“我们是线上玩家”,他们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们从未取得过线下赛资格。因此为了获得更好更多的练习机会,他们不得不参加很多此类的线上资格赛和小型比赛。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绝对很喜欢线上比赛。但是,我们在集训过程中做的也很好。我们是一个需要线下集训的队伍,尽管我们线上练习也能做的不错。

我觉得我们仍然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队伍,我们某些方面还需要进步。我们仍在成长,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做。

Q:你是否考虑过换人改变阵容来在短时间内提升成绩?

A:没有。我特喜欢我们队伍之间彼此的忠诚。我想我们中很多人都有机会去更好的队伍,但我记得曾和miCKe谈过,他告诉我,我喜欢和这些人一起打,并希望能和他们一起一直打下去,因为我真的很开心。

当然,这虽然是一项工作,但是最终,你也必须找到和同事间的乐趣,我想你之所以看不到这四年以来他们做任何的人员变动,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真的很合拍。

我记得有次qojqva不得不病休,无法参与到ESL的比赛中。因此我们不得不启用替补,尽管他们觉得和替补相处融洽,但也让他们意识到他们更想念与Max(Maximilian,qojqva真名)一起打比赛的时光。

人们看到的只是换人后表面带来的一些好处,而且我也见过很多次队伍刚换人后就后悔的情况。或许他们是一支优秀的队伍,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踢人,试训新人,或许他的个人能力更好,但是你忘了老队员能带来的好处。或许他的性格随和比较容易相处,或许他的幽默能在某些情况下解决问题,或许他的职业道德能推动队伍发展,诸如此类的事情有很多。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说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发挥着如此重要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生态系统。我见有时候许多人都在归咎于qojqva,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是最努力的那一个。这家伙,你逼他去休息一下,明天放松一天,但是后来你会看到他第二天早上8点起来开始打路人修炼。

正因如此,你不能只坐在这伙计边上啥也不干,因为这很尴尬。你会看到这伙计每天训练10-12个小时,他自己觉得过得挺好,每天准时出现,他非常执着,如果我们踢了他,我们将失去一切。如果我们踢掉Boxi,我们就会失去我们个人能力出众的副队长。如果我们踢掉Taiga,我们就会失去一个致胜的人。没了他,我们在莱比锡Major上就不会击败VP(莱比锡Major上淘汰赛第一轮Team Liquid背靠世界树,2打5守下VP的进攻,完成翻盘)。如果我们踢掉Taiga我们将会失去一个态度很端正的人,一个很容易沟通的人。我们总是跟他开玩笑,冲他发火,他也会默默接着。如果失去了他,你整个团队的动力都会完全改变。所以这些队员每一个对队伍都至关重要,我永远不会做出变动的。

我知道从外面很多人,总会说类似于:你必须踢掉谁谁谁才能让队伍更好,之类的话,但是我们看到多少次成功的案例呢?还记得Secret踢掉Misery和w33么?他们觉得他们有了Universe和Arteezy会变得更好。当然,单拎这些人任何一个都很出色,但是有些微妙的事情,在你踢掉Misery和w33后才能意识到。所以,我并不想回头再问自己:当初为啥要换掉他?

Q:目前,独联体区和欧洲区的大魔王是TeamSecret。但是Liquid设法击败了他们两次,请问打倒秘密的秘密是什么呢?

A:我想说,我们队伍比起大多数队伍,在BP和打法上面都十分不同,非常独特。因此,为针对我们做出准备有点困难。我还认为Secret希望游戏能尽可能的常规,且现在这个状态下他们成绩还算不错。他们队伍非常老练,而且实力雄厚,他们是一支非常优秀的队伍,几乎没有漏洞,而我们队伍有时候会神经刀,或许这给Secret带来了一些麻烦。

Q:本赛季Nigma是击败你们最多的队伍。他们那些方面更为突出?或者是哪些地方压制了你们,让你们难取胜?

A:我认为他们BP很稳定。他们对我们也看的很透,不过讲实话,他们只是想拼尽全力击败我们,毕竟是他们的老东家对吧?

Q:难道说这是你们两支队伍之间的私人恩怨吗?

A:或许吧。我想他们打我们的时候总是非常的认真。但同时他们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队伍。希望我们也会开始摸清楚他们,使我们之间的差距缩小,更平衡。

Q:所以,打败Nigma的关键是什么?

A:可能得非常善于研究。

Q:你对新版本的英雄改动有什么看法?

A:十分有趣的是,每次新补丁我都会说:天啊,我真的讨厌这个版本。从来都不会有完美的版本,总有些东西会很讨厌。现在是幽鬼。我脑海中充斥着幽鬼开大的声音,我都要疯了。但除此之外,我实际上认为这个版本还是可以的,可能比较注重核心,carry位职责很重。在过去,甚至几年前,一直都是中路的版本,如果赢了中路,就能赢比赛。此前我们很依赖4号位,这很糟糕,现在迎来了一个carry的版本,还算是不错的。

Q:你如何看待剧毒术士和末日使者这两英雄的?他们似乎很常见,往往非ban即选。

A:是呀,剧毒真的很恶心,很烦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定位很灵活,你能把他放到很多位置上。无论如何他都很烦人。没有谁很想跟剧毒术士对线,同时他也是一个很好的针对大哥的选择,因为他的本身,出装路线之类的,面对他时就是很讨厌。没有谁会在对面有剧毒术士的时候玩的很开心。末日使者是挺不错的,但是我得看看比赛,我也不确定。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围绕着末日来打。

Q:7.27版本的ban选阶段也有调整。由4-1-1的选人调整至2-3-2的选人对游戏有什么影响?

A:这实际上很有趣。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古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讲。我想对我们而言会更难,更多队伍可能会更好针对我们,因为总所周知我们是一支蜘蛛队。

Q:整个Dota2社区今年都非常想念TI。我只能想象,没有TI,对于职业选手而言,他们比粉丝更难过。这种情况有没有影响你的动力?

A:没能举办TI固然很难过,因为TI一直以来都是最大的机遇,缺少了一届是会造成挺大的动荡的,但是少了就是少了。日子还是要过的,你必须去处理好。这又不是世界末日,我们还能拿到工资,去打Dota2,我们的生活还算不错。今年没TI令我对TI更充满期待,毕竟失去后才能体会到它的美好。我今年肯定很想念TI。我只是想念那个氛围,毕竟没有其他更好的了。TI就是这样一件狂热,振奋人心的盛世,没有人能说清楚为什么,他们只知道奖金池很大,但是它的环境氛围,它多么的火爆,它的压力以及一切的一切都驱使我期待他的归来。

Q:让我们来谈谈OMEGA联赛,首先讲下你怎么看待你们小组的(Secret,OG,NiP,Vikin.gg,FlyToMoon)?

A:好像每次大赛我们都和Secret在一个小组,出于某种原因,我们还总是先跟他们对上。这真是一个疯狂的巧合,他们一直都是我们第一个对手。我记得之前三个锦标赛也是如此。

Q:在采访的最后,接受一组快问快答可以吗?

A:好的,一股脑轰出来吧。

Q:金钱还是爱情?

A:我想是爱吧。如果我不这么回答我女朋友会杀了我的。

Q:瓶装可乐还是罐装?

A:应该是玻璃瓶。

Q:韩式料理还是泰式料理?

A:我是韩裔,所以韩式料理。

Q:明天就是TI,冠军不朽盾会花落谁家,东方还是西方?

A:肯定是西方,会到我们手里。

Q:三位最有前途的Dota2选手?

A:中国有个伙计,SAG的carry位,圣子华炼(God King),我是他的铁粉。miCKe还作数么?然后第三个应该是gpk。

Q:你能删掉一个Dota2的英雄,你选哪个?

A:我会删娜迦海妖。我觉得小娜迦是一个非常无聊的英雄,召幻象,分分幻象,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玩法呢!

Q:解说还是教练?

A:这个很难回答。我觉得我现在会选教练,但是我现在也挺怀念解说席的。Capitalist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之一,所以选教练也挺难的。但是我的队伍有7个人,但是他只有1个,远不及我的队伍,所以我会选教练。

Q:感谢你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祝你和你的队员们在OMEGA联赛中一切顺利。

A:谢谢。

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

相关文章

Liquid教练Blitz:神经刀可能是赢秘密的方法

Liquid教练Blitz:神经刀可能是赢秘密的方法

08-20
Fly采访:我们快成为一支独联体队伍了

Fly采访:我们快成为一支独联体队伍了

08-17
Handsken采访:刀塔之美在于学无止境

Handsken采访:刀塔之美在于学无止境

08-16
荧宁专访:未来有合适的队就会考虑加入

荧宁专访:未来有合适的队就会考虑加入

08-14
Nix采访:希望RodjER能找到更好的队伍

Nix采访:希望RodjER能找到更好的队伍

08-12
A队经理:没能夺冠并不遗憾 已经和Fng续约

A队经理:没能夺冠并不遗憾 已经和Fng续约

08-03
DM采访:我们期待在线下和Secret交手

DM采访:我们期待在线下和Secret交手

07-24
Save-:经常看中国区比赛 目标是天梯第一

Save-:经常看中国区比赛 目标是天梯第一

07-19
LGD心里话:想看查理斯女装 按F能进就行

LGD心里话:想看查理斯女装 按F能进就行

07-13
EXTREMUM.boo1k采访:是我建议God转型辅助

EXTREMUM.boo1k采访:是我建议God转型辅助

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