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赛事Recommended Events

+更多赛事

    Quinn和iNSaNiA(上):得把老EG和老OG关进一间屋里

    2024-01-13 13:07:09来源:官方作者:完美查看评论
    本文为GG中单Quinn(CCNC)和Team Liquid辅助iNSaNiA做客Allchat播客的谈话翻译,主持人为北美知名解说Capcast(Cap)。本期三人从近况、赛制、垃圾话聊到人情世故和新生代选手..

    本文为GG中单Quinn(CCNC)和Team Liquid辅助iNSaNiA做客Allchat播客的谈话翻译,主持人为北美知名解说Capcast(Cap)。本期三人从近况、赛制、垃圾话聊到人情世故和新生代选手

    Part1.近况、DPC的价值与新赛季

    Cap:首先,两位TI后过得怎样?我得说你们两人去年的赛事成绩都非常好,虽然最终结果可能不及你们的预期,但真的是非常棒的一年。所以,两位近况如何?

    iNSaNiA:很放松,我差不多啥事没干。我勉强算每天一局路人,打得心不在焉。不过我发现我打得越少赢得越多,我连版本更新都没看。

    Quinn:我差不多有2个多星期没有碰过dota了。ESL结束后我一局游戏都没打过,我和家人去了迪士尼乐园,然后和亲友一起出去过了圣诞,之后去伦敦过新年了。

    Cap:你们两ESL之后就已经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接下来也仍会有段空闲。因为接下来新赛季的首个比赛是BB别墅杯的预选,而你们两个的队伍都已经被直邀了对吧。

    Quinn:是的

    iNSaNiA:这么正式吗,我想是的。

    Cap:哈哈,你们的队伍没有出现在预选赛的名单里面,我得确认一下。总而言之,你们今年不用再像往年有DPC赛季的时候那样忙碌了,有些时间去做点其他的事情,你们对新赛季感觉如何?

    Quinn:我更喜欢今年这样,比往年好太多了。我不太喜欢DPC,(往年)每个锦标赛结束以后你就得马上飞回去,然后在DPC打同一个对手。我们在利马Major就是这样,我们在利马和液体打完比赛然后马上飞回去,三天后打DPC首轮对手就又是液体。因为任意两个队之间都打了太多场,没有哪场(DPC)比赛特别能说明什么,感觉打的效果都贬值了。如果两个队伍都对彼此极其了解,那比赛就对双方难有提升了。总之我对DPC不感冒,倒是很满意新赛制。

    Cap:你们两这次都被直邀了,不过过去你们都没少在地狱模式的预选赛里血腥肉搏对吧,不管是Major的还是Minor的。

    iNSaNiA:(对于职业队伍)如果你每次的预选赛对手里都有OG、液体、秘密然后还只有两个名额,那难度可想而知,而你还也只能在预选赛里和他们交手。所以我觉的DPC赛制还是有个优点,对于DOTA的职业体系而言,它让很多新人选手可以更多地和老手们过招,拉近职业选手之间的层级差距。因为我记得我在Alliance的时候,很显然液体秘密OG这些队伍不会愿意和我们训练,因为我们太垃圾了。而你唯一和他们交手的机会就是在预选赛,每个月去被他们打次2:0,就这样了。我觉的DPC在这方面的主意并不坏,只是对于我们这些要在各个锦标赛里打很久的队伍来说,你就变得没有休息时间,只能不停地打比赛,这一点很让人疲劳。DPC的很多对局就像Quinn说的你都不觉的这些对局有什么意义。“哦,我们这轮打GG。”我们输了也好赢了也罢都没什么差,不像我们在那些决赛里打的系列赛,双方竭尽全力。我想我也很高兴DPC赛制结束了,不过我还是认可它的原始目的,希望之后能有些什么新制度来填补这个(给予新人队伍比赛机会)的空白吧。

    Quinn:我觉得会很有乐子的一点是,在DPC之前职业队伍换人的频率比现在高得多。甚至我记得在DPC赛制之前有过一段很糟糕的时候,每个队都在不停地踢人换人,也许现在又会变回那样。但我觉的这样挺有乐子的,V社也许喜欢让每个人都保持紧张感,就像TI一直到今年之前都有BO1淘汰赛一样。人们总是在被踢,总是在换队,我喜欢看这种场面。

    Cap:你只是觉得待在GG的象牙塔上方俯瞰下面的选手们挣扎求生,殚思极虑地想要赢比赛很有乐子(大笑)。

    Quinn:我的意思是,比起来像是每年一次洗牌,你看到液体的三号位退役了然后“哦,他们有了个新的三号位”这样的刺激,和你看到一个退伍踢掉了他们两名选手然后在推特上喷这两人垃圾这种刺激是不一样的,我只是感觉后者更有乐子。

    image.png

    新赛季zai选择了暂时离开赛场

    Part2.关于把老OG和老EG塞进一间屋里

    iNSaNiA:刚才说到在推特上喷某个人垃圾这个部分,我感觉现在的选手对比以前我们黄金岁月时候的选手,会去展示自己这种张狂个性的人已经变得非常非常少了。你有这种感觉吗,Cap?

    Cap:更合理地说,我觉的是因为你们两个人都属于上个世代的选手。现在年轻世代的选手当中有些人可能反倒更多地在展现自己的个性,只不过比起你们这些老东西,他们更友好一点(笑)。老选手们都是一群社交能力为零,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也不管人际关系交恶可能会影响自己职业生涯的家伙(大笑)。不过确实,我觉得某种程度上现在缺少一些娱乐性,只是我也感觉这只是因为现在新世代的选手们,比过去更懂一点DOTA之外的游戏规则,人情世故这类的。像是ESL吉隆坡,赛前环节,让每个队伍互相面对面说垃圾话,好像每个队伍的选手其实都不太喜欢这个环节,你们呢?

    Quinn:我感觉还好,我并没感觉很冒犯,不过我肯定不算喜欢,如果让我投票决定YES or NO我大概率会给这个环节投NO。

    iNSaNiA:我感觉是有点尴尬,这个形式,因为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想象一下如果是老EG和老OG,你把他们关进一间屋子,然后让他们对喷垃圾话,肯定会让比赛的刺激程度翻个十倍。这就是我说的,我的看法是,过去的DOTA比赛火药味很浓很有乐趣,因为有非常多的场外因素,比起你只是单纯的赢或输,有更多是恩怨情仇(译注:iNSaNiA此处特意用的说法是友尽(friendships ended),即指像Notail和Fly之间的关系),戏真的很多。不过我大概也是让DOTA比赛变得无聊的人之一,我想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有那样的DOTA了。

    Quinn:当Fly和S4离开OG的时候,社区是真的嗨翻了。所有人都在注意他们那些撞肩、冷眼所有的这类敌对场面。当然一段友情像这样恩断义应该还是很让人伤心,但当个观众看戏也是真的很乐。

    (译注:在外网社区比起赛后握手,当时更为热门的一个meme是在选手通道Notail边接受采访边经过EG队员边上时,和Cr1t-十分凶狠地肩膀对撞了一下。)

    Cap:那个撞肩的画面永远地活在我脑海里,那真的是梦幻镜头。你说的很对那个时候有非常多这样的戏剧场面。不过当你们说起“过去”的时候其实我想的是2013,2014那种时候。

    iNSaNiA:我指现在退役的这个世代的选手,要说起那些更古早世代的选手我就一无所知了,我那时候还在玩另一个游戏,不过像是Puppey、KuroKy、Notail这些人,他们都是很特别的选手。我大概和新生代的选手相处更多一些,当然他们都是很友好,言行举止很礼貌的。不过相对,话题度这些也就更少了,我觉的这些都导致像是队伍洗牌换人这类事变得更平淡,更像是单纯的生意了。

    Part3.ATF是最好(最来戏)的新生代选手

    Cap:我其实想说的是,像是赛前拱火这样的环节,你们都不太喜欢,因为对于你们而言它有点尴尬又是强制的。不过我觉得很多队伍和选手其实还挺适应这件事的。就从目的性而言,我又会想说像是如果让他们和2013年时候的选手对比,他们就已经做的好得多。你要是让2013年的选手们来做这件事,他们要么会用力过猛把垃圾话场面变得让你没法直播,要么是所有人半天都蹦不出一句话来。我觉的现在的选手们更多地能理解我们需要一些比赛娱乐性。不过你们是对的,那种强势或者有强烈个性,不遮掩并且能制造更多场外戏和话题的选手是在变得越来越少。像是Notail和Ceb这样的二人组他们自己就制造了那么多的话题,不过也许同样是因为你要当那么多年的队长的话,你就不得不是一个个性强烈的人甚至说有的时候得是偏执的,这样人们才会聚集在你身边买你的帐。就像KuroKy,他从来不会制造什么有娱乐性的话题,但他是个性格非常强势的人,他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哲学,你想待在他的队里就必须跟随他的想法。

    iNSaNiA:对我而言你说的这类人就是Ammar(ATF),他从一开始就是对自己的性格毫不遮掩,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随便别人怎么看他。我问过我的朋友,19年后新世代的这些选手你最喜欢谁,答案永远是ATF,不管有多少关于他好的方面或是坏的方面的传言。我觉的这多少让人有种奇特的敬意感,就跟某种独特成就一样,他是唯一一个还这样行事有这种性格的人。

    Quinn:对,我觉的这点还是挺宝贵的。他有点像是以前的老选手,Kyle(melonzz)或者Peter(ppd)那样的。他就感觉是非常高傲地‘我才不管你怎么想,我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当然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不过看着他这样的选手就真的很有趣。就像看Kyle每次上麦就开始管某个人叫垃圾,或者看Peter疯狂喷人

    iNSaNiA:他们比赛的时候你会忍不住给他们欢呼,不管他们是赢了还是输了,而不会是那种‘哦,这场比赛就是这队打那队’这种无聊感觉。

    Cap:我对ATF的观感,他就像是一个在15岁黄金年纪,坐抽屉穿越过来的职业选手。因为他完全就像是2011,2012那时候的DOTA选手,只是被扔进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社会。他现在的行事让人们很讶异,但10年前15年前的普通职业选手都是如此。

    ATF: “Ceb总是说些没用的废话”

    下期Quinn和iNSaNiA主要会谈谈他们对2024第三方比赛所建立的新赛区和名额分配的看法,敬请期待。

    Part.ex CCNC的天梯回忆和北美鱼塘的国人鲨鱼

    Cap:我最近大概每周打两三场天梯,然后我的天梯分就一路往上冲,显然打太多对我的天梯分反而不太友好。

    Quinn:确实,我看到你那些捕鱼局了,你对面的人都跟返祖了一样。我很好奇你进的谁的队,排到你对面的真得是人机吧。

    Cap:不(大笑),我们差不多就是7,8K分的队伍,然后带一个5,6K分甚至4K分的。就像高分天梯版的以前的北美服务器黑店。

    Quinn:以前美西服务器的华人黑店真的很恐怖。他们一个队五个隐世高人ID你一个都认不得,没一个人有天梯定位,然后人人有个四万五千场绝活海一样的游戏记录。进了游戏五人秒选各种版本之子,打得极其想赢。我不知道北美服务器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黑店,但是他们真就是鱼塘里面的鲨鱼。

    Cap:是的,他们还在,跟你还在北美的时候一样。进了游戏每一手选人都完美无缺还搭配协同,阵容一堆英雄联动,毫无弱点。我们的选人就一眼完蛋,像是前两手都是随机再来个人点个屠夫。然后我们就被碾了。这体验真不太好,你一半的游戏时间在悲伤抑郁,另一半时间在自暴自弃冲脸。你懂的,北美服务器就是这么狂野。

    Quinn:我每次看到队友在目光呆滞地玩中单巫妖或者中单黑鸟的时候,他对面就总会是个挂着动漫头像打了四万五千场中单的,然后就……

    Ti12国际邀请赛:https://es.uuu9.com/dota/ti

    更多内容: 赛事中心 游久电竞 DPC积分排行榜

    相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