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赛事Recommended Events

+更多赛事

    BB战队曾有过濒临解散的时刻——Save-长篇采访

    2023-09-26 11:22:12来源:官方作者:完美查看评论
    Save-已经不需要对他进行过多的介绍,不仅是在独联体,世界上他都堪称是最强四号位之一,但他仍然是职业赛场上最低调的电竞选手之一..

    Save-已经不需要对他进行过多的介绍,不仅是在独联体,世界上他都堪称是最强四号位之一,但他仍然是职业赛场上最低调的电竞选手之一。Save-,从不维护社交媒体,从不开启直播,也很少接受采访。因此与他交谈会拥有一种加倍有趣的快乐。本文中我们讨论了BB战队建队以来面临的问题、探讨了TI10上VP战队的表现,还谈到了女孩、DOTA2和友谊。是什么拯救了他们在网络上的形象,是什么拯救了柏林Major后的战队免于解散,你会在本文中找到这些关于Save-(拯救)的答案。

    Q:比赛结束了,TI12还有一段时间才开,这意味着你们现在已经放假了。告诉我们,你们放假都在干什么?

    A:我的话已经飞回摩尔多瓦了,大概休息了一个月,我现在就没出过门。

    Q:为什么?

    A:为什么?我就是那种不喜欢离开家的人,事实上,我所有的假期都在家里度过,看电视节目、动漫并打游戏,包括CSGO、DOTA2。

    Q:你是否有任何计划——也许在未来去某个国家去度假,就像去日本的老东京一样?

    A:目前我不感兴趣,我所有的出国都是出去参加比赛,所以我不知道旅游是什么感觉。也许在很久之后我会想出国玩一下,但最近几年应该是不会。

    Q:在如此繁忙的赛季之后,你需要多少时间去恢复身体和精神?

    A:两周绰绰有余,一个月过去了,我真的厌倦了没有比赛的日子——我已经想去线下基地或者去参加某个线下赛了。

    Q:很快你就有机会了,你认为BB Dacha对你来说是比赛还是一种休假?

    A:当然是比赛,我们会认真对待某一个比赛。唯一的问题是大家现在都在休假,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准备,但我们每个人都会认真比赛。

    Q:你在度假时都看什么电影或动漫?

    A:事实上,我没有看太多东西。我看了《心灵捕手》电影,我还看了2021年新《萨满之王》——我从小就是这个系列的粉丝。

    Q:一般来说,你比较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或动漫?

    A:我是侦探、惊悚片的粉丝,这些东西都看着很有趣。如果是动漫的话,那就是《死亡笔记》这种类型。

    Q:你能想象没有DOTA2的生活吗?比方说,十年前你没有打DOTA,你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

    A:事实上我不知道,如果不是DOTA,我可能会在摩尔多瓦的一所大学学习,我甚至不知道我下一步想做什么。我只会学习,因为没有别的选择。除了DOTA我没有什么其它感兴趣的事情可以让我每天坚持去做。

    Q:在小时候没有类似成为宇航员科学家这种梦想吗?

    A:那时候都是孩童时期的梦想,比如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之类的,但我认为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梦想。

    Q:现在DOTA在你生活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你能想象没有它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吗?

    A:很难回答,因为我现在这个现实是真实的,我不知道。

    Q:我的意思是,每个选手,包括传统体育运动员都会有这个时期。就像在退役后他们都会出现生存危机,因为会感到巨大的空虚感。很明显,现在DOTA2对你来说是第一位的,你能想象没有它的日子吗?

    A:是的,显然,我想过很多,但我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现在没有必要担心他。很明显,当我未来30岁退役的时候,那么会有一段时间会被非常不适应,因为我将失去我一生的工作。显然,这样的时期是所有职业选手都会经历的,但你能做什么呢?在某一个时刻你会找到新的想做的事情,这会填补DOTA2留下来的空白。

    Q:你有一段时间,将近一年吧,没有参加过任何战队并打比赛,这对你来说是不是一段艰难的过程。

    A:是的,那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我会完全结束我的职业生涯,或者我可能会回到职业赛场。当时我还不知道,但是为了回到职业赛场,我需要一支合适的战队,并且那个阵容是我想为之而奋斗的,要不然的话,我看不到我为什么要去打职业。这就是为什么BB战队能够成立。在这之前,我一整年都没有打比赛。

    Q:你为什么不参加一个或多或少比较体面的战队,即使它并不完美?

    A:我认为我做了正确的事情。对我来说,在一个你并不想真正加入的战队中打比赛,或者和你不喜欢的队友一起打比赛,这种情况会更糟。在这种情况下,我很难去继续打,我会发挥的不好,或者说是,呃,战队会存在很多的问题,我很难在这样的条件下去打比赛。所以我决定如果完美的阵容,那我就不打比赛了。免得经历这种艰难的心理时期,我本可以在2022年参加VP战队,但是我并不真正相信他们,如果我在那个战队中打比赛我一开始可能会感到非常兴奋,但是之后可能会遇到新的精神问题。在那个赛季结束的时候,我知道我有机会组建一支真正的战队,在那里我会相信每一位队友。

    Q:在这一年中谁帮助你应对了这些精神问题,是朋友、亲戚还是你自己经历过来的?

    A:当然了,我的亲戚朋友们会尽其所能的支持我,但不会以直接给你说什么一切都过去了之类的话,你必须在脑海中用自己的方式解决所有这些复杂的问题,并了解你到底想要什么。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会试图去自己处理所有的事情。

    Q:据我了解,你经常自我反省。你是否经常在脑海中回顾你的一些失误或者是一些不成功的决定?

    A:当然,我经常这样做。事实上,我不会说纠结错误有什么意义,但是无论如何,错误都是将来可以利用到的经验。

    Q:在BB战队的前几次比赛中有一些比赛你们打得并不出彩。比如说第一个major和之后的几次比赛。现在与那些时候有什么变化吗?

    A:首先我们当时组建的战队还是比较年轻的,其次,我们甚至没有教练,我们所拥有的只有经理和首席执行官,尽管他们尽其所能为我们做了很多事情,但他们并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参加训练,也没有100%地看到整个内部运作的方式。在那一刻,我们只能靠自己去进行调整。碰巧的是在我们这些战队中的每一次失败,即使对我们打击很大也没有把我们击倒。恰恰相反,这些失败会使我们更加强大,让我们团结起来。但有一段时间,我们的战队几乎濒临解散,那是第二届的DPC联赛期间,也是我们战队历史上最困难的时间。Nightfall不想在第三号位的位置上继续打了。然后Pure也没有获得前往柏林的签证。当时我们差点没法去major。说实话,当时战队的气氛不是很好,甚至出现了小冲突。我还记得我当时是一个人在基地训练的,剩余每个人都去搞签证了。当时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会怎样,甚至我们是否能继续打下去。

    我个人并不喜欢在比赛打到一半时换人。当我们组建战队时,我们就知道可能会在这过程中遭遇到困难,因为我长时间没有打过比赛,并且老东京打了五号位。然后我们就讨论过不会踢掉任何人,但后来我们无法想象我们会处于这个境地(是指nightfall不想再继续打他的位置),但事情就是这样。在柏林Major,我们又一次陷入了困境。我们必须做出某种决定,最后奇迹般的设法保住了当前的阵容,因为Pure同意去打三号位,这是一个转折点,我们作为一个团队真正的改变了自己。互换位置之后,我们的一些问题自行消失了,氛围变的更好了。我们再一次成为一个可以发展的团队。我们开始认真地致力于我们的游戏沟通和纪律,尤其是当我们的首席运营官Gleb开始帮助我们。事实上,战队之前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但我们能够互换位置,并且很快的适应版本更新。之后,我们参加了梦幻联赛S20,当时的XCTN没有获得签证。从这次比赛开始,我们作为一个战队开始变得更越来越好。虽然第一个小组赛打的不是很棒,但我们最终进入了决赛。之后就是巴厘岛Major和利雅得大师赛,我们已经有了完善的内部流程,并且真的相信我们会赢下任何比赛。这些就是我们战队摆脱那个绝望的局面,并成功实现转型的过程。

    Q:最初当名单刚刚确认的时候,你认为Nightfall值得你去信任吗?

    A:当我们还在组建战队时,教练就问我和Nightfall,你们确定要打三四号位吗?我们最后说服了他,他本来是一个carry,但他保证会打好三号位,这样我们就不需要在独联体继续寻找优秀的三号位了,这也是为了留下Pure。但是利马Major时,一切对我们都不是很好。呃,尤其是甚至是办签证的时候。在这之前我们总是在训练基地里玩,刚开始线下比赛的时候发挥总是很差。

    Q:你选择了中单转型五号位的老东京,这是个冒险的决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A:是的,这确实是一个冒险的决策。显然,我们一开始就对此表示怀疑,并且考虑了其他的候选人。但是我们选择五号位不仅是为了个人能力,也是为了人的品质。我们之前就认识老东京,知道和他沟通不会有问题,我们总能找到一些共同点。在我看来,这是组建战队的主要因素之一。我们也知道他拥有我们战队中可能缺乏的领袖气质。如果我们谈论他向新位置的过渡,那么我们相信他会做好的,因为他已经打了很多天梯比赛,我在这方面也会对他进行一些帮助。

    Q:与任何运动员一样,电子竞技运动员的生活也是充满艰辛的。你有没有因为专注于电子竞技而不得不放弃过什么吗?你有对此后悔过吗?

    A:不,我不会这么说。在成为电子竞技选手之前,我没有太多的爱好。也许在那一刻,我失去了我的选择其他事物的权利。电竞选手的生活非常紧张,你总是需要负责任地对待每一场比赛,任何失败都会对你造成很大的打击,你也不能时刻保持着冷静。

    Q:在你看来什么是电竞选手中生活最糟糕的事情

    A:首先,我讨厌飞行。在这个过程中,你什么都不能做,你只能被锁在飞机上,你还必须提前到达机场坐下来等待登机。这种愚蠢的毫无意义的浪费时间却不能以任何方式跳过它。这是我一生中最讨厌的事情。其次,是的,舒适的生活(就得有危机意识)。

    Q:是什么给你最大的工作动力。

    A:当然是赢下比赛的感觉了,这就像是一种毒品,当你在比赛中获胜时,你得到的感觉是不无法形容的。

    Q:任何比赛都有这种感觉吗?还是只有在大型比赛中?

    A:比赛重要程度越高,结果越好,这样的胜利就越来越令人激动。国际邀请赛可能是DOTA2选手心目中的白月光,这与赢下DPC联赛肯定是有些不同的。

    Q:你与gpk、Nightfall三个人对现在的公众形象满意吗?从旁人的角度来看,你们三个似乎总自己凌驾于所有竞争对手之上。

    A:是的。自从2019年以来,我一直在通过各种采访塑造我们的形象。人们到底是如何看待我们的?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目前来说都不好说。至于gpk和Nightfall的形象,好吧,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我们真的认为我们是最好的战队,我们有能力击败世界上任何一支战队。我也知道我们有足够的个人能力来与其他任何选手对阵。

    Q:我同意,这对于体育运动来说非常正常和正确。你必须认为自己是最好的选手,并且拥有可以击败所有人的心态。但你没有完全回答我的问题,你对你的形象满意吗?

    A:如果我能让时间倒流,我在某些采访中会说出不一样的答案。

    Q:你曾经说过,社区不了解真实你的真实形象,你想要粉丝们看到你的一部分真实的自己吗?

    A:也许我愿意,但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这有什么区别呢?我会忍受当前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美好的称赞与肮脏的咒骂。

    【Save-快问快答】

    Q:生活中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A:哇,我不知道。DOTA2?

    Q:什么对你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尽管你周围的每个人都认为它非常重要。

    A:我认为对我来说一个人的外在不是特别重要。你知道的,有些人认为昂贵的名牌服装、珠宝和类似的东西很重要,他们真的很在乎。相反,我是那些看不到这些东西价值的人之一。购买奢侈品在财务允许的情况下是可以的,但我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对这些东西感到舒适并且喜欢他们。5000美元的物品和500美元的物品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Q:你觉得自己非常狂妄自大吗?

    A:当然不。

    Q:你觉得自己比较容易害羞嘛?

    A:也许吧。

    Q:在采访或者媒体日活动的时候,最让你烦恼的问题是什么?

    A:一些很明显的问题,你知道的,所有采访中都有问到这个问题,比赛结束之后,有人问我你感觉怎么样?我刚刚赢了这场比赛呀,该死的显然我感觉很好,谢谢。这大家都清楚,但为什么每次都会问到这些问题呢?我不明白。

    Q:相反,哪些问题是比较有用的?哪些问题对你来说很有趣呢?

    A:呃,一些比较正常的问题,比如触及选手或者战队内部运作的问题,你每次其实都可以听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Ti12国际邀请赛:https://es.uuu9.com/dota/ti

    更多内容: 赛事中心 游久电竞 DPC积分排行榜

    相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