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游久DOTA

下载APP

森海飞霞背景故事:一尺之躯逞英雄之事

时间:12-21 来源:小黑盒 作者:小黑盒

背景:

天辉与夜魇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加尔乌尼斯于石堂城称帝;斯洛姆王国、铁雾城、晴风领主定都白色尖塔宣告瑞文泰尔建国;垂枝玫瑰的天枢会也在暗中积蓄着力量,似乎整片大陆都笼罩于战争的威胁之中。但是只要我们一路向南走,跨过“蓄势待发”的杰尔拉克火山,横穿宝矿渊薮之歌手谷,倘若你在通过了恐惧沼泽和炙热沙漠后还侥幸存活的话,那么你将踏上世外之地的净土——这片大陆上唯一没有被战火波及的世外桃源。

世外之地的北方,大河入海处形成的湿地与生活其中的恐怖生物构成了恐惧沼泽,在其一侧,是号称生命禁区的炙热沙漠,沙漠南方则是常年雾气笼罩的托莫干森林。这三处险境构成的屏障挡住了外界那些觊觎的目光,庇护着世外之地的安宁。

这儿两座主城天瑶城、云硝城的居民们与莽莽密林中的林地住民多年来和谐共处。而我们的主角,就出生在云硝城北边的森林边缘。她是一只松鼠,她一出生父母就下落不明了。所以她的整个童年都是与叔叔一起生活的。

她刚出生的时候只有饼干那么大,她的叔叔背着她穿梭于林间,有时也会来到林边眺望远处繁华的云硝城。入夜后他的叔叔会搂着她,给她讲述暗夜魔王的传奇故事。也正因此,在战场上击杀了暗夜魔王后,森海飞霞会激动的大喊:“叔叔经常在睡前,给我讲你的故事,都是很棒的传奇。能杀了你,我真是太开心了”。那时的小松鼠,心比天高,也想成为一代传奇,她许愿长大之后要射下星星。“我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许愿要射下星星,后来发现这也太傻了,还是学习射箭好了”,她对凤凰悄悄透露内心的小秘密。

叔叔称呼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小福星”,因为她给自己带来了幸福。“对,我自己也是有点运气的,我叔叔常说我福星高照”。

她叔叔的好友——魅惑魔女,也时不时从遥远的玫叶森林赶来森海看望这个温馨的小家庭。魅惑魔女每次造访都会给小松鼠带来好吃或好玩的。久而久之小松鼠也把魅惑魔女看做一家人。她亲切地称呼其为鹿阿姨,“你给我带了点什么,鹿阿姨?什么好东西吗?

某天,云硝城中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林地的住民们都涌到了森林边缘。从那些自云硝城归来的族人口中,小松鼠了解了这声巨响的原委。

原来是一个自称“碧翠丝”的女基恩人穿过了阻碍重重的恐惧沼泽来到了世外之地。从古至今由于特殊的地理原因,鲜有人来到此地。因此云硝国的住民对于这个生面孔极感兴趣。从碧翠丝的口中,他们得知了外界正步入高潮的遗迹之战①。

①    电炎绝手“Outlands”独白:世外之地只是傻瓜对恐惧沼泽之外所有地方的称呼。我还没全去过,依我所见,这些都是世外之地,外面还有更大的世界,其中的人们甚至还不知道遗迹的大战也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同时碧翠丝为云硝国的住民们带来了基恩人的科技——机械和火药。刚才那声巨响就是碧婆婆用自制的黑火药做的一个小实验。而这个小实验却引起了云硝国原住民们极大的兴趣①。

①    电炎绝手“Outlands”独白:没见过像我这样的家伙,有些是有相似之处。不过他们可没修修补补的本事。所以理所当然的,我的商品总是很受欢迎”。

而刚经历过恐惧沼泽考验的碧翠丝身上确实有些拮据,所以最开始她没有坚守基恩一族技术不外传的原则,而是来者不拒,将火药出售给任何上门的顾客①。而后一些想要用火药做坏事的黑帮们也上门邀请碧翠丝入伙②。至于我们的碧婆婆嘛,她选择了其中最坏的黑帮——火药帮③。

①   电炎绝手“Outlands”独白:一开始,谁买我都卖,原则不能让人脱离困境,而我穿过沼泽后真的是有点困难。

②   电炎绝手“Outlands”独白:当然,每当我要做大规模杀伤的武器,就会有坏人上门要来勾结我。

③   电炎绝手“Outlands”: 以前我就说过,我还要再说上一万遍,火药不是魔法是艺术,而火药帮就是艺术家。

过了最开始的一阵新鲜劲后,云硝城的住民们又回归了自己普通的生活。松鼠族群也退回了林间。远离家乡的碧翠丝开始融入云硝城的生活。也就是这这段时间,碧翠丝在城外的沙地里捡到了一只小龙蜥。带着对家人的思念,她将其命名为小莫迪①。

①   电炎绝手“Mortimer”独白:我可不骗人,我刚抓住这小家伙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拿着什么。真是的,就和开玩笑一样,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小莫迪,就是我手里的一个小东西。没错,我们都开玩笑说我来做它妈妈,不过我真的以为等它长大了点我们就要吃了它,他长得太快了。

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谁最先用火药攻击别的帮派已经无从考证。渐渐地整个云硝城的大小帮派都习惯于用火药——这一跨时代的技术——抢夺相互的地盘。原本平和的云硝城,如今成了硝烟四起的战场。在彼此的冲突中火药的需求量不断上升,云硝国大小帮派对于地盘的野心也与日俱增。

一个小小的云硝城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他们将目光投向了云硝城北方的那片森林。那里有着充足的木材,有着丰富的硝石矿产,有着施展抱负的广大地盘①。

①    森海飞霞“Home”独白:我叔叔常说,要不是那个地精老太婆来卖她的魔法药粉,我们就不用背井离乡。云硝国在大家没有火药之前,还是一团和气的。而且,无论是不是她告诉了他们火药是怎么做的,要不是他们得到了,就算给他们一万年也做不出来。他们一拿到,胃口就变大了,所有人的胃口。

与此同时,小松鼠一家也迎来了新的成员,也一只可爱的松鼠女孩,她叔叔的女儿。小松鼠成为了姐姐。襁褓里只有一块饼干大小的松鼠妹妹熟睡着①,她尾巴上,一块火红的印记格外显眼。松鼠姐姐心中发誓要用一生来守护她。而危机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到来了。①    也不晓得她时不时还记得我,当年她还只有一块饼干这么大

②    一道红色印记,到哪儿我都能认出来、

轰鸣的巨响和冲天的火光打破这一家人的平静。转眼望去,这片古老丛林的边际已经消失于火海之中。其余族人或是葬身火海,或是投降云硝国,那些走投无路,又不想投降的——比如小松鼠一家——就只能朝着更北边的森林跑去。那是有着“永雾林渊”之称的托莫干森林①。

①    森海飞霞“Home”独白:而生活在他们想要的土地上,别无选择,只能投降,逃跑,或者顽抗至死。所以我们来到了托莫干森林,幽暗的森海,在这里,他们说等待温暖的血液进入的,只有邪恶的东西。

慌乱之中,她的妹妹遗失在了火海,最终只剩下叔叔带着她来到了托莫干森林。一路上为了掩护她,他的叔叔受到了严重的烧伤。将小松鼠安顿在某个树冠上后,叔叔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前去寻找医生。然而这一别就是永远。去看了医生之后,她最亲爱的叔叔再也没能回来。因此在遇到巫医的时候,森海飞霞会感慨道:“我觉得我还是算了,我叔叔去看了医生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个人在这片永远笼罩与迷雾之下的森林中生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林间遍布地铁树之木,一不小心就会把人捅个对穿。与恶劣的环境相比,林间的猛兽是个更大的威胁。魔光兽就是其中最为危险的。直到现在回忆起魔光兽,森海飞霞都会心有余悸地说道:“森海里最危险的小动物是魔光兽。而危险的不只是触手、牙齿,或者麻痹性的分泌物。是诱惑,控制权的丢失。因为魔光兽的性激素,不是用来繁殖,是用来捕食的”。

它们并没有魁梧的身躯,也没有尖牙利爪。它们最致命的武器是它们的触角。从触角分泌的性激素会让人产生幻觉。猎物就这样在浑浑噩噩之中被魔光兽猎杀。曾有一队来自于云硝国的骑兵意图染指托莫干森林①,结果全军覆没于林间迷雾之中。此后,云硝国不敢进犯半步。

①    森海飞霞“Durana”独白:“看到一列骑兵在魔光兽迷雾里全军覆没,才算是见过了疯子。有些变得痴痴呆呆,其他的变得疯疯癫癫。没一个发现,有饥肠辘辘的野兽,尾随着他们。

而这样危险的生物并非土生土长与此。而是由一名法师召唤而来——传奇法师阿哈利姆。他来到如此偏僻的托莫干森林召唤出了魔光兽就是为了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测试英雄学院的明星学员们①。

①    森海飞霞“Durana”独白:原来也是普通的森林,可是后来,有了巫师的试炼。某些古老的大巫师学院设下的,展示他们明星学生的测试考验。

也正因此,阿哈利姆在林中制作神杖时所迸发的魔力与林间矿物反应,形成了蕴含阿哈利姆神力的魔晶。

但是阿哈利姆显然低估了这群野兽的繁殖能力,没有天敌的魔光兽在托莫干丛林中繁衍地比沼泽兔还快,没过多久就遍布了整片丛林。对此森海飞霞也很头疼:“首先要知道魔光兽的一点是,它们不是出自大自然。没错,它们是繁殖的比沼泽兔还快。但是最初的那批,是来自某个巫师的无中生有。而且,巫师都是白痴,所以理所当然的野兽就不受控制,遍地都是。

就这样,年幼的松鼠在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中艰难求生。所幸她体型娇小,才能在猛兽的利齿间存活。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学会了如何在树上奔跑,如何利用藤蔓和魔光兽的触角布置陷阱。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她拾得了一把误入此地的云硝国战士遗落的弩机,从此她就从担惊受怕的猎物变成了主动出击的猎人。

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之后,她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复仇。在托莫干森林的这段艰难时光里,魅惑魔女也时常来看望他。如今的小松鼠已经有了自保之力,她骄傲地向鹿阿姨展示自己的奔走林间的技巧和手中的弩机。“嗯,我很好,鹿阿姨。感觉很强壮,我的装备现在也挺不错的。”见到魅惑魔女后,森海飞霞如是说。

见小松鼠独自成长至此,魅惑魔女又喜又怕。一方面魅惑魔女终于可以不用担心小松鼠的安危了;另一方面她知道,小松鼠有了能力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复仇。

或许是为了保护这一族最后的血脉,或许是不忍见小松鼠手染鲜血。(魅惑魔女十分热爱自然与和平,在玫叶森林保卫战中,面对入侵的石堂城士兵,她也没有出手)。魅惑魔女多次告诫小松鼠放弃复仇的想法,但是怒火满腔的小松鼠并没有听进去。这让好脾气的魅惑魔女也颇为恼火。“你不能告诉我该做什么,我会告诉我该做什么”这是森海飞霞对魅惑魔女说的最后一句话。

最终小松鼠戴上兜帽,装好弩机,隐藏于树林的阴影之间,凭借从魔光兽口下练就的技巧,她踏上了复仇之旅。正如她对复仇之魂所说:“复仇可以是相当有趣的,女士。我觉得大部分的点你都没感受到。

所有记得她名字的族人都死了,那些见过她面的猎物也都葬身于箭下,久而久之她的真名已无人知晓,而托莫干森海飞霞的名号则传遍了整个世外之地。每杀一个人,森海飞霞就会在她的兜帽上捏一个褶皱①,可惜这么多年,没一个人知道她的帽子上到底有几道折痕。

①    森海飞霞击杀敌人语音:“兜帽上多了一道折痕”

那场大火不仅仅改变了森海飞霞,也改变了碧翠丝。在目睹过云硝国人民的疯狂后,在见识过大火对于森林的摧残后。她心灰意冷,带着成年的小莫迪离开了帮会。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遇见了离开托莫干森林的阿哈利姆。处于低谷的碧婆婆与孤独了数个世纪的阿哈利姆坠入了爱河②。

①    电炎绝手语音:“我不是非残忍不可,不过我的双手是不干净,而且买我武器的家伙真的会干坏事。尽管我肯定从中能学到点东西,但大多数时候我感觉那段时间的事还是少说点为妙。”

②     阿哈利姆的天地迷宫中,选择电炎绝手后触发语音:“碧翠丝,我们曾度过的那些时光,美好的时光”

对于森海飞霞而言,时隔多年后,再度踏上了自己故乡的土地确实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不过这儿早已物是人非。曾经茂密的森林成了如今广袤的农场①。那些在火海之夜中侥幸存活的住民如今成了云硝国的子民。他们在资本的压榨下,日复一日地处理着农活。

①    森海飞霞“Seehome”独白:直到最近,我才有兴趣去看看我的老家。听说更有意思的老故事,谁还想看平淡如水的土地嘞。毕竟促使我回去不是我想到这个地方,而是我同胞的往事。我怀疑过还有没有我的同胞——如今云硝国的子民。

而这时,一道红色的印记映入了飞霞的眼帘。她绝不会认错,那就是她的妹妹。火海之夜她还只有饼干大小,如今长大成人的她正和自己的伙伴在农场中工作①。飞霞想要上前相认,但是农场周围的守卫实在太多,若是贸然动手,只能将他们全部杀了。搞不好还会波及自己的妹妹。无奈,飞霞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②。

①    森海飞霞“sister”独白:遇到红色印记,到哪儿我都能认出来。她正和工作的伙伴出来活动。种田,或者其他蠢事,好像这世上跳几下搞不来吃的一样。

②    森海飞霞“sister”独白:我只能和她保持一段距离,除非,我想把这个地方给烧了。也不晓得她时不时还记得我,当年她还只有一块饼干这么大。为了重新介绍自己,搞一场大屠杀或许不太好。我想找个她落单的机会,但是岗哨的眼睛实在太尖了。

气不过的她,在妹妹收工后一把火烧了整片农场。或许因为她的这把火,她妹妹被转移到了其他的农场继续从事生产,总之飞霞再也没有见过她。“然后她们全都跑了,我就把庄稼全都烧了。后来我还回去过很多次,但是再也没见过她。在工作的人里,我见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森海飞霞后悔地说道。

为此,她多次潜入云硝国,寻找妹妹。在击杀守卫的时候,她尽量小心,避免伤害到无辜的平民。”每次我进去找岗哨寻开心的时候,都会避免伤害到他们那样的人”。而且她还会偷偷潜入劳作的营地,帮助那些渴望自由的人逃离统治者的魔爪。尽管托莫干森林危机重重,但是在她的帮助下,还是可以勉强过活的。“真的没想过要帮别人逃跑。我以为他们心甘情愿留在那里,就算是现在,我也晓得,很多人是愿意的。但当时,有人看到了自由的诱惑,就算,代价太过高昂。在森海的日子并不轻松,但是狡猾一些,就能躲过自称统治者的目光

之后的旅途中,她也遇到了碧翠丝——导致了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此时的碧翠丝已经成了碧婆婆,但是飞霞的仇恨并没有消退。尽管碧婆婆表示自己对于那场大火并不知情,但是飞霞始终认为如果不是碧婆婆带来了火药,一切的惨剧都不会发生。“到底知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电炎绝手?对大家?”“无知,不代表无辜”。哪怕同属一方阵营,森海飞霞也不会给电炎绝手好脸色。

或许是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或许是此地已经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了。森海飞霞向北离开了托莫干森林。刚走出森林,路过荆棘荒原之时,飞霞便遇到了一伙儿荆棘帮的暴徒。她一口气解决了12个暴徒①。这些人留下的尸骨让后来者闻风丧胆,直呼此地受到了诅咒。最后谣言传来传去,反而是途经此地的育母蜘蛛背了黑锅,平白无故被扣上了“吃人”的头衔。

①    森海飞霞“bandits”独白:就像荆棘帮,他们以为能把我做成什么松鼠。头两只来找我的,走的时候,少了裤子和几块肉。接下来那4只,啧,好吧,只有1个最后爬了回去,他们那几份,也要给我。当然,出了这种事之后还一直来找我,那只能是蹦了脑壳咯。所以接下来那6个,我就真的特别对待了,下了重手,都能让魔鬼哭出来。在那之后,我要还是坐以待毙,就太傻咯,所以,我把他们全部解决了咯。发现尸体的当地人,还以为这个地方被诅咒啦。

离开了家乡后,森海飞霞多次寻访虚无之灵,虚空假面等异界来客,希望后者能帮忙打造一个连通托莫干森林和云硝国的传送门。这样飞霞就可以驱使无数魔光兽完成自己的复仇大业了①。而为了寻找控制魔光兽的方法,她多次寻访有名的法师——比如卡尔。祈求者从卡尔维因处习得的创生之术或许与召唤魔光兽的法术有异曲同工之妙。最后从拉比克口中,她才得知托莫干的诅咒是阿哈利姆的手笔。

①    森海飞霞与虚无之灵互动:“你能给我变出一个前往云硝国的传送门吗?要大到可以让大群的魔光兽通过的。”

②    森海飞霞与祈求者互动:“你和托莫干的诅咒到底有没有关系?”

③    森海飞霞与拉比克互动:“无中能生有,那我觉得,有中也能生无”,与她的猜测:“但是最初的那批,是来自某个巫师的无中生有”相互呼应。

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后,森海飞霞的目标的不再是仅仅是守护托莫干森林或是为族人复仇了。她有了更宏大的志向,她自诩丛林之王,誓与一切破坏行为斗争到底。“谁说了你能在我的森林里闲逛的嘞?”。如果你小瞧这只操着湘普的小松鼠,托莫干林间的森森白骨就是下场。

后续:

那场大火造成的影响还在不断扩大。

再与碧翠丝相处一段时光后,阿哈利姆离开了世外之地继续自己构筑完美神杖的目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碧翠丝与小莫迪在炙烈沙漠中经营起了一间小铺子。为来往的旅客提供啤酒和饼干,更重要的是守护世外之地的安宁。直到碧翠丝的侄子——伐木机瑞兹拉克找上了门。从后者的口中,碧婆婆得知了发生在预兆之谷的惨剧。

当初她闯了大祸离家出走了,她的家人们难以忍受同村人的目光选择离开了高钟镇,搬到了预兆之谷。预兆之谷的木材厂对于山谷中树木无节制的采伐终于导致了树人们的报复。在那一日,无数树人踏破城墙将预兆谷夷为平地,宛如地鸣。在见证了亲人的惨死后,碧婆婆一家唯一的幸存者瑞兹拉克发了疯,他将自己改造成伐木机,誓要砍光所有树。

而后碧婆婆追随着伐木机加入了遗迹之战,她希望有了自己的陪伴,有朝一日或许能治好伐木机的精神病。“我们真的得找人看看你瑞兹拉克,这拖得太久了”电炎绝手对伐木机如是说。

在愈演愈烈的遗迹冲突之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战争对于家园的摧残。在白色尖塔公布了砍伐周边的森林的计划后,附近的德鲁伊走上了街头,用暴力手段表示自己的抗议。而在玫叶森林,一场针对入侵者的自卫战即将打响。

与其他英雄的关系:

由于电炎绝手的原因,森海飞霞与所有基恩人都不对付。

她对修补匠说:“不是针对你,修补匠,我就是有偏见”;

她对火枪说:“一个基恩倒下了,不过,要消灭的还有非常多”;

她对喜欢爆炸的炸弹人态度尤为恶劣:“让火药把你们呛死!人渣”;

她对伐木机说:“要是我的树林里,再看到你这样的小混蛋,我就让你们每个人都血流成河!懂了吗!”

对于大部分骑着坐骑的英雄,森海飞霞都会把坐骑当做本体。

她对蝙蝠骑士说:“那只蝙蝠长了只好大的寄生虫!我应该是帮了他一把”

她对亚巴顿说:“不知道那匹马为什么要针对我,但是我受够了!”

她对龙骑士说:“为什么你们龙族有那么多刺,还要驮着东西,啊?”

她讨厌一些能引起火灾的英雄。

她会火猫说:“我代表我的尾巴,诚恳地请求你,全程离我十步远,杀手。”

她会对火女说:“你烧到毛了!这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兄弟!”

她会对哈斯卡说:“是谁教了这些疯子怎么放火的?”

她讨厌术士,因为后者曾经砍树,造纸用来制作一本书:“  所以你砍了树,做了关于恶魔的书籍,这就是你的下场”。

她讨厌先知,因为她觉得自己才是树木的老大:“你一直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先知。不管是谁启发了你,没人能在我的森林里当我的老大。”“听着,跟你说过我没什么亲密关系,离我远点”。

她喜欢巨魔:“你的风格很对我胃口,巨魔。我也觉得除了我以外的人都是笨蛋。”

她喜欢同样亲近自然的射手风行者:“对,朋友对我来说,是...很含糊的关系,不好意思”

她与半个家人小鹿也相处的不怎么样,不过看在小鹿的份上,她会放老鹿一条生路:“兄弟,我杀了你她肯定会不高兴...哦,好吧,她早就对我不高兴”。

而宙斯是个老变态了,哪怕对方是个母松鼠也不放过。“我不在乎你能不能变成松鼠,回答永远是不行。”森海飞霞如此拒绝了宙斯的无理请求。

爱好与性格:

作为松鼠,毛茸茸的尾巴是森海飞霞的软肋,任何人摸一下,她都会当场炸毛:手别碰尾巴,呆子”。

不过有时候,她自己也会仍不住摸自己的尾巴:“你晓得吗,我终于有摸尾巴的冲动了,但不像你们,大多数是个疯子,我是自律的典范”。

她对钱没有兴趣,抢劫只是为了乐趣:“我不在乎钱,我只是喜欢抢你的东西”、“像黄金一样美好,哼,不值钱,没用的黄金”。

她曾经获得过缚灵索,并被其中捕获的上古邪灵吓得不轻:“等,要是缚灵索在这,那他,我得走了。天啊,这东西是不可能做出来的,你是怎么得到的。这东西,哪拿的,咱就放回哪里去,为了我们大家好”

她喜欢栗子,也喜欢送别人爆栗子。为此她挖了好多洞穴用于储存栗子。

她杀一个人就会在兜帽上折一道折痕。

作为一个湖南松鼠,她掌握多种骂人技巧“哈宝儿”“宝器”,不过这些都是国服福利了。

其他:

森海飞霞绿色兜帽射手的形象很明显是出自侠盗罗宾汉。至于为什么选择松鼠而不是狐狸应该是害怕迪士尼律师函。

其英文名Hood Wink也是来源于罗宾汉(Robin Hood)。

而早在此前夜魇暗潮的报纸上,就已出现森海飞霞的身影了。

与新英雄互动语音:

1.     你觉得自己很特别吗?

2.     我们在一起会很厉害,但是你每次都被探照灯屏蔽。

3.     我回家了,因为这个会得到一大笔赏赐。

4.     呃,如果你不介意,我就自己来挑一些你的工具。

5.     我都不怎么认识你,更不在乎你死没死。

6.     滚出我的路!

7.     你怎么有空来这里的?

8.     我知道我是天生的明星,要回答还是不行。

9.     不是,嗯……我以为注意到你的束缚植物被取走了以后我就能见到你,不会不高兴吧?

10.   我们原来是朋友,很久以前。这次……再做一次,怎么样?

11.   我真的不知道,一切会像那样……失控!

12.   黑鸦之巢有什么好消息吗?

最后感谢声优@一耳听妶 小姐姐的献声

感谢Arri,Lykan,千相鬼,太枫在配音整理方面的帮助

感谢hephaestus的背景故事补充

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

相关文章

森海飞霞背景故事:一尺之躯逞英雄之事

森海飞霞背景故事:一尺之躯逞英雄之事

12-21
Ink勇夺冠军!PWL落幕 来年新赛事将启

Ink勇夺冠军!PWL落幕 来年新赛事将启

12-21
RTZ评论老队友:Fly与ppd和Puppey截然不同

RTZ评论老队友:Fly与ppd和Puppey截然不同

12-21
版本潮流还是鸡肋?部分魔晶技能细节浅谈

版本潮流还是鸡肋?部分魔晶技能细节浅谈

12-20
PWL S3 19日赛况:access、MagMa守擂成功!

PWL S3 19日赛况:access、MagMa守擂成功!

12-20
拉比克一次偷两个技能?7.28版本奇怪效果一览

拉比克一次偷两个技能?7.28版本奇怪效果一览

12-19
PIT S4:大卫挑落歌利亚 NaVi击败OG夺冠

PIT S4:大卫挑落歌利亚 NaVi击败OG夺冠

12-19
PIT S4:新版本首战Nigma战胜Alliance

PIT S4:新版本首战Nigma战胜Alliance

12-18
虎牙邀请赛:RNG三连胜 Aster首战胜SAG

虎牙邀请赛:RNG三连胜 Aster首战胜SAG

12-18
游戏时长数据统计:炸弹人统领膀胱局

游戏时长数据统计:炸弹人统领膀胱局

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