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赛事
更多赛事

揭秘PWL海报小细节:英雄出没 霓虹闪烁

{{userName}}lv{{userLevel}}

2020-12-16 10:18:10 作者:完美 来源:官方

导读潮汐一身休闲装,拎着的拉杆箱,也是专属的西瓜皮配色,而他身后站着的憨憨半人马,正在扶手电梯前纠结——我到底该先迈两只前腿还是一只一只来?我能不能占两个道?..

S1和S2背景是地铁站二号出口,可以挖掘出很多细节。

画面里虚空皮衣金链大耳罩,尽显HIPHOP风范。

虚空作为DOTA饰品界的牌面,其不朽信使虚空霸王龙也出现在DOTA LOGO的沥青旁。

潮汐一身休闲装,拎着的拉杆箱,也是专属的西瓜皮配色,而他身后站着的憨憨半人马,正在扶手电梯前纠结——我到底该先迈两只前腿还是一只一只来?我能不能占两个道?

在游戏里公平正义与荣耀的化身全能骑士,在这里成了安保人士,墙上的画报则是DOTA2远古时代初版英雄原画。身旁冰女、火女穿着休闲装拎着大包小包,看起来姐妹花刚刚逛街购物完,一闪而过画面发虚,看来很急很关键。

夜魔西皮革履似乎是金融界精英,DP则一身条纹休闲,最还原的是,连周围标志性的灵魂都还原了出来。

S2海报里克苏鲁两兄弟潮汐和虚空再度登场,不过都只有一个背影,这次的主角是律政精英电狗和华服名媛小鹿。不过这张图最大的亮点,是在左上角落里坐在魔导书上飞行的小卡尔,不要问为什么,现实设定里就他能玩魔法,小卡尔自带平行时空设定。

在小卡尔身旁的广告牌顶,还藏着一个隐形的SA。

小鹿一身貂皮大金耳环,在晚上还戴着墨镜,俨然是一个明星,而一旁按快门的狗仔白虎···则印证了这一点。

S3的海报则更加有趣,两大面具哥之一剑圣终于半脱了面具。

DOTA故事里,主宰被古老的遮面之岛流放,成为古老传统和剑术的最后传承人——没有人见过主宰尤涅若面具下的真面目,甚至有人认为他没有脸部。

而现实里剑圣正喝着咖啡轻松路过,证明自己是有脸部的,而且是有嘴的,毕竟面具哥也有喝咖啡的权利。而他面前的屏幕上,赫然映着PWL S3的赛程日志。

地铁口阿加莎一身OL制服路过,显然急匆匆地回家开另一堂属于“女王”的课,墨客则成了一个街头艺人,端坐在过道里,落寞地谈着吉他。

S3海报的生活气息更加浓重,背包客装扮的猛犸遇到了人马一样的难题——四条腿过地铁闸口算不算非法闯闸,要不要买两次票?

远处狗仔白虎购物完买饮料解渴,而萌萌的小食餐车的老板,正是一点都不萌的屠夫——DOTA里出钩剁肉重拳出击,现实里温柔地卖冰淇凌,只是估计收益惨淡吓坏小朋友。

海报里还藏有很多小细节,比如地铁站名暗藏玄机,这一站叫阿哈利姆大学。

此前的RPG“阿哈利姆的天地迷宫”的最终BOSS就是阿哈利姆,作为大魔导师拉比克的父亲,阿哈利姆也能“偷”你的技能。阿哈利姆神杖在DOTA里非常特别,7.25后甚至有人戏称真·全英雄A杖,它可以改动所有英雄的某个或数个技能机制,产生根本性的新玩法,如水牛体系等。阿哈利姆大学即知识、秘术和时间奥义的凝结,阿哈利姆担任校长,拉比克大概是个教授。

地铁的后一站是时间管理局,前一站则是星隐寺,这在DOTA背景里是敌法师所在的寺庙,故事里遥远的过去山下有魔物进攻,僧人们以为这是自己的心魔,靠冥想来对抗,最后全部惨死。只有一个新来的小僧人活了下来,就是敌法师,以至于设定里AM满脑子都是复仇,不过星隐寺既然已经成为景点,敌法师也不再需要扮演苦大仇深的角色。

站牌里还出现了之前提到的阿哈利姆的天地迷宫,还有圣堂研究所,这些站点组成了DOTA现实版大学城。隐之圣堂在DOTA里由紫猫无玄创造,“很久以前我建造了隐秘的堡垒,仿照弘仁观建造的圣堂,远离尘世的一切”,紫猫也见过阿哈利姆并对神杖赞美有加,后来他遇到在紫罗兰档案馆偷资料的TA拉娜娅,欣赏其暗杀和潜行技巧于是开放了圣堂大门,并把终极秘密告诉了她,所以游戏里TA击杀卡尔后会说 “ 祈求者,你离秘密太近了”,击杀了拉比克后会说“你差点知道了秘密,所以我们不能放过你”。而现实里也有一个专门的研究所站点,看来这个秘密确实惊人。

此外还有一些小细节,比如角落里挡住一半的“XX大厦”广告牌,是CS;GO的彩蛋,著名的殒命大厦。殒命大厦是国内玩家极其喜欢的地图死城之谜在比赛地图组的后继地图,颇具人气。

角落里的灯牌上,藏着一个CS:GO的梗,四个匪守着一个凉了的警在钓鱼,一个警开门看到队友的遗体以及四个对手,十目相觑,下一秒暴毙。下面的BUY NOW意味着这是一个手办公仔的广告,在DOTA地铁口向英雄推销CS玩偶,这很科学。

海报里还有一些纳米级彩蛋:在夜魔后面的地铁广告墙上,露出了一半脸的,是CS;GO的官方虚拟偶像——龙狙娘。

S2海报则更加明显,大屏幕中央的,正是不朽盾的剪影和另一个可爱妹子,辅之以飘飞红枫的特效,相比隐晦的龙狙娘得到了更多的偏爱,莫非?

PWL的三张海报主题都是“入夜的地铁站”。

DOTA里的英雄在现实里扮演各色职业,在白天忙碌一天后下班的时间点在地铁站聚集,各自擦肩而过。

夜晚在DOTA里征战的我们,就是海报上这一个个英雄的投射,这些风尘仆仆而又新色各异的英雄,就是屏幕前的你我。

西装革履的电狗,和卖热狗的屠夫有公平的着墨,也许你身边长的像黑帮老大的某个人,晚上在DOTA里选个墨客在塔下给大哥弹琴喊6,也许你遇到的某个勾崩大朋友杀穿全场的屠夫,白天也是个卖小朋友冰淇凌的和蔼大叔。

玩家来自五湖四海,但DOTA的地铁站在夜晚灯火四射,成了我们相聚的同一个出口。

细心的玩家可能会发现,三张海报里除了英雄以现实扮相出没,更有很多三五成群的普通人,没有刻意设置Miracle、Notail、YYF等知名选手的彩蛋,而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玩家。

早期的DOTA英雄设定很像美漫的世界观设定,如今美式英雄主义从宏观的高大全虚像向小人物的实象转变,从天命的“THE ONE”过渡向了平凡的“ONE”,所谓英雄也有平凡的时刻,所谓平凡,也迸发着伟大的可能。

作为普通玩家,也许我们一辈子都无法站上赛事舞台,但依然可以感受竞技魅力的本源。不朽盾不只属于冠军,TI不仅属于舞台上的人,也属于所有与它共度青春的芸芸众生。

这也和PWL的内涵遥相呼应——2020疫情之下TI10延期,相比杯赛主导的DOTA2赛事,PWL的出现补齐了官方联赛金字塔,旨在培养DOTA2腰部生态,作为一个桥梁连接起二三线队伍,为青年队选手提供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不论你是建制完备的职业队,还是城市高校赛的草根,为有志于DOTA的人提供舞台,英雄不问出处,新的世界总有新的英雄。

不朽盾是刀塔中最有传奇色彩的道具之一,远在6.47之前不朽盾其实可以泉水合成,造就了美杜莎背靠世界树的神话,职业赛场上诞生了无数围绕Roshan和复活盾的经典时刻。对DOTA玩家而言,这块小盾牌不仅是个道具,更承载着非凡的意义。每逢TI总能看到玩家晒出各色和不朽盾的记忆,它就是DOTA不朽精神的象征。

是否还记得,遗迹里并肩战斗的岁月?

奋斗一天,出了地铁,战友一声呼喊,即可梦回不朽岁月。

英雄与我们同在,在战场里我们都是英雄。

Ti9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ti/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