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赛事
更多赛事

Lil的公开信上篇:那些人那些队那些事

{{userName}}lv{{userLevel}}

2020-12-04 15:45:00 作者:小黑盒 来源:小黑盒

导读作为独联体最优秀的四号位之一的Lil一直以来都是国内外媒体的红人。在他六年的职业生涯中总共效力过大约10支战队,而差不多每支战队都流传着他的故事。俄媒在近日发布了Lil的自传——《Lil的公开信》..

作为独联体最优秀的四号位之一的Lil一直以来都是国内外媒体的红人。在他六年的职业生涯中总共效力过大约10支战队,而差不多每支战队都流传着他的故事。俄媒在近日发布了Lil的自传——《Lil的公开信》,由于原文过长,今天首先带来上篇,在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会陆续更新中篇和下篇。

Lil在加入HR之后的第一次大型采访中对记者说:“我浪费了我职业生涯的最好的两年。”在被VP踢了两年半之后,他还是无法在Na’Vi站稳脚跟,未能成功组建一支让他满意的战队。他和EE在美国比赛时,他也曾隐藏自己的身份,并删除了几乎所有具有挑衅性的动态和帖子。现在,他更改了昵称,似乎正在尝试从头开始。

Lil在他的公开信中透露了很多内容:

  • 为什么他在被VP踢了之后逃离了舆论的中心?

  • 为什么在Na’Vi他想担起重任?

  • Na’Vi的高层与他的矛盾。

  • 为什么Odium解散了?

  • 为什么他仍然不和 GeneRaL讲话?

  • 是什么原因阻止了epileptick1d加入Odium。

  • 他最恨的是谁?

  • 是什么原因让他离开独联体区去欧洲区和美洲区打比赛。

  • 为什么他的动态都是无用的废话?

  • 删除旧的动态和帖子时的想法。

  • 为什么当时要自己组队?

  • 为什么对VP踢了他长时间不能释怀?他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 如果不是因为和gpk以及epileptick1d是朋友的话,他是否能够达到T1级别的水平。

  • HR是怎么帮助他追逐TI的?

正文:

那时我本不应该接受采访的。我打开了直播,说了一些别人的坏话,采访就来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认为自己表现得很恰当。现在我认为我做错了,如果我没有说出所有的想法,那会更好。而且,之后的两年我可能也会更顺一些。

但是那时的我还太年轻、太冲动和太幼稚了。另外,那些其实都是情感上的倾诉罢了。是我幼稚地觉得不公平和失望。我不是想证明任何东西,只是感情上无法接受。其实在那种状态下,我什么都不该说,什么都不该做的。

我被迫转入了不活跃状态,持续了整整三个月。在那段时间,由于绝望,我不想去任何队,我无法接受自己被踢了的事实。度过这个状态以后我收获了很多,最重要的就是我更成熟更强大了。过着更健康的生活,注重个人的修养,然后以新的姿态回归,而不是像我以前那样。

那时想着要么就等下一个赛季吧。那时我的声誉应该会变好一些,我会保持良好的声誉的。不过事实证明,我失去了六个月的时间也失去了自己声誉。对每个在独联体的职业选手来说,他们对你的看法比你比赛的方式更重要。

一开始我觉得:“Na'Vi真是可恶!”他们总是大肆宣传,并让队员们看到所有的这些内容,就会感到这个队标承担责任和担子是多么重,这很有趣。不过那个时候我的确没有太多选择,除此之外,Na’Vi的确做了一些事情。但不管怎样,我都没有选择。VP只是把我的合同卖给了Na’Vi,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碰巧的是,我到Na’Vi的时候他们还没有队长。我最初想的是 SoNNeikO能够继续当队长,他在Na’Vi的时候队伍一切都很好,那样就仅仅是我和RodjER互换,我挺想加入这个团队的。但最终加入后的情况是,我们只有三个队员没有队长。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们想要找的顶尖五号位也没有找到。最后没有办法,我们签下了LeBronDota,但是他不会说俄语,并且对游戏的理解和我们大相径庭。我们不得不在没有队长的情况下一起合作。

事实上,如果队员们不是像RAMZES或者epileptick1d那样擅长交流;或者是有Puppey或KuroKy这种有经验的队长,那么就无法组建一支队伍。这就像单个齿轮和传动轮一样,二者配合一个机器才能运转。

当时来到Na’Vi,我想逃离舆论的中心,但是我其实又犯了另外一个错误。在Na’Vi接受采访时,我真的感觉不知所措。我像热锅上的蚂蚁,我非常生气,我想向全世界证明踢我以及同意踢我的人是错的。我在Na’Vi的时候跟高层说:“给我指挥权。”他们回答我:“对不起,我们有了队长Dendi。”“但是我来了,我有丰富的比赛经验,我在一线队打了这么久的比赛,我参加过TI。我来了,我满怀热忱,给我一些资金!”而他们对我说:“不,对不起,你不会受到限制,但是你没有必要担起领导队伍的重任。”他们认为Dandi做得更好。此外,俱乐部的人都相信他。同时,他们明显是不相信我。

我是一个极简主义者。我可以认真的玩游戏,然后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但是我发现那没有用。我逐渐发现我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才能实现我的目标。

我在比赛中会竭尽全力去交流,唯一可惜的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在印度尼西亚的比赛中,我全力以赴,付出300%的努力,因此,我们得以跻身前4。在震中杯和VP与Secret的交手中,我发挥了自己最高的水平,最终也是赢得了比赛。但是因为我们队小组赛结束排在最后,所以从没有人对我的表现表示赞赏。

人在绝望的时候会做出绝望的举动。我听到过一个有趣的说法:“有时异于常人的目标需要异于常人的努力。”我不能只是坐看着奖杯一座一座的被别人抱走。于是我开始尝试去反抗。

实际上,这包含两个方面。首先是试图成为我们的队长,因为队长一职有我从未获得的指挥权。我想做得更好,但是其他人并不是。由于DOTA是一个团队游戏,因此你不仅需要做好自己,而且还需要确保你的队友和你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只有这样,你才能有所作为。而且,如果只是你一个人知道该怎么做,那是行不通的。

其次,我坚持要踢掉LeBronDota,而且做法不是很漂亮。我意识到,除非表达出强硬的态度,否则没人会来解决这个问题。在队伍开会的时候,我发言说:“伙计们,我不想那样玩儿了。要么我们换个五号位,要么没我。”而且我说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我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我来打五。而四号位则由Velheor担任,他在路人的表现非常出色,但在职业比赛中还需要证明自己。显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以后,不论是俱乐部的高层还是我们的经理都对我发火儿了。结果是,我在九月份的时候被移除了队伍名单,所以我决定自己来组队。

不过在Na’Vi的这段时间里,我的确有了新的生活体验:与人吵架是没有意义的,尤其是和那些本可以很好的合作并从中受益的人。吵架难道仅仅是为了破坏这种关系吗?所以,这有什么意义呢?为了得到暂时的释放或者吵赢的快感?这都是没有用的。学到这点可能是人生中最宝贵的经验。很高兴我收获了这些经验,以后不会再犯这些错误了。

当你看自己以前效力的队伍在打TI时,会百感交集。这就像看一部电影,可以将你自己的情感带入其中。你看着电影,充满了同情心,甚至可以感觉到他们的情绪,想象自己在他们的位置时会是什么样的。当我在看录像分析比赛时,想象他们在比赛时的情景,感觉好像自己亲自上场了一样。由于这种时间太短,我现在也已经忘记了那种感觉了。当你在一年半的时间里看到的都是同样几张面孔,并且在赛场上再次看到这些面孔在比赛时,你很难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和他们在一起了。

我不能说我会为他们的胜利或者失败感到高兴。但是我还我记得他们对阵LGD的时候,第二局比赛时,他们有着很严重的失误。Pasha玩的是谜团,在中路二塔那个地方,他的一到两个大招都放空了。接下来他们就溃败了,游戏在不到30秒内就结束了。我坐在VP的VIP包厢里,挠了挠头,一直在重复地说一句略带嘲讽的话:“这个空大简直太令人惊讶了!”因为对我来说,那只是真实的感觉流露。你们怎么会输掉这样的比赛?我很震惊,我感到失望和沮丧。我对他们的失败非常不满意,尽管所有人可能都在讨论这个事情。我还是感到很生气。

离开Na’Vi以后,我没有任何去处。如果有的话,也只是一些三线或者四线队。此外,我还与Na’Vi续签了六个月的合同,我不能提前中断。因此如果哪个队伍对我感兴趣,他们就必须买断合同,但是对于DOTA这个游戏,这种行为并不可取。

我没有队可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组队。此外还需要不断地打路人,展现自己的水平,并不断保持竞争力。

我在Na’Vi与 GeneRaL相处得很好,我们我有共同语言。在队伍里,我需要一个扛大梁的人,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碰巧的是,他也没有队要,他很想打中,但是没有队缺中单。然后是Ghostik,他在比赛中表现很不错,但我其实并不认识他。CemaTheSlayeR是顶级五号位,不久我们也有了一号位。

epileptick1d来我们队试训过,但是那时他还太年轻了,和Ghostik合不来。因为Ghostik是一个想要指挥队伍的人,他会一直交流和指挥。同时epileptick1d又是一个话痨,一分钟要说30句话。我们一起玩了几局过后,Ghostik说:“谢谢,我不会和这个人一起玩。”

老实说,就在那个时候(2018年)我凭直觉就知道epileptick1d最终会被邀请加入VP。他是独联体前二或者前三的一号位,表现非常亮眼。

事实上,我感觉有关信任,信仰和家庭的帖子都具有放松身心的效果。因为你不需要刻意保持某些情绪和想法,遵从本心就好。对我自己而言,每当我发动态或者给一些感人的帖子回复时,我的情绪就会好起来。

其次就是在有些媒体上,我写了几篇文章,现在已经有超过10000订阅了。从理论上讲,我已经可以接广告卖产品了。当然,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就我现在看来,电子竞技都是唯成绩论的。只要你成绩好,表现出色且被需要,你就可以写任何东西说任何事情。Ceb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拿了两个TI冠军,就可以继续在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胡扯。你可能会问我对双冠王到底有什么意见?也许有人有,但我没有。他可以说任何他想说的,他有这个权力。

当没有成绩并且有这些有争议的公开发言的时候,就不太妙了。所以我现在缄口不言。

你们真的以为我在认真地写作吗?其实没有。想象这样一个场景,我现在在一个购物广场,刚和人发生了一些口角。现在你们都看到了我的窘态,是会嘲笑我还是假装无事地走开。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微笑,不要有幸灾乐祸的人,所有人都很友好。事实上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场景,当有人很累的时候,发现其他人对他都是笑脸相迎,双方都会很开心。

但是如今的情形却很奇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喷人成了游戏的主角,而游戏本身却没人在意?你为什么不能冷静下来想一想,每个人都只是普通人,普通玩家。相反,你还会去社交媒体把他挂出来,说:“不,不,我不会和他一起玩,我不会带他加入这个队。”这真的很奇怪。我们玩游戏的根本目的不是在社交媒体上骂来骂去,而是要赢得TI,而这需要不同的位置一起合作。

未完待续。

Ti9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ti/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