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DOTA2 >> [新闻] >> 新闻资讯>> Resolut1on长文独白:度过了艰难的日子

Resolut1on长文独白:度过了艰难的日子

[MOBA论坛] [已跟帖]2019-10-22 10:25:57 作者:MAX+ 来源:网络

导读度过了艰难的日子后,加入心仪的队伍是个奇迹..

俄媒Cyber.sports.ru近日开设了一个新的专栏,邀请选手、解说、战队经理或是队伍铁粉来分享他们和Dota的故事。这一栏目的特别之处在于全程没有提问环节,被邀请者可以随意讲述自己想分享的经历。他们请到的第一位嘉宾是跌宕两个赛季,前不久终于如愿以偿加入Virtus.Pro的Resolut1on。

Resolut1on的自白

去年,OG在赛季中旬把我踢了。我当然也可以在那之后坐在家里看他们在TI上表演,但于我而言,这从来不是一个选择。

那时候独联体战队的阵容基本都非常稳定了,我只有两个选择:和Kyle一起加入一支欧洲队或者加入我参与过一段时间训练的J.Storm。于是我瞅了下这支北美队的阵容…SVG和MSS都是给我印象很好的选手。至于Yawar就有点那个了。我还记得在TI预选上和他交手,他的修补匠出了个点金!这小伙子有点东西啊。

但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我带着我在OG和DC时期所积攒的丰富经验加入了J.Storm,并且把它们分享给了我的队友。我们也的确收获颇丰:我们第一次参加比赛(泰国的GESC Minor)就夺了冠。我们在预选上基本都是一路高歌,甚至连EG都不是对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和彼此的化学反应。我觉得大家都很尊重我,听取我的意见,于是我们成功了。

但赢下一个比赛后,大家就开始有点飘了。他们不再那么认真地听取我的想法了。队长觉得这都是他的功劳,选手们则觉得是自己太强了。于是队伍又变弱了,化学反应也没了。这一切都是TI预选前的事情。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段蜜月期结束了。为了回归正轨,我们聊了很多,聊DotA,聊天南地北。在预选期间,每天晚上大家都一起看电影或者看动漫。队伍的气氛好起来了,我们也就找到状态了。于是我们在TI上以小组赛第一出线了,我们打的出乎意料的棒。

淘汰赛我们选了OG作为对手。问题在于我们有啥选择?OG和LGD。那时候的LGD也太强了吧。OG则是黑马,从海选里杀出来的队伍。因此我们觉得这是正确选择,当然我也是想跟他们证明试图靠踢掉我来提高成绩是徒劳的。但他们用两连冠证明了,这不是徒劳,这么做是对的!

不过我也不后悔这一决定。我们只是犯了一些错误。我们第一局真的不该选那个该死的蚂蚁。TI7打Liquid的时候,我就是用蚂蚁杀了个17-0的数据还是输了。TI8上又是一样选了蚂蚁,一样差不多17-0梦幻开局,一样输了比赛。重蹈覆辙啊。所以我一定要记牢这一点:我不能在TI上玩蚂蚁!

我们的对手逐渐发现要想制裁我们,就得针对或者自己拿那些我们的强势英雄。Winstrike就是没悟出这个道理,两把都放了小黑,所以就被淘汰了。

整届TI我都觉得我已经尽我所能了——除了在对阵Secret操刀美杜莎的那局以外,那场比赛我觉得我能打得更好。但DotA是个团队游戏。无论你打的有多好,你都只是20%而已,剩下的就要依赖队友了。

也许止步前八对于那年来说并不是最好的结局,但和我加入时的状态比起来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每个拿不到冠军的比赛都难免让人有些遗憾吧。

在TI后,很多队伍都在联系成为自由选手的我。但我做了个非常让我后悔、自责的决定。

Puppey联系我加入Secret,我拒绝了。

我相信我的队伍!我相信TI的结果对于我们只是个开始,我们有着十足的潜力。队伍的气氛欢声笑语,我相信我们的队长,相信每一个队友。一切都指引着我留在这里,我相信这个阵容,相信这支队伍。

我们做的唯一调整是让Universe取代Sneyking。这是因为Sneyking在游戏内的沟通方式有些问题,他有些聒噪、爱给压力。这让队里的其他人很难在比赛里调整好心态。

但事实证明,这一调整摧毁了我们。

Universe和我在打法上出现了极大的分歧,这直接导致了我们的核心之间失去了配合。我们尝试了很多改变:游戏风格、资源分配、BP甚至选手的位置。但最后还是没能达成共识。

我不断为团队调整着自己的打法,但无济于事。所有设想都只能停留在理论阶段。我们甚至得出了需要换人的结论,于是我们再一次进行了全队的座谈。我们都是很棒的人,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结论是——每个人都是很好的人,但作为选手却并不都尽人意。我们应该果断调整阵容的,这一阵容磨合用的时间太久了。

在重庆Major失利后,我们决定给彼此最后一个机会。瑞典Major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又输了,我们连续三个Major都最早被淘汰了。那时候我真的不能理解。是队里失去配合了吗?是我打的有问题吗?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打了,我什么都试过了,但什么都不奏效啊。我和Ramzes聊了这件事,试图寻找一个答案。我也和女朋友讨论了这个问题。她并不懂DotA,但她会倾听,做个心理咨询师。

最后我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去想通这件事。这一年的安排过于紧凑:从正赛到预选再到正赛,少有休息的时间。我觉得我需要一两个月去打打路人,回家放松自己,陪陪我的女孩。我告诉队友们我的决定,然后离开。

我以为他们会继续一起打或者再做一些阵容调整。但第二天我听到SVG说他决定离开DotA职业赛场。Universe也说他不想再打了,要休息一段时间。我们队也太秀了吧,一个不想打了,两个要休息。达成共识,大家都受够了。我打了一个半月的路人,感觉自己可以回归了。我开始对自己的操作感到自信了。我和Moo讲了整个情况,告诉他我准备好回归了。他说大家都在期盼我的回归,除了我之前的队友们(指Yawar和MSS)。他们在我离开后决定继续前行。

他们想让CCnC加入,Yawar想二转一。这两件事他们都做到了。也很正常,毕竟Yawar是他们的老大哥,我只是个从独联体来的家伙。最后他们意识到Sneyking为队伍付出了很多,于是迎回了他。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我则进入了和离开OG之后一样的状态。距离TI预选只剩一两个月,我至少得想想办法参加预选赛吧。我休整的时候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打一段时间,当时很多队来联系我,我都回绝说我现在打不了。我需要理清自己,过一个月再回来。但很显然没有人会等我一个月。于是我就错过了很多加入好队伍的机会,当我决定回归却为时已晚了。

我收到了一些独联体队伍的邀请,但我选择了我更看好的J.Storm。有Fear这个经验丰富的家伙担任队长,我想见识下他的游戏理解和比赛的战术。

我们最初的计划是靠DPC积分进TI。所以要先打进Major,然后拿到不错的成绩。但事与愿违,这支队伍并不如我们所期待的所向披靡。但最让人难受的是我们在让一追三的情况下输掉了TI预选的决赛。太让人难过了。

当时的我有了转位置的想法。打一的时候,对线打出优势,也只是一个人的优势而已。你影响不了局势,因为其他两路的情况你控制不了。敌方一号位这时候正在野区打钱,你也想这样做,但你又是目前唯一能带队打架的人。可你又必须要明白作为一个一号位,打钱才是重中之重。这时候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这些优势毫无意义。

TI预选的决赛简直垃圾至极。BP很垃圾,打的也很垃圾。输在决赛上,输在Forward手里真的太丢人了。这些感觉混合在了一起,真真切切让我受伤了。然后我和我的女孩分手了。然后又要在家看TI。一切更糟了,只有心理医生能救赎我了。

当然分手和输掉预选没什么关系,但那又怎样呢。这是我人生中最昏暗的一段时光了。大概一个半月以来我都处于一个极度糟糕的状态。

为了放空自己,我开始去酒吧,和人社交——不独自坐在家里乱想果然就好多了。我开始和一个心理医生沟通,挖掘那些我童年经历所造成的性格问题。如你所知,时间能治愈一切。

打Dota也打得很艰难。但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也帮了我。当游戏开始之后,就不会再想其他事情了。你的脑海里只有这个游戏——这是个忘却外界情况的好方法。当然TI期间也不会一直打Dota,还得孤家寡人地看看比赛,然后心情更差了。

那时的我已然绝望,我已经一无所有。于是我决定掌握自己的命运,我联系了VP的人说我想加入他们。这大概就是现在的一切能够发生的前提吧。我和他们聊了很多,把我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了上面。我也特地去看了他们的预选赛。

他们跟我说:“你很好,但我们要过一段再决定。”那我能怎么办?只能在家等着,很可能最后什么都等不到,还是一无所有。或者我也可以再继续加入J.Storm,等赛季中旬的变动。我当时没有其他选择了。

我去了纽约,把VP这茬都给忘了。但是在预选开始前三天VP给我打来了电话,但此时我已经人在美国,随队训练了,预选赛也即将要开始了。我真的不想鸽掉队友们。

但TI8后我已经吸取过教训了,机会来临的时候就要抓住它。尽管这意味着我要把整支队伍都叫来,告诉他们我要走了,然后直视他们眼神里那透露出来的失望。这太让人难受了,但人总要自私一回的。

在美国的三年教会了我很多。我能更好地与人沟通了,我开始学会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开始意识到言语对他人的影响了。这些让我成为了更好的人,更好的团队领导者。

这段时间,我对独联体选手的印象改变了不少。我们不能总绷着自己,有时候是需要劳逸结合的。这也是VP为什么能成功:他们把训练和休息结合地很好。当我们行程拉满的时候,很多人(包括我)都会精疲力尽。而他们就能做到劳逸结合,就算在BP的时候玩Apex放松自己,也能很快就投入比赛找到状态。

现在我是自由身了,我感觉现在没有任何事能关住我了。每次训练营结束之后,我都要赶紧回家,因为那里有个女孩在等我。我想要这样的生活,但与此同时我也觉得自己被约束了。不过现在我真的自由了。

这几个月来,我看了很多TED演讲,它们帮了我很多。一位女演讲者说爱是一种逃避自我的方式。也许这是正确的,我是认同的。现在我不再逃避了,我真正接受自己了。

这是一段艰难的日子,但我之前已经经历过差不多的事情了。我虽然输了预选,但最后又奇迹般地作为Empire一员登上了TI舞台。这一次情况也差不多,我加入了我梦寐以求的队伍,拥有了我一直所向往拥有的队友。这些大概也能叫做一个奇迹吧。

Ti9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ti/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