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 >> [新闻] >> 新闻资讯>> 学学OG和液体!驳草台班子论之下篇

学学OG和液体!驳草台班子论之下篇

[MOBA论坛] [已跟帖]2019-9-8 2:39:52 作者:米店 来源:VPGAME

导读驳草台班子论之下篇..

2014年年末至2015年年初,Fly和N0tail相继了离开秘密。此时,距离他们重新抱团成立OG,只有半年的时间。而在TI5结束后,Kuroky也终于将建队的意图付诸实践。虽然在上篇文章中说了很多秘密的坏话,但有一点必须承认,Puppey的确找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线。这条路线在随后的四年中被Kuroky、N0tail,以及很多西方选手反复提及——a team that was run by the players, not beholden to any esports organization,即“一支由核心选手自我经营,不依赖于其他电竞机构的战队”。在这个理念的驱动下,Kuroky组建了5Jungz,这支队伍演变成了日后的液体;而N0tail则组建了monkey Business,这支队伍演变成了日后的OG。

在这里,我们尤其要指出的是,5Jungz和monkey Business并不是两位队长灵光乍现的杰作。一方面,是Puppey向他们传达了自力更生的勇气;另一方面,Kuroky和N0tail的行为也符合西方电竞“兵队转正”的传统。关于这个传统,熟悉CS:GO的玩家不用我解释。如果你对CS:GO一无所知,其实也不要紧。所谓“兵队”,指的其实就是一些二三线选手在线上组建的临时战队。这些战队的人员变动极其频繁,同一个线上赛甚至可能会出现好几个不同的班子。许多职业战队的经理也会留意兵队的动向,从而挖掘出有价值的选手。CS:GO那边,“兵队”数不胜数。DOTA方面,比较著名的兵队就譬如孕育了RTZ和Zai的Kaipi,中东和中欧选手的“集散地”Balkan Bears,VP的人才输送站Vega,以及曾经的CDEC和FTD。

创业初期,缺乏人手的Kuroky和N0tail免不了要去“兵队”里淘宝,他们当时的行为虽然没有峰哥如今那么高调,但性质上也差不了太多。从一支叫做Hehe_united的队伍中,Kuroky找来了MC,而N0tail则找到了Cr1t。其他位置上,性格稳重的Kuroky偏好有职业经历的选手,曾在MVP服役的JerAx入了他的法眼。与之相对的,N0tail则更愿意冒险。也正因为如此,路人王出道的奇迹哥更符合他的胃口。而从人员配齐到搞定赞助,Kuroky用了一个月——赢下法兰克福Major的预选赛后,液体向5Jungz抛出了橄榄枝;N0tail则用了两个月——法兰克福Major的前夕,红牛决意踏足电竞版图。找到赞助,更改队名,Kuroky和N0tail完成了“兵队转正”的华丽转身。也是从这里开始,他们走向了一条与“秘密1.0”截然不同的道路。

写到这里,我们差不多可以对最初的那个问题作出回答——OG和液体是“草台班子”吗?他们的前身是“草台班子”吗?秘密是“草台班子”吗?对于“草台班子”这个词,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在我看来,一支队伍是否能被称为“草台班子”,主要看创始人有没有足够成熟的商业动机。关于这一点,妄图搞“电竞乌托邦”的秘密当然是不合格的。连工资都不想发,不是“草台班子”是什么?当然在经历那一波动荡之后,秘密也开始成熟起来。至于5Jungz和monkey Business,虽然当时队伍尚处于萌芽阶段,但Kuroky和N0tail的目标却非常明确——以最快速度搞定赞助,将整个队伍稳定下来。在那个时候,虽没有SAP帮他们做数据分析,虽没有奥运会级别的心理咨询师,但他们已经不是“草台班子”了。

往深了说,是不是“草台班子”和钱倒不一定有很大的关系,主要还是看人。假设世界上存在这么一支队伍,它的训练条件、薪资待遇和媒体形象都是顶级的,但核心选手每天只惦记一件事——吃菠菜,那么这支队伍就不“正规”,还是“草台班子”。而电子竞技和偶像文化的区别在于,后者的冠军是可以靠票选的,而前者则不能。你不能说,我去年投资400万打进了Major,今年投资800万就一定能打进TI。事实上能不能打进去,是谁都说不准的。再者,俱乐部和选手的关系也不是“谁剥削谁”那么简单。当选手想要拿冠军,而俱乐部也想的时候,二者朝一个方向努力,关系是和谐的;当选手想要拿冠军,而俱乐部想的是明年把他卖个好价钱的时候,二者是背道而驰,关系破裂的。不过在国内,真实的情况可能是——选手想的是混吃等死,而俱乐部则想着卖人或赚流量,二者似乎是分裂的,似乎又达成了另类的合谋。 

场外工作做的再到位,一旦BP结束,DOTA又变回了五个人游戏。在TI9总决赛的第二把和第三把,以Topson为发动机的OG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有战斗力的团体是如何接管比赛的。真正能成事的选手,就得像Topson一样,虽然他的行为从某些角度看来全都是非理性的,但正是因为这些不合理的行动,使得整个OG在更高的层面和Open AI产生了相似之处。而TI的终极意义在于提供一个舞台,让身价千万的明星选手去对抗出生于南美洲,生活费刚刚够温饱的网吧少年——听上去很像是“头号玩家”的剧情,但Chris Luck无疑比斯皮尔伯格做的更好。大幕落下,我们听到的不是空洞的“Thank you for playing my game”,而是会让你点下屏蔽的jajajaja。

Ti9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ti/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