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 >> [新闻] >> 新闻资讯>> 我的青春就是DOTA!BurNIng的DOTA梦

我的青春就是DOTA!BurNIng的DOTA梦

[MOBA论坛] [已跟帖]2019-9-6 16:59:32 作者:游研社 来源:游研社

导读BurNIng与他未完成的DOTA梦..

“我的青春就是DOTA。”

2014年8月,BurNIng结束了他的第3次Ti(DOTA2国际邀请赛)旅程后,在退役公告中写下了这句话。那年他26岁,对于一个电竞选手来说已经算是高龄,但BurNIng希望退役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只是逗号,不是句号。

这次退役显然没有成为句号。他随后在职业战队担任教练,坐过解说席解说比赛,找到几位志同道合的退役选手组了支娱乐队,结果却与职业战队打的不相上下,最终选择复出又打了几年比赛。

虽然他是敌法师冠名者,被玩家称为最好的Carry之一,也曾在DotA时代一年十冠,但进入DOTA 2的时代后,每年一次的Ti成了BurNIng的心魔——他至今没有拿到过这项赛事冠军。

BurNIng告诉我:“之所以现在组建Aster电竞俱乐部,是希望用另一种方式圆梦。”

1

穿过两道门禁,经过四个保安的询问,我走进了上海浦东的一处住宅区,BurNIng创建的Aster电竞俱乐部基地就在这里。

打开基地大门,左手边的训练区只有两名队员在练习,右手边是俱乐部大厅,BurNIng正坐在桌子旁吃着外卖。不到5分钟,BurNIng匆匆结束了这顿晚餐。他带我穿过一道走廊,来到他平时直播和休息的房间。

这是一个不太私密的个人空间,房间内摆放着电脑、电竞椅以及一张床,但却没有一扇门与外面的大厅分隔,采访过程中偶尔还会听到一墙之隔的队员,讨论比赛的声音。BurNIng示意我坐在电竞椅上,他自己则是盘起腿坐在了旁边的床上,看上去似乎有些疲惫。

我与BurNIng的对话就从这里开始了。

2

对于从DotA时代就开启职业生涯的BurNIng来说,每年一届的DOTA2国际邀请赛,已经成为他生命中无法抹去的痕迹。在DotA向DOTA2过渡的2011年,V社举办了第一届Ti,我问BurNIng当时对V社办的这项赛事有怎样的认知,他的回答是“没有认知”。

“没有认知,而且觉得有点不靠谱,因为奖金实在是太夸张了。那时候在中国举办的比赛最多也就20万元,突然听到一个比赛冠军奖金100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六七百万,就觉得有点不现实。”

BurNIng当时是DK战队成员,这支战队在DotA赛事中具有很强的实力。即便如此,听闻V社举办了这样一项新赛事后,他与队友甚至都没有去下载DOTA2,更别提进行专门的练习。

“因为DotA的时代就是会有这种很不靠谱的比赛,有很多比赛奖金过了一两年一点消息没有,到最后不发奖金都是很常见的。2011年有个比赛我拿了冠军,到现在奖金都没给我,所以当时会觉得Ti的奖金可能都发不了。”

就是这样一个奖金高到不太现实的比赛,在日后成了电竞发展的一股强大推力。围绕Ti的赛事体系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战队参与其中,高昂的奖金甚至吸引了众多传统媒体的关注,伴随着直播时代来临,电竞群体愈发壮大,职业选手的收入也今非昔比。

BurNIng很直白的用两个词概括Ti的意义——荣誉,金钱。如果没有电竞,没有Ti,BurNIng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在干什么。这几年电竞圈的收入确实比以前多了,这让BurNIng觉得“生活质量提高了,能养活父母,养活孩子。不像以前那样压力山大,以前想到结婚、买房这些问题,总会头皮发麻。”

3

BurNIng回忆起最初“压力山大”的时光,称家人对他成为职业选手这件事极力反对,觉得他只是在打游戏,干这行没有什么前途。

以那时的环境来看,家人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电竞赛事发展并不成熟的2006年,BurNIng爱上了当时还是主流电竞项目的WAR3,但一心想要打职业的他,却对如何成为职业选手感到迷惑。

BurNIng在论坛发帖,向与他同岁但已经小有名气的职业选手TED请教,问怎样才能被职业战队选上。他在帖子里面说自己“荒废了学业,也背弃了关心我的人,只想告诉他们我玩WAR3没有错。”

当时尚未被金钱环绕的电竞圈,看来更加纯粹。我问BurNIng最初打职业的目标是什么时,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想了想说:“没什么目标吧,就觉得想多赢些比赛,多赢些冠军,没想太多,喜欢打比赛时的感觉。”

他离开家,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一家网吧,那里管吃管住,但是不发工资,BurNIng在这里开始当起了WAR3的半职业选手,但未来成就他的是以此为基础的DotA。

2008年,DotA日渐流行了起来,BurNIng与几位朋友在一些线上比赛中打出了名气。那年WCG开赛前,上海一家电竞俱乐部联系上了他,由于队内有个位置是外籍选手,无法参加WCG,俱乐部想要BurNIng代替上场。也正是从这时起,BurNIng正式开始了职业生涯。

但那年并非是电竞的好年头,金融危机影响到了各个行业,BurNIng所在的俱乐部也运营艰难。“老板当时都不愿意弄这个队了,条件也比较艰苦,差不多整个队六七个人,挤在一个几十平方的小房子里,后面还有一段时间睡网吧。”

他在随后的两年内辗转4支战队,最终在EHOME战队稳定了下来。2010年,BurNIng随队接连拿了十个冠军,成为他的高光时刻。他在这里获得了引以为豪的荣誉,也在这里因为一道选择题成为圈内的争议人物。

4

如果在8年前,你23岁,是一支战队的核心成员。面对生活的压力,你会选择拿着微薄的工资坚持下去,还是接受“5万元巨款”转会跳槽?

BurNIng选择了后者,也因此成了他为数不多的一个争议点。网友用“怀五夜云”四字概括了那次事件,意思是BurNIng揣着五万元,从北京EHOME战队连夜去了云南DK战队。EHOME也因这次挖人,迅速衰落,战队负责人71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对此无法释怀。

我问BurNIng对此有什么看法。他抓过旁边的毯子盖在脚上,盯着床单说:“因为他之前一直找我去EHOME,算是比较看重我。后来我去了之后,待了一年拿了点成绩,结果走了,我觉得可能会伤了他的心吧。”

“你当时是属于正常的到期解约,还是在合同期内违约转会?”

“肯定是正常解约,因为我当时去EHOME就是签的一年合同,合同到期我也没有提前商量续约的事情,然后就直接走了。”

“那这还算是比较符合流程的吧?”

BurNIng还是在看着床单。“对,算是符合流程,但是不符合情义。”

如今他的身份已经从选手,转变为俱乐部老板,想法也更加理性了一些,他觉得如果此类事件发生在自己的战队,他首先会觉得这是俱乐部的问题。

“我现在会觉得是管理人员在合同这块没有做好,如果队内有这种有潜力的选手,一定会提前续个两三年,如果到期再续,肯定会有很多不稳定因素。”

5

转会后,BurNIng在DK战队待了将近四年时间,接连不断向每年一次的Ti发起冲击,但最好的名次只是第四。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他压力越来越大,觉得自从Ti这个比赛创办以来,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每年只有这一次机会,“不像以前打职业那么轻松了,每一年都是为了Ti在努力,在奋斗,最后可能就像是考试没考好,会觉得很失败,以前打职业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Ti3结束后,他萌生了退役的想法,当时很多朋友为他打气希望他再战一年,甚至DotA地图作者IceFrog也亲自找到BurNIng,提出要让BurNIng成为敌法师的冠名者。但一年之后,BurNIng还是发出了那段“我的青春就是DOTA”的退役公告。

他对我说当时年纪已经不小,要考虑结婚以及一些个人事情,而打职业使他的全部时间都是在围绕比赛,没办法陪家人和女朋友,让他内心觉得有些亏欠。

但只休息了大半年,BurNIng又手痒了起来,他觉得人总会这样,“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觉得累,不做了又老是会去想”。于是组了一支由退役选手组成的娱乐队,本来是想着打着玩玩,没想到拿到了亚洲邀请赛的殿军。

说到这里,BurNIng起了兴致,身子坐直了起来,“算是很意外,但是当时输了还挺不服气的,感觉还能再往前走一走,进个第三第二之类的,感觉是没打好所以才输的。”

不服输的性格,让BurNIng复出重新当起了职业选手。虽然复出后仍然没有获得过Ti冠军,但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拿到了一次亚洲邀请赛冠军,让观众再度对这位快三十岁的老将产生敬意。

6

我问BurNIng:“现在还有没有可能再回去打职业。”

BurNIng笑了笑:“已经不太现实了,毕竟年纪大了,即使打也是别人带我打,已经不是我带别人打的时代了。”

直到现在,BurNIng最大的遗憾仍是没有拿到过Ti冠军,加上去年没有参加过一场Ti的比赛,让他产生了组建一支战队参加比赛的念头。“希望可以弥补我的遗憾,有机会触碰一下冠军盾,算是换一种方式参与Ti。”

两位正在训练的Aster队员

他起初对Aster战队的保底目标是打进Ti,但结果并没有如他所愿。随着成绩的不断下滑,获得的赞助费用也在减少,不管是从付出的精力还是投入的资金,BurNIng都觉得目前的状况不太能能够接受,建队时曾做出的最坏打算也不过如此。BurNIng称现在各个方面都有问题,会好好总结调整。

我问他可能会做哪些调整。

BurNIng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差不多是拆散了重组,下年目标至少是打进Ti前三,不然我觉得没有意义。”

Ti9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ti/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