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 >> [新闻] >> 新闻资讯>> KG.dark生涯:年少无所依 圆梦终寻家

KG.dark生涯:年少无所依 圆梦终寻家

[MOBA论坛] [已跟帖]2019-8-9 14:54:33 作者:Cycy 来源:MAX

导读dark职业生涯..

阳光、开朗、可爱。这是所有人对Dark(下文简称刀刀)的评价。

他总是队伍里最不正经的那个人,队友的争吵,失利的沉默,诸如此类也总是他首先打破,笑呵呵地调节所有人的情绪。

在一个粉丝看来,甚至在队友眼里也一样,刀刀整天都是乐呵的,温暖的,云淡风轻地与大家相处着。

他总有着一个良好的心态,能够直面各种疾风和骤雨。三月,兵败斯德哥尔摩后,刀刀在微博上发了一句话:“喷我吧。”想要以这种方式来直面和反思自己的生死局上巫妖的糟糕表现。

微博文斗,一直是DOTA所独有的风景线,不过,若不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或是心态很好的选手,一般是不会有人愿意用这种方式的。刀刀属于后者,对此他也很坦荡。

“没做好就是没做好,别人喷也是有道理;我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失误,也不是很能接受,对自己的惩罚吧,让别人多喷喷。”

说完这句话他又笑了起来,带着他独有的男孩般的明朗与青涩,也带着一丝坚强。不过这笑容背后,又有着多少心酸与苦涩,却鲜为人知。

多年漂泊,何以为家

与他的性格有着鲜明对比的是,刀刀在游戏中的ID叫做dark,很难想象如此开朗的人会取这样一个有些阴沉的名字。

“取这个名字,是想纪念那个当初教我打Dota的人,即便他不玩了,我也想沿用他的ID。”记忆开始翻滚,那时候的刀刀还小,每天凭仗年轻在电脑上东玩西玩,挥霍着青春地百无聊奈,然后有一个人出现了,懵懵懂懂的他就这样跟着那个人的脚步走进了Dota。

他们一起看TI,刀刀看到那些职业选手在虚拟的战场上配合有序奋力厮杀,好像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他被那份热血与荣耀打动了,也被队友间默契的配合与纯粹的友情感动了。也就是抱着这样一种少年的心气和对未来的憧憬,他留在了Dota的世界。

“我也想打TI!”这是看完TI后他最纯粹的想法。

2013的西雅图,S4用他的百万缠绕帮助Alliance夺得了TI3冠军,终结了那场载入史册的BO5。那一年,18岁的宋润玺(刀刀本名)目睹了这场精彩的对决,少年的憧憬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一年,也是他第一次离家出走。

“我有一个职业梦,可父母不同意。”年少的刀刀,决定为梦想疯狂一把。

“当时就比较叛逆,就只会用这种方式来展示自己的决心吧。”他自己也没想到,年少时许下的诺言,竟然兜兜转转陪他漂泊了这么多年,麻木也有时,懈怠也有时,但他终究撑过来了。带着老师的ID,捧着年少的初心,在多年以后的这个夏天才终于实现,当然,这也是后话。

少年成长的故事大多数与漂流有关,带着少年的荒唐梦想,刀刀不顾父母反对,甚至极端地选择离家出走。就这样,他开始了属于自己的长久漂泊和漫长的修炼。

可第一次走进社会多半是狼狈的,持续的漂泊和经济的桎梏,使他的身体和心灵都伤痕累累,最后他提着小小的行囊和疲惫的身躯回家了。“父母很担心,再加上自己确实在外面活不下去了,就回家了。”

起初父母把他关在家中,只能每日打Dota,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坚持了半年一年,他发现自己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当时有队伍联系我去打三号位,但父母不让,我就想着偷偷去打,想等打出成绩再告诉他们。”他经历了两次出走,第一次逃走时过于年轻,带着赌气和孩子般的天真出走,只赚到满身伤痕,这一次他想了很多,也终于想明白了自己想要拥有的人生,需要自己更理智更务实地去创造。

于是,无比艰难地,刀刀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也为时不晚。即便是三线队,即便偷偷摸摸,但他也十分欣喜。

可他不曾想到,职业生涯会如此苦涩。每隔一、两个月,他都要背起行囊去另一个队伍。偷偷地出门,又偷偷地回家,每天对父母的欺骗也只让他的家人觉得他是在混日子,以至于大骂和出手都极为频繁。在这样一个双重的压力下,刀刀的前期生涯并不顺利。

水平的提升和与父母的和解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生涯开始的艰辛与漂泊中,他的性格和实力都在不断改变着,而他也终于得到了一家正规俱乐部的邀请。2015年,他加入了Duobao战队,有了稳定的收入后,他也终于可以告诉父母他的梦想和所作所为。父母勉强的同意也意味着他再也不用“做贼”般职业了。

可在Duobao的时光并不如意,队友换了一拨又一拨,但也一直打不出成绩。最终,他变得心灰意冷,决定暂时离开。

休息的半年里刀刀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一路走来的轨迹。年少时看比赛的憧憬,家人的反对,离家的漂泊,不得志的失意,他觉得自己好像走错路了;年少时梦里的盖世英雄,一点点的模糊了踪迹,那些和自己和自己约定好的荣耀与梦想好像也被现实击碎了。

他觉得心碎,他平日里总是笑着,活跃气氛,没心没肺的在人群里鼓励着大家一起追梦。可人群散去时他也会是最难过、最委屈的那个人。

可漂泊四方的他,这份委屈与不甘又能诉向何人呢?

幸遇伯乐,以Keen为家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他一直处在一种自我怀疑的痛苦之中,以至于他放弃Dota,沉迷其他游戏。可即便是自我放弃,也有人并不曾放弃他。

风月墨色,当时EHOME.K的教练,却格外看中刀刀的潜力。在半年中,他使出浑身解数,三顾茅庐,一直邀请他重回职业。来自外界的信任也一点点重塑了刀刀的自信心,“在他一直的邀请下,让我又有了一股动力。”就这样,刀刀重出江湖。

刀刀自己也没想到,习惯于漂泊的他竟会如此习惯于稳定的生活。在风月墨色的指导下,队伍有着良好的化学反应,成绩也一点点变好。刀刀渐渐喜爱上了这支以Keen命名的,亲切的队伍。

韩愈在《马说》中也写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之于刀刀而言,风月墨色显然就是他的伯乐,他不仅看中了刀刀的潜力,还看中了他对于团队的影响力。后来的日子,他还帮助刀刀做出转型。但目前,将他从三线队的漂泊中带到了一个稳定的团队中,已给了刀刀足够多实现梦想的希望。

然而,2017年他距离TI仅差最后一步。“磨合不到半年就打ti7预选,跟LGD打最后一个bo3,却输了,那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为难过的时刻。”

TI7结束后,EH.K自EHOME独立成为KG战队,整个队伍都焕发新生。这对于刀刀的意义却更为重大,“好像终于有了一个家。”从EH.K到KG,刀刀想要成为这个家中的顶梁柱,所以自始至终,他从未离开。

TI8之后,刀刀在风月墨色的建议下转型五号位。做出这一决定,意味着他个人要为团队做出巨大牺牲,但为了在这条路上和他并行过的人们,为了dark这个ID,为了这个大家庭,为了自己从一而终的热爱,他毅然决然。

由核心转辅助,这是许多选手都不愿意去放下身段做的,刀刀在一开始也是拒绝的,可一想起要离开这个家,这点点因为身段产生的自尊便烟消云散了。这其中不仅有风月墨色苦口婆心般的劝说,更多的是,他自身对于团队的热爱。“不只是选手,我感觉KG的所有人员都像是我的家人。”

那个在当时自私地离家出走的少年,已然成为了一个无私的团队主义者。

幸运的是,刀刀的无私有了回报,这个赛季,KG的表现无比团结,动物园中的所有人的思维都无比统一,莽出了自己的风格。而这背后,自是少不了这位五号位的奉献和呐喊。

“其实这个赛季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感觉又能做得更好。”确实,初次辅助,刀刀已做得足够出色,他能在20分钟疯狂爆眼不出鞋,他能亲手给RTZ带上“高山之王”的桂冠,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将队伍拧成一股绳。

职业多年,他也拿到了自己第一个国际赛事的冠军。捧起奖杯的瞬间,他只是觉得“这奖杯是真滴重啊。”不过,比起沉甸甸的奖杯,想必更为沉重的是扛在肩上的团队责任。

在DOTA的历史长河中,从核心转为五号位获得成功的案例也有不少,Notail的故事自不必多说,Fear和Burning也都作为五号位征战过沙场。这些人,或有着超凡的决心和意志,亦或时刻将团队放在第一位,但无一例外,都是队魂般的存在。

虽说在成绩上无法与诸多前辈比肩,但要说对于队伍的感情和意义,刀刀并不逊色。他所要做的,就是在这个他梦想的舞台,带领团队走的更远。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为KG打下去。”刀刀的想法简单明了,他想为这个家付出更多。

无论岁月变迁,无论沧海桑田,分分秒秒守护着他的队伍,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从一开始的梦想到如今真正打入TI,已经过去很久了,那个轻狂而又清澈的少年也变得老成而温润了,但他依然是那个乐观开朗好脾气的刀刀,和年少时一样。

他曾是弃儿,但也是宠儿。上天抛弃他,让他漂泊不得志;上天眷顾他,让他绝处见真途。年少决定的路,给他设定了太多荆棘;年少做过的梦,却也渐渐成为他一路的风景。可命运不会玩弄我们,只要你愿意为梦想付出,就会有转机,刀刀就是这样。

那个曾仗剑流浪四方的少年,如今也已找到真正的归宿。

Ti9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ti/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