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 >> [新闻] >> 原创推荐>> 我们在寻找比赛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我们在寻找比赛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MOBA论坛] [已跟帖]2019-4-25 16:58:32 作者:你要蛋糕吗 来源:本站原创

导读电竞十年征稿活动..

文章作者:你要蛋糕吗

U9原创征稿:post.uuu9.com

征稿游戏类别:Dota2、自走棋(含手游)、绝地求生、Apex英雄

对我来讲,最早开始接触的游戏,应该就是CS了。我记不清那时的岁数,可能刚刚才上了小学,03、04年吧。懵懵懂懂的我被家里人带进城走亲戚,然后他们就把我扔给了一个堂哥,于是我稀里糊涂的就被他带进了一个黑网吧。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网吧之旅,也成为了未成年时期的我跟同学吹嘘的一个资本:“我刚上小学就去过网吧了,当时我们玩的游戏你们听都没听过”。(现在感觉一语中的)对于这次网吧之行,怎么来的如何走的出去之后还干了什么的我统统都不记得了,脑海中只留下了模模糊糊的一群人坐在椅子上,各自都聚精会神地盯着一个像电视一样的屏幕,屏幕上就宛如真实的眼睛所看见的一样,两只手拿着枪在空旷的楼顶上跑来跑去,互相躲避射击。那个画面深深震撼了年幼的我,让我感觉那块屏幕那就宛如故事书里的阿拉丁神灯,潘多拉魔盒一般。以至于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时我还不由自主地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个黑网吧,从此,它的样子印在了我脑海中十余年,直到现在,即使那个地方早就已经沧海桑田变换了不知多少次,黑网吧的样子却扎根在我的记忆仍未消失。

  后来的游戏经历便是马里奥,冒险岛,塞尔达……红白机上的卡带游戏构成了我真正意义上的童年。记得小学空闲时间多,我有几个要好的小伙伴经常在一起玩,踢罐子,玩皮球,还有最新的各种玩具像是陀螺,赛车,溜溜球……然而某一天我照常去找他们玩,却发现所有人都不在家,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那是也没有电话,我每天都只能悻悻而归。最后在路上我终于找到一个人拉他去出去玩,他却告诉我:“啊,我想去XXX家打游戏。”我当时脑海里便浮现出了那个屏幕,还有那个屏幕里互相打枪的人。于是我带着对魔盒的敬畏跟他一起去了第一个买小霸王的同学的家。结果那个方盒子虽然和我记忆里不一样,玩的东西也没有那么玄幻,但它还是牢牢地锁住了精力充沛的我。后来,很多人,包括我都买了红白机来玩(小学时期越来越胖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对城里孩子来说,那是属于PC,属于CS,星际和魔兽的时代,对我们来说,它则属于FC,热血足球,双截龙和魂斗罗。

再后来,便到了08年,这是对我来说记忆十分深刻的一年。在这一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我小学即将毕业,家里在城里买了房子,同时,我也真正开始接触到PC游戏,以及后来人们所常说的“电竞”。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有一样的经历:因为奥运会供电需求,我们村以及周围的几个村子(我只说我知道的)的6、7月份几乎一直处于停电状态。其实停电打不了游戏看不了电视还是小事,主要是天气热,在我的记忆力08年尤其。虽然在农村,树木植被比较多而且周围是一个大湖泊,所以经常会吹来一些清凉的冷风,可人们总不能一直待在外面。晚上热到根本睡不着的人几乎占满了村子外的河堤,直到十一二点也全都是乘凉的人。于是我妈这段时间便经常带我去城里,偶尔还会在我姨或者姑家那边住上一晚。也就是这段时间里,我在他们两家学会了如何去操作那一个“圆滚滚的老鼠”。他们两家的孩子都是男孩,也比我大很多,电脑上自然也会有很多的游戏。我真正意义上接触的第一款游戏,就是在我姨家电脑上的,暴雪《暗黑破坏神》。我不知道那是1还是2,只记得我刚刚点进去就被那阴森黑暗的美术风格吓了一跳,不过我也很快就沉浸在了控制我的角色拿着法杖去打人,打僵尸,还有猛犸象一样的怪物(现在玩暗黑三我也经常这样干)。我不会放技能,也不会对话看任务,但只是在地图上点着走来走去,拿棍子敲人就让年幼的我兴奋不已。这可是我第一次真正玩到这种游戏,跟FC不一样的游戏,对年幼的我来说就是接近真实的游戏。不过同时带来的也有一丝丝的恐惧的余悸——就像刚才说的,毕竟暗黑破坏神的那种风格,对小学刚刚毕业的我来说还有些“少儿不宜”。

我姨家的电脑上还有很多游戏,像还是方块胸劳拉的古墓丽影,还有打扑克牌的拖拉机和一些猫狗大战之类的小游戏。但是对我来说都没有那么深的印象,我也只是大概点进去玩了玩就退出了。另外一款给我留下深深记忆的游戏在我姑家的电脑上,也是暴雪家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星际争霸。对于这个游戏,或者对于我接触的第一款电子竞技游戏,我感觉它是没有暗黑破坏神好玩的,因为虽然这两个游戏我都不会玩,我只会操纵鼠标点点点,但是星际争霸点来点去我还不知道干嘛呢就嗝屁了……我最爱玩的星际争霸的模式反而是编辑器,只是在空旷的地图上放满看着很酷的各种单位也会让我流连忘返。其实不止星际争霸,当时我姑家的电脑上还有另外一个至少在我们那个时代的小学生圈里知名度极高的游戏——《暴力摩托》,这个游戏相信也不需要我多说了。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奥运会结束之后,我在路上遇到过两个同学,其中有一个就是第一个买小霸王的“罪魁祸首”。他们告诉我他们刚从网吧回来,也是他们其中一个的哥哥带他俩去的。我自然先吹嘘我几年前就去过网吧了,然后问他们玩了什么。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玩了一个游戏很好玩,你控制的角色可以拿膝盖撞人,拿枪射击或者拿刀砍,打哥布林,牛头人,爆很多金币……没错,就是著名网游常青树DNF。可在我当时的心里,PC游戏基本等同于俯视角2d游戏,于是在我脑海里的DNF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阴森黑暗的MMORPG,哥布林也要比实际的可怕的多。(后来玩到DNF的时候我还诧异为什么要在电脑上玩这种红白机游戏……)我还一直很疑惑在这种俯视角下的膝盖撞击是什么样子的,可惜游不随人愿,我应该是没机会见到了。

这些同学,在我搬家去了城里上初中之后就基本没在见过了。2009年,也就是十年前,我正式脱离小学生身份,升入初中。那时候我们家也有了第一台电脑,也是靠我的死缠烂打才买来的,联想家的大头机。然后我就跟着学校里的同学开始了一段随波逐流的游戏生涯:cf,赛尔号,各种小游戏和同学们一起玩了大半年。现在想想,这些游戏也和我之前的游戏是有联系的,cf对应cs,赛尔号对应宝可梦。QQ炫舞,QQ飞车这种也蛮火的游戏我都没有接触,连想尝试都没有尝试过,可能归功于思维定式吧,感觉就不是我应该玩的游戏。后来在电视上看到了游戏风云和GTV,也是那时候才知道我以前玩的是星际争霸,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知道了War3以及它最知名的一个地图——DOTA。

开始打DOTA是在七年级下半年,其实我当时对DOTA这种游戏毫无兴趣,我还是喜欢玩FPS(也许是因为我第一次打War3开了作弊码都打不过简单人机)。可是当时的我对cf已经失去了兴趣,看电视和视频找到了另外一个更有意思的FPS游戏:使命召唤。当时的我被它的画面玩法震惊了,感觉它就是天底下最好玩的游戏。而另一个同学,我们暂且叫他“伟哥”。伟哥也玩COD,而且他瞧不起那种垃圾网游,具体名字就不说了。我很兴奋的跟他讨论,却发现自己就跟什么也不懂,什么也没玩过的人一样。也是那时候开始,我从伟哥那里才了解到正版盗版,破解游戏的概念,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被他怂恿着,开始了我人生中至今为止玩过的最长的一款游戏——DOTA。

我的上个十年可以说不全都是DOTA,但一定是由DOTA串联起来的。浩方,11,JJ……在各种平台上都打过。第一局选了蓝猫,因为在电视上经常看到这个,而且我觉得它长的也很亲切,大熊猫嘛。然后进去就有点懵:我不知道买啥装备出门,我也不懂这些装备都是干啥的,商店还那么多。然后就是不出意料的中路被爆,疯狂被杀……人生中的第一局DOTA,我就看到了那句“你退吧。”当时简直羞愧到想把脸塞到机箱里。后来开始看海涛还有牛蛙的视频(应该是),慢慢学,慢慢练,为了不拖伟哥他们的后腿,于是我终于成功地拖了全班平均成绩的后腿……于是在2011年的寒假,我开始了补习班生涯,而在同年,出现了另外一款风云游戏——LOL。

要是拿LOL和DOTA2比的话,DOTA2要比LOL复杂很多,而LOL可能更偏向于休闲,就像汽车和自行车,而总体来讲个人还是觉得DOTA2更好玩一些。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LOL和DOTA1比较,就像自行车和航空母舰比,航空母舰再厉害,可是真的难开啊——而且没人陪我开,伟哥他们也不上补习班。我补习班里要好的同学和小区里要好的朋友基本都在这年成为了LOL玩家,在家或者有时翘补习班的课去网吧基本都是开黑LOL。于是我就玩了一个假期多一点——直到在网吧里被逮到,我就没有再打过LOL。

在此期间我们家也换了一次电脑,19寸的液晶屏加HD6770,在电脑店配的组装机,虽然各方面都很一般,但是很耐用,一直用到上大学都没有出什么问题,大部分想玩的游戏凑凑合合也能打。而初中的最后一年里对我来讲没有DOTA,因为家里断了一年宽带,为了让能我考上重点高中。时间也管的很严,根本不可能再偷偷去网吧。直到中考结束,物是人非,好多人都不再联系,我们家才重新装上了宽带。那个漫长的假期有宽带,但是没有人,我在家里窝着,打了一个夏天的刺客信条和使命召唤,同时百无聊赖地买了人生中第一个游戏——CSGO。(原价买的,前期基本也就是打打Bot,血亏。)

上高中的第一年,几次考试还都不错,家里对我也比较松。那时候喜欢看游戏视频,加上主播行业刚刚兴起,进了一个很喜欢的视频主播的粉丝群。那时的我像是进了水的鱼儿,各种游戏有空就开黑。那段时间玩的最多的是L4D2,还有SpeedRunners以及很多适合联机的游戏,和群里的朋友混的很熟玩的也很开心,然后玩着玩着,成绩就又下来了……不过身为高中生,家里也觉得我也算是半个大人了,也没有像当时那么管我那么严,我还是抽出来很多时间开黑打游戏,玩着玩着,DOTA2悄无声息的来了(真的是悄无声息),我一直以为它在内部测试,然后我就抱着试试的心态申请了一下,结果当天就拿到了激活码,然后发现激活码随便拿。在我试着玩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身边的人包括伟哥他们这些老玩家,居然都不知道DOTA2可以玩了。

能找到的我自己最早的截图

不过幸运的是,在我们那个群里,也有一些老DOTA玩家,于是我便偶尔会找他们开黑。其他大部分虽然都是LOL玩家,但是由于DOTA2相对DOTA来说还是比较容易上手的,所以我们也带着好几个LOL玩家开始打DOTA2,差点就凑齐了群内内战,还多了好多“永久居住用户”。在班里,我也找到了一些DOTA老玩家,他们不想打DOTA2(现在比我玩的还多),还经常故作老成地给我讲一些过去的DOTA选手,爹妈大战、3大C、单车武士、石佛YYF(峰哥牛逼!)等等等等。不过也是因为他们,我的兴趣点不仅只存在于DOTA本身,更延伸到了属于DOTA的人和事,比赛和选手上。

2014年,TI4,我还记得那时候勇士令状还叫观赛指南,刚放暑假我就买了第一个本子,小绿本。那个暑假除了看DOTA2就是打DOTA2,熬夜看比赛充满激情的为中国战队加油。那是Newbee崛起的一年,或者说是中国战队仍然位于世界之巅的一年。那也是最后一次看见银河战舰DK的一年,我记得当年的电子竞技杂志上还有一期B神退役的特刊,我还特意买来收藏。(没错,我是小火人。)

B神一直很帅

然后便是2015年的六强五支中国队伍但却没有冠军,还有2016的Wings护国神翼。可以说我的高中三年的课外时光(也有一部分课上)是由DOTA2组成的,在高考完的近三个月里,我的生活仍然和群里开黑DOTA2以及看TI,偶尔打打CSGO和守望先锋。可是面对绝境杀将出来的Wings,我却无法完完全全的开心,看见他们捧起不朽盾的那一刻,我却对未来充满了迷惘——高考成绩出来了,我落榜了,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了害怕。

2017年,是和DOTA2,和游戏无关的一年,我复读了一年。那年暑假,我终于拿到了一个至少不会让我难过的录取通知书,开学上学,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正轨。(屁股一年就凉了还是让我挺震惊的。)重新打开DOTA2的那一刻,我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你打LOL吗?”新的舍友问我。

“玩过,你打DOTA2吗?”我反问道,

“听说过。”

“那你带我打LOL,”我笑着回答他:“我带你打DOT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