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 >> [新闻] >> 原创推荐>> CSer回忆录(一):老卒卸甲伤满身昔日袍泽今几人

CSer回忆录(一):老卒卸甲伤满身昔日袍泽今几人

[MOBA论坛] [已跟帖]2019-4-10 14:17:27 作者:三水 来源:本站原创

导读电竞十年征稿活动..

 本文来自“电竞十年征稿活动”,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作者:三水

投稿地址:post.uuu9.com

投稿教程:链接

引子——

这是一个孤独的“网瘾少年”一步步成为受到同学们崇拜的CSer的故事。在那气贯长虹、竞相怒放的青春里,一位带眼镜的善良兄长给我种下了“电竞”的种子,使我有幸遇到了一群同样热爱CS的兄弟。我们组成了DYB战队,以菜鸟之姿异军突起,完成了制霸校园的目标。在向着更为宏大的目标攀登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支“宿敌”般的队伍,在互有胜负之后,年轻气盛的双方最终将CS的战火引入了现实,给DYB“职业战队”的梦想染上了一丝阴霾。高三,在现实和梦想之间苦苦挣扎的我们最终都做出了各自的选择,DYB成为了我们无法忘记却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一)那个戴着眼镜的少年

《礼记•乐记》有云:“凡音之起 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音乐是情感的外化,更是记忆的载体。上个月的某天,在我去幼儿园接女儿回家的途中,女儿无意中帮我找到了丢失已久的U盘(严重怀疑是她藏在车内某个地方),U盘里大概三四百首歌,新的旧的、国内国外的,都是我人生某个时期喜欢的。自U盘丢后已有快两年没有在车里听过歌了,把母女俩送到小区门口,将车开进车库一角,点上烟,插上U盘。当羽泉的《最美》响起,我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城北那家叫“网上冲浪”的网吧里,时情时景仍历历在目。

羽泉《最美》.jpg

1987年,我出生在陕西南部一个穷山僻壤的小村,三四岁时随家人进城定居。从上学起,我的同学们大概分为两类。一类是城里的独生子女,父母一般都在体制内工作;另一类是学校附近村里的孩子,多有兄弟姐妹,父母以个体户居多。当然,如果再继续细分的话,就是我这类从乡下进城的独生子女,既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固定而长久的家属区玩伴。当时我最羡慕的就是前面说的两类同学,羡慕他们放学后可以和小区、村里的同伴继续玩耍;羡慕他们和人打架或被人欺负,牛逼哄哄地冲对方说一句“有种放学别走,我去叫我哥啊”,这种羡慕直到我上了初中才渐渐衰减。2000年左右,“网吧”作为新兴事物终于冲破了秦岭的阻隔在我们县城时兴起来,抚慰了我们独生子女一代孤单的心灵,更以大火燎原之势对国家和世界产成了深远的影响,谁能想到,多年后由它所孕育的电竞运动能出现在亚运会的领奖台上,激荡着亿万中国青年的心。那时我刚上初中,每天心心念的就是放学能去网吧待一会,没钱玩也行,听着《最美》看别人玩也是极好极好的。那一年,无论在哪个网吧,这首歌绝对是力压《白桦林》《千千阙歌》《风往北吹》的存在。我对网吧的痴迷主要源自《雷神之锤2》,它是我最早接触到的FPS竞技类游戏,现在回看起来正是它给我种下了“电竞”的种子,为几年后我和战队兄弟在《CS》的枪林弹雨里纵横驰骋埋下了伏笔。

timg_副本.jpg

想起《雷神2》我的第一记忆就是“晕”,就是那种去坐班车去西安翻山越岭时晕车的感觉。犹记得当年某个周末,父亲心疼我不长个儿便给钱让我去吃羊肉泡馍补补,我不知道网吧老板爱不爱吃泡馍,反正钱我是交到了的他的手里。当我咬牙坚持将最后一个敌人干掉,到点下机后我再也按奈不住被“7号枪”轰的翻江倒海的胃,直接扔下鼠标跑到网吧门口吐了起来,可能因为没吐出啥实质内容,引来一众网虫鄙视的眼神。

雷神之锤2.jpg

“看怂哩看,一伙砍头子,看下次不把你们屎给打出来!”,我用手抹掉嘴边的顽涎不屑地暗骂到。我对我的“雷神”技术是很自信的。在《雷神2》里我最开始使用的是“7号”武器,也就是俗称的“导弹枪”,这把枪的缺点是导弹飞行速度较慢,发出后敌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其轨迹,比较容易躲避,所以想用导弹直接击中敌人十分困难。在经历多次和人对轰被炸成肉块后我逐渐摸到这把枪的使用诀窍。那就是尽量往敌人脚下开火,以此缩短导弹的飞行时间,使其提前爆炸对敌人造成伤害。使用这种打法的前提是必须学会计算提前量——也就是预判敌人会往哪个方向躲避,就向其移动的方向地面开炮。当然,这个打法也有缺点,如果敌人和你近身缠斗,你一炮轰到脚下先挂掉的不一定是敌人也有可能是自己。

炸成碎块.jpg

说到这儿不得不佩服那些游戏天才们的脑洞,在当时常用的PK地图里,有一个BUG就是用“导弹枪”轰击地面发出的冲击波将自己弹射到地图顶端,俗称“云中漫步”。成功“上天”后就可以使用“铛铛铛(6号枪)”“钻子(9号枪)”等对地面的敌人进行无差别攻击(不用“导弹枪”的原因是它的子弹速度太慢,前文已经说过)。不过这个BUG也不是一劳永逸。

导弹枪.jpg

首先是“上天”后移动速度变慢,《雷神2》的人物移动速度是比较快的,这可能和它的游戏背景设定有关,里面的角色不是未来特种兵就是各种怪物(我只记得我最喜欢用黑狼,在室内阴暗处可做伪装色),总之不像CS里的角色都是人类,移动速度比较正常。这就导致相较于地面的敌人,在天上你更容易被人击中,所以这个BUG对于像我这种对杀敌有目标、排名有追求、游戏有效率的“三有学生”来说更多成为了一种向“土包子”们炫技的小手段。当我到乡镇的网吧玩这一手听到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们在网吧大喊“哇靠,有人飞上天啦,NB”时,我都静静坐在角落,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深藏功与名。

其次,随着大家在《雷神2》中不断的虐人和被虐,慢慢的出现了一些高手,他们舍弃了狂拽酷炫的“导弹枪”,不再追求嘈杂暴力的场面,捡起一把从前被人冷落的“至尊武器”,让我彻底沦陷在竞技游戏无与伦比的魅力之下。也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我“雷神时期”的最大对手和第一个在家庭、学校以外认识的朋友,从而开启了我与他多年亦友亦师的情谊,直到我工作、结婚与他慢慢少了联系后,偶然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他因出事已经入狱,这是后话了。

熟悉《雷神2》的朋友都知道,称得上“至尊武器”的只有“9号枪”,“9”为至尊之数。它发出的子弹类似于电钻的钻头,所以我们这儿叫它“钻子”。“钻子”杀伤力惊人,且可以穿透防弹衣,只要击中敌人就可一击致命,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良品。某天,我正在网吧局域网里大杀四方,一把“导弹枪”耍的风生水起,炸的一众菜鸟捶键盘摔鼠标,骂娘之声不绝于耳。局面已然尽在我掌控之中,我也起了猫抓老鼠的戏弄心思,端着武器在地图的水池里悠哉悠哉练习蛙泳。突然,余光瞥见一只缩头缩脑的乌龟摸下水来,我心想这又是哪个菜鸟选了这么个蠢货角色,看那蠢萌的样子就是给我送菜的。于是我调整姿势,瞄准、预判、开枪,导弹在水中拖着长长的尾巴向“小乌龟”轰去,我已经做好看着乌龟肉块飞溅的准备。“嗵”,我预想中导弹击中肉体的闷声没有出现,我甚至都没注意到这个蠢萌的乌龟是如何在水中移动笨拙的身体躲开导弹的,只见乌龟毫发无伤的站在水中和我对视,两条小短腿滑稽在原地来回摆动,我仿佛看到了他眼中的嘲弄和不屑,他成功的激起了我的怒火。于是,再瞄准、开枪......但,我似乎看到一条蓝色的光龙向我扑来,是错觉吗。只听“嗖”的一声,我看到我的身体碎成了几块,我的头颅向水底沉去,在我重生前的最后一眼我看到了那只乌龟站正在看着我,两条小短腿滑稽在水中来回摆动......

钻子.jpg

简直是奇耻大辱,我称霸网吧几天,人称“导弹小王子”怎能被一只蠢萌的乌龟干掉,这厮肯定是运气好,用“钻子”一枪就打中了我,可惜他的好运气这就用光了。我迅速复活,拿到导弹枪,杀掉几只小杂鱼,吃满护甲,开始复仇。“那么多帅气、威武的角色不选,就选一只蠢乌龟,我看你真是蠢的可以”我一边找一边暗骂到。终于,我走到外场,在我刚才挂掉的水池那看到了他。他正背对着我和敌人对杀,只见他灵巧又毫无规律的走位躲避了飞向他的导弹,只用一击,就将对面的玩家钻了个透心凉。我心想今儿个怕是遇见硬茬了,但手底下也没含糊,一发导弹就向他后背轰去。谁料,他像后背长了眼睛一样,迅速的侧移跳跃躲开了我的导弹并在空中转体向我开了一枪。“靠”,我大叫一身赶忙跳下高台,在空中我预判着他的落地位置再发一枪。果然,导弹在他的脚下爆炸,他明显已经残血,只要我再补一枪他必死无疑。正当我观察着他的移动方向时我也落到了地面,大概估算出“钻子”的攻击间隙,心知此刻最为危险,熟悉预判攻击的我怎会给你非左即右攻击的机会,我屡试不爽的原地跳跃定能躲掉你的攻击。敲下空格,我腾身而起,却再次见到那条恐怖的光龙穿胸而过。“靠,这是个高手”,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今天遇到了什么样的对手。

当时我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就这样,我开始不断地在地图里找他复仇,他也看出了我的意图,于是我们俩默契的选择了水池这个区域开始了长时间的缠斗、拼杀,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对待一场游戏,如此迫切地渴望赢得胜利。在无数次对杀过后,虽然我偶有击杀,但最终还是被他安排的服服帖帖,明明白白。看着我惨不忍睹的战绩,我原来心存的那点关于雷神的骄傲和自信已经荡然无存。“这货是真猛啊,可惜今天的下机时间到了,真是不爽”,网吧里冷气十足,可我却已经满头大汗,卸下耳机,网吧里依旧循环播放着那首“你在我眼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以及夹杂着网吧老板的嘶吼:“眼镜,空调水满了,快倒水去”。心里虽有不忿,可毕竟算是开了次眼,见识到了高手的风姿。带着不舍,我扣响了今天的最后一枪,只见导弹呼啸而出,在他呆若木鸡的身体上开出了绚烂的花朵。“啥情况,他也下机了?”,这时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用他纤细的胳膊端着满满的一大盆空调水颤颤巍巍地从我身边经过,只见他转过头轻声对我说:“打的不错,今天人少你再玩一会”。他的脸很瘦,鼻子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说话时带着一点羞涩的笑,露出了两颗虎牙。“哦,哦,谢谢‘眼镜哥’,谢谢”,我受宠若惊,慌忙回答道。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他就是“他”!

timg_副本.jpg

我其实是见过他的。那时的网吧还没有“网管”这个称谓,他就在网吧里负责督促玩家按时下机以及打扫卫生之类的活计,老板和熟客们都喊他“眼镜”。他比我大几岁,不太说话,除了偶尔给几个大叔级熟客代练一款叫《千年》的网络游戏之外,只有在网吧人少的时候他才会上机玩一会。我那时零花钱不多,在网吧看别人玩要比自己玩的时候多的多,如果身上有一元钱,那也是要玩足30分钟的,少一分钟都不行。自从这次雷神的战役后,我与他就混了个脸熟,虽然依旧交流不多,但他却总是对我格外开恩,默许我晚几分钟下机或用他的电脑玩一会,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恩惠了。慢慢的,我就和他熟稔起来,不仅知道了他的名字,也成功向他讨教到了“钻子”的使用诀窍。在他的教授下,我初步具备了枪法的意识,从而使我的《雷神2》水平进阶到了新的层次,我俩的友谊也从那时起一直延续到我的大学时期。在那近十年里,我看到他的ID在《热血传奇》《传奇3》《魔兽世界》所在服务器里大放异彩,听到他家盖起了楼房并因拆迁而富足,直到他遇到那次影响他一生的变故。也正是因为《雷神2》的枪法基础,在两三年后CS大热之际,我迅速上手了这款游戏,并在dust2地图里遇到了四位志同道合的兄弟,一起组建了DYB战队,我们一起赢过、输过、笑过、哭过,“电竞梦”之于我不再是梦那般遥不可及。这些,我会在后面详细向大家说起。

TIM图片20190328172710.jpg

(未完待续)

后记——

今天,三十多岁的我写下这些不仅是对我和“眼镜兄”友情的怀念,也是想为我一去不返的青春刻一块碑子。如今我已近十年未去过网吧,网络和智能手机的发展无限拉近了陌生人之间的距离,但却丧失了那份纯真与鲜活。参加工作后熟人越来越多,但能够交心的却越来越少。在某次应酬醉酒后的半梦半醒之际,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在炎热午后端着大盆子的瘦弱身影,脸上依旧挂着羞涩的笑容。生活不易,冷暖自知,惟愿我们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