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DOTA2 >> [新闻] >> 新闻资讯>> 电竞老男孩Fear的传奇: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电竞老男孩Fear的传奇: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MOBA论坛] [已跟帖]2017-10-5 11:29:50 作者:max 来源:max

导读电竞老男孩Fear的传奇..

“咱们来找点乐子,”一个拿着彩色篮球的大胡子男人开玩笑道,“如果这球进了,我就回归DOTA2赛场。”

他失误了,球打在了篮筐左边。随后,他向所有失望的粉丝们假装道歉。

这个打扮得体,婚姻美满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Fear(Clinton Loomis)。Fear是个DOTA2传奇,他有着跨越十年的职业生涯(算上war3 Dota的五年)。从2011年起,他便在EG这个杰出的北美组织中效力,并以Carry身份赢下TI5。现在,他是这家俱乐部合伙人之一。尽管他投篮失误且年龄偏大(29岁),Fear仍然选择在DOTA2最有利可图的赛季回归。是的,他回来了。

然而,对于这位DOTA2史上最令人尊敬的北美选手来说,事情并非总是一帆风顺。

Fear的成长之路

“我是那种很典型的家长,”Fear的母亲Karen Loomis在V社的DOTA2官方纪录片《Free to play》中说道,“‘Clinton,你玩游戏的时间太长了。你该去上学了。你得上大学啊。’他就告诉我,‘我想有人给我发工资让我玩游戏。’他很小的时候就说了这句话,当时还没有DOTA。”

一开始,Fear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让家人相信游戏行业是一种正当选择。父亲一言不发地离开这个家时,他才两岁。母亲Karen Loomis独自抚养Fear兄弟俩长大,与此同时自己还要去法学院学习。因此,将实用性视为首位的她很难理解Fear的职业抱负,尤其是缺乏成功先例的游戏行业。

Fear在职业生涯早期效力于一支欧洲队伍。这令他时常昼夜颠倒,导致母亲难以入睡(Fear住在使用太平洋时间的梅德福俄勒冈州)。最终,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因为他的电竞生涯,Fear从家里被赶了出来。他租的房子里没桌子,所以他从房东的垃圾堆里捡了一个。他把朋友多余的纯平显示器要了过来,来打造自己的“贫民化”设备。为了达到视线高度,他在显示器下面还垫了两本书。

“我现在肩负着很多经济方面的责任,这就要求我必须在某些事情上成功,或者找个工作。”Fear在纪录片里说道,“所以,如果我想继续我的职业生涯,我就必须成功。”

当TI1在2011年8月发布时,机会来了。一个在德国科隆举办的高达160万美元奖金的赛事,彻底改变了竞技游戏。这就是DOTA2的开始。

Fear的队伍Online Kingdom是被邀请参加TI1的十六支战队之一。他的队友包括Lacoste,Pajkatt,ComeWithMe和1437(以及EG今日之基石,当年之替补的UNiVeRsE)。虽然这些名字如今在DOTA2社区众所周知,可在2011年,他们还是相对缺乏经验。这是1437参加的第一个线下赛,而Pajkatt则刚刚于三周前加入战队。尽管如此,他们在小组赛仍然战无不胜,虽然在胜者组首场输给了拥有Ferrari_430、Xiao8,和DDC的iG战队。

不同于当前版本,首届TI的决赛系列是最好看的。比赛最后只剩六支队伍,只有前八名才参与奖金分配。这将Fear置于一个危险局面。他的队伍必须在对抗MUFC战队中获胜,否则,他们将一无所获。

比赛进行到62分钟,那时对Online Kingdom来说几乎已经结束了。当然,可能还包括Fear的职业梦想。MUFC已经在攻击Online Kingdom的王座,但在最后时刻,Fear企图用牺牲自己的方式将敌人从王座勾引开。这一举动成功奏效,他的队伍完成了翻盘,并获得了25000美元奖金。他的梦想终究没有破灭,并且,越燃越旺。

相反地,他们在下一轮比赛因前期劣势过大输给了Moscow Five战队。Fear把他们的失败归咎于沟通问题,战队需要一个训练房能呆在一起。但他对未来仍保持乐观:“在内心深处,我知道电竞职业生涯最后总是会让我得到回报的。”

TI后,Fear被EG战队招募为Carry位并以队长身份完成了最初阵容。不幸的是,他的职业生涯在接下来的几年进入了一个艰难的停滞期。EG战队挣扎于一系列苦果之中:2012年TI2因排名落后没有获得奖金;完全错过TI3。因为之前的比赛并不锁定成员,所以EG很难找到稳定阵容,即便Fear换到了辅助位以适应队友。而TI1的那25000美元奖金,事实上是Fear那三年获得的最大一笔收入。

由ppd,Zai,Fear,UNiVeRsE,以及天才少年Arteezy组成的SADBOYS战队最终打破了这一僵局。SADBOYS战队在他们的前十八场比赛中狂赢十六场,并很快于2014年2月被EG收购。后来在“魔爪能量邀请赛”上的胜利,令Fear首次尝到了线下赛冠军的滋味。

然而,当一切看似按部就班之时,Fear的职业生涯突然出现了转变。因手部受伤,他不得不远离赛场,安心修养。

“我只是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Fear在TI6的短片中提到自己职业生涯时说道,“我倾注一生在打DOTA,可有个巨大机会出现在我生命中时,我却突然没法打了。”

最终,由Mason补位,Fear自己以教练身份帮助队伍在TI4获得了前三名。尽管有些挫折,但Fear的比赛欲望并未因此减弱。

迫使Fear前行的是希望。

伟大的必要性

Fear在TI4之后回归,EG战队马上便有了傲人成绩,其中包括2014年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冠军,StarLadder系列第10赛季冠军,以及梦幻联赛第二赛季冠军。然而,队伍内部仍有矛盾,这使得Zai和Arteezy在2015年出走并加入Secret战队。EG战队随即做出人员调整,引进了天才成员Aui_2000担任四号位辅助,之后招来十五岁的路人王Sumail担任中单位。

这支新队在2015年的亚洲邀请赛上完成首次亮相。该项赛事拥有超过三百万美元的奖池,号称TI外的奖金之最。得益于赛前的系统训练,EG战队在败者组决赛干掉了自己在Secret战队的前队友,并与VG战队会面总决赛。伴随着超过120万美元奖金收入囊中,Fear的职业选择最终帮助他和战队被TI5直邀。

EG战队的TI5之路已被详尽记录:小组赛第一,轻松进入主赛事,直到在胜者组输给CDEC。之后在败者组决赛以2-0成功带走LGD。EG在总决赛再次面对CDEC战队时以3-1获胜,带走冠军盾以及660万美元奖金——这与TI1的25000美元奖金比简直天壤之别。

接下来的一年对Fear来说是动荡的,因为困扰每支冠军战队的TI魔咒,EG同样无法避免。为了Arteezy的回归,Aui_2000被ppd无情踢掉。在V社举办的前两个官方特锦赛中,EG战队仍能保持前三,但是随着Arteezy三月中旬再次离队并带走了UNiVeRsE,战队再次陷入了紧张气氛。为了填补空缺,Fear重新找回Aui_2000,并将自己TI5时的教练BuLba收至麾下。在马尼拉的第三个特锦赛上,EG战队与Secret战队双双垫底,最终在赛季末进行了重新洗牌:UNiVeRsE和Zai归队,Aui_2000在TI6预选前再次被踢。新EG战队从TI6公开预选赛一路狂奔,最终获得季军。这也是他们连续第三次获得前三名。Fear以一种稳定剂的方式影响着队伍的方方面面。Aui_2000当时想打Carry,他就去改打辅助。然后在最终确定阵容时,他又再次回归一号位。

TI6之后,Fear退役并执教队伍,而ppd则成为了EG战队CEO。为此,战队第三次将Arteezy召回,并由Cr1t-接管队长职位。在Fear的引导下,EG走过了强大又稳定的一年。他们在波士顿和基辅特锦赛上都获得了3-4名的好成绩,获得了TI7直邀。即便如此,灾难还是在最大的舞台上演了。EG战队出人意料地输掉了TI7主赛事的每一场比赛,最终位列9-12名。

鉴于没有其他的北美战队有突出表现,这使得该地区最有名的DOTA2职业选手回归适逢其会。中国的DOTA2社区亲切地称他为“美国队长”。

当队长就是去培养他人

虽然Fear已不做BP手多年,但是ppd总是将自己大部分的成功BP归功于Fear的贡献。

“当人们提及战队动态时,我总是将Fear描述为副队长。我可以依靠他来保持镇定,以及果断决策。他总是在背后支持我,我知道当自己迷失时,我可以依靠他。”——ppd在Fear退役时如是说。

随着ppd和Zai离开并组建自己的队伍The Dire(最近被OpTic Gaming收购),Fear选择重回EG队长之位。这次虽然他打的是五号位辅助,但是Cr1t-可以重归四号位。Fear和每一名队伍成员都有化学反应得益于多年经验积累,这能使他在做决定时权衡队伍和成员的需要。他同样也赢得了同伴们的尊重,这对解决队伍可能发生的内部矛盾有莫大帮助。在今年的DOTA2职业巡回赛系统下,EG战队有望成为最强战队之一。

尽管Fear的成长过程中没有父亲陪伴,但他总是为队伍提供导师般的意见以确保万事顺利。这在他与Arteezy和Sumail的“亲子关系”上尤为明显。他坚定的毅力来源于母亲,他的努力工作便是最有力的证明。Fear无私又强大,即使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也能带领队伍走向成功,而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

Fear将带领EG战队参加十月份举行的PGL布加勒斯特公开赛(次锦赛)及ESL One汉堡站(特锦赛)。

Ti7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ti/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