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DOTA2 >> [新闻] >> 新闻资讯>> 一次逃离:逃跑大师姜枫的救援任务

一次逃离:逃跑大师姜枫的救援任务

[MOBA论坛] [已跟帖]2017-2-3 16:05:52 作者:南风 来源:YYF公众号

导读一次逃离..

题记:他的名字是em大师,今天他将展开一次不可能的救援任务。

那天受惊的秋鸢纷纷掠过上空,无数大臣哭泣地来到我的院子里,他们乱跪一团告诉我,我的父王驾崩了。

从我茫然的表情里,他们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悲伤,于是哭得更伤心了。

父王,在我的记忆里相当模糊,他似乎只是那个坐在高高的王座上遥不可及的男人。

大臣们接着告诉了我一个更加悲伤的消息,我的叔叔赵棣正带着他最精锐的部队往太安城方向逼近。他似乎对父王临终前的安排不太满意,他觉得自己才是天下之主,这个王位应该由他来做,而不是我这个毛头小孩。

糟糕的是整个皇宫里也有不少人赞同我叔叔的看法。

今天来到我院子里的这些股肱之臣是少数对父王怀有极大忠诚的人,他们无力回天,只能到我的院子里表达自己的悲愤,然后默默无奈的接受现实。

这时我的近臣曹公公偷偷拉了拉我的衣角,说道:“陛下,您得马上离开太安城。”

我长这么大,别说太安城,连这个院子我都没有出过几次,这也是我能活到现在的唯一原因。

“我要怎么样才能离开太安城?”

“如今普天之下能从太安城安全接走陛下的,只有东月王姜枫,陛下赶快拟昭召见东月王吧!”

诏书发出去后,我一直固执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没有去大殿里接受王位,那天到我院子里表达悲愤之情的股肱之臣们也各自回到家中等待残酷的现实,更多的人则怀着欣喜之情迎接新王的到来,所有人都忽略了我这个王的存在。

第三天夜里,突然我感觉四周所有的声音像被抽走了一般,他来了。

“是你。”

“是我。”

“他们是谁?”

“我的部下,王,你得跟我走了。”

我点点头。

他转过身蹲在地上,将我负在他的背上,轻声说道:“不要回头。”

我们像鸟一样越过墙头,飞奔在月色下的太安城。对我而言曾经最高的墙就是我的院墙,此刻我们来到了一个远比我院墙更高的地方,太安城的城墙。

所有人停下脚步,姜枫对六人当中看起来最为彪悍的那人说道:“拜托了,黄翔。”

黄翔点点头,从队伍里走了出来。这时我才看清黄翔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柄与他齐高的巨锤,他坦然接受了其余五人的行礼,正声说道:“你们不能让当兄弟的失望!”说完他便朝着城门方向冲去,每落下一步,便引起太安城的一次震动,如太阳一般耀眼的巨锤狠狠地砸在太安城城门上,重逾千斤的城门像纸一样被撕裂,城门外是黑压压的军队,当我们出现在他们视线内,密如雨点的箭矢向我们射来,就连月光也无法穿透这个箭阵。

我们跟在黄翔身后,他舞动着手中的巨锤,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通道,硬生生冲破了军队的防守。

当我们突破重围后,黄翔扭头又向军队冲去。

“他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我问道。

姜枫说:“必须有人断后,如果被十万军队紧紧跟在身后,谁也逃不了。”

“他能拦住十万军队吗?”

“拦不住。”

姜枫脚下骤然加速,带领着众人向远方奔去。

大约跑了三里地,我听到后方传来惊天动地的响声,忍不住回头望去,只看到一道金光直通天穹,雄壮宏伟、矗立百年的太安城城楼在那声巨响中塌了,我感到姜枫的身体抖了一下。

我们沉默不语,继续逃命。

道路尽头,一人手持长柄弧形镰刀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的身体在月光下非常模糊,难以辨认。

这时从队伍里又走出一人,他身材消瘦,满脸沧桑,头发凌乱。他朝姜枫拱手说道:“还记得当年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姜枫点点头说:“你坐在蜀地十万大山前,对我说,请我吃肉,我帮你杀人。”

那人笑了笑说:“黄翔说你们是混江湖的,不靠打打杀杀。”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既然不能帮你杀人,那我就帮你挨刀吧。”

他转过身面对来者,从背后取出长棍横于胸前,长棍两头有黄金祥云,棍身朱红。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若我不能回到江州,呜噜。。。”

姜枫的身体又抖了一下。

不等姜枫回应,他便冲了出去。

“他是?”

“莫与争锋邹倚天。”

姜枫没有停留,带着我们离开此地,不再去管邹倚天的生死。

我趴在姜枫的背上,感受到风呼呼的从耳边呼啸而过。

我问道:“每次都要留下来一个人牺牲吗?”

姜枫说:“如果有需要,我也会留下来,王,请你一直要走下去!”

这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五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矮人,他们手持通地铲与遮天网,嘴角挂着长长的涎液,全是掩饰不住的饥饿感。

“这次就让我来吧。”又一个人从队伍里走了出来,他的面容隐藏在宽大的袍帽中,他从背后取出一只闪烁着寒光的箭矢,随意瞄准了其中一个矮人。

姜枫说道:“周,不要力敌,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周轻蔑的笑了一声,说道:“就没有我不敢接的仗,要杀就杀他兄弟全家。”

“走。”

此时队伍里只剩四人了,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谁留下,这时我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微微的湿意,前方传来了海浪声。

姜枫说道:“到了东海,你就安全了。”

东海离太安城有七百里地,我们一夜之间奔袭到此,似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时在礁石上缓缓站起一人,他手拿巨型长戟,整个人包裹在幽蓝色的铠甲里,他的声音也充满了金属的沙哑。

“把人留下,饶你们不死。”

队伍里有人笑道:“就凭你,若在往日老子随便遛你玩,信不信!”

那人也不生气,只是冷漠地说道:“谢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主惜才,只要你肯弃暗投明,你的位置一定不会比我低。”

谢彬嘿嘿一笑:“我放着好好的人不当,跟你去学做狗吗?废话少说,动手吧。”

“宝哥,一会打起来的时候,你帮我拦他一下,只要一下便可。”谢彬充满自信地对身边的人说道。

宝哥点点头。

那人突然体内迸发出万道血光,手中的长戟朝我们用力一挥,精气化成有形的巨锤狠狠砸向我们。

“就是此刻。”

宝哥心领神会,张开双臂,毫无畏惧地冲向那人。

巨锤狠狠的砸在宝哥背上,宝哥一口鲜血喷在那人的盔甲上,却紧紧抱住他,死也不松手,任凭那人的长戟在自己的背上狠狠的砸了无数次,兀自喊道:“拦一下呀……拦呀……拦呀……拦……rua。”

“快走,我也挡不了多长时间。”谢彬眼含泪水,冲向了那人。

姜枫没有丝毫犹豫,从众人头顶上飞了过去。

大海之中缓缓升起一座岛屿,我才发现那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鱼,姜枫将我扔到鱼嘴里,自己坐在鱼头上缓缓离开。

他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五岁随杜少陵下山修行,十岁回东月山,你也有五年时间,去拿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你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

我在黑暗中点点头,然后便沉沉睡去,梦中仿佛见到一片盛世。

DOTA2秋季赛暨波士顿特锦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autumn/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ACE定级赛 TS6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