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DOTA2 >> [新闻] >> 新闻资讯>> 刀塔志第十五期:苍白之巢的爱情

刀塔志第十五期:苍白之巢的爱情

[MOBA论坛] [已跟帖]2017-1-15 11:42:48 作者:尘尘 来源:MAX

导读..

弥漫的硝烟笼罩了整片不安的大陆,惶恐的惊叫,流离的人民,粘稠的鲜血是这片大陆上最为主要的旋律。哀叹,绝望,凄凉的情绪不断的蔓延在人们的心里,内心彷徨着,不知道何时才会迎来战争的尽头。不过在那天际的尽头,却有一个与世无争的桃花源,它的名字就叫做苍白之巢。

那里生存着最为骄傲的天怒一族,他们有着世界上最为美丽的翅膀,那是他们最引以为傲的东西,那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到到达那么远的苍白之巢的凭证。也正是他们血脉里流传的骄傲血统,因此他们对那些在人间的凡人充满着蔑视,尽管他们可能被下面的居民被认为是天使那般美丽的化身。

在恐怖利刃遇见天怒法师的时候,会说:Are you an angel?(你是天使吗?)在恐怖利刃击杀天怒法师的时候,会说:An angel falls(天使陨落了)这些都透露出其实天怒一族在人们的眼里的地位其实还是很高的。

他们骄傲的性格导致他们即使在最为满足和安心的时候,依旧脾气暴躁不已,他们天生就会为了微不足道的一些侮辱寻求复仇。

仙德尔莎是天怒族中最为自傲和残暴的天怒之子,她冷酷的刑罚和严厉的话语,哪怕是荆棘王座下的那些忠臣都不寒而栗,任何违逆她的人,都会在她那花样频出的酷刑下,发出惨绝人寰的悲号。

那天的清晨,仙德尔莎带着迷人的微笑,嘴里却吐出的是那样的冷语:将这个竟敢违逆我指令的人,带去刑场,我要足足看他承受三十六刀的刑罚后,再剜出他的心脏煮熟喂给那些可怜的野狗。扎贡纳斯,这个刑罚就交给你来执行了。

扎贡纳斯看着残酷的仙德尔莎,不禁回忆起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天。他是天怒一族中最为人期待的奥术天才,但是也正是因为这层天才的身份,所以所有的同龄人都畏惧他所掌握的奥术力量而疏远了他,甚至连他的父亲也不敢轻易的接近他。他的生活向来贫苦,除了奥术法术和知识之书外,他一无所有,甚至他被下了禁足令,在他尚未完全掌控自己的奥术能量之前,必须待在自己的院子中。

直到那天,他如往常一般在自己的院子里仔细学习着奥术知识时,一个同龄的小女孩闯进了他的院落。与那些视他为洪水猛兽的孩子们不同,这个女孩以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的全身,问道;“为什么,我在宫廷里从未见过你,你是不是被关了禁闭呀,不允许出这间庭院呀。”

扎贡纳斯正经的回答道:“是呀,这间院子理论上应该是禁止任何人进来的,你这样偷跑进来可是要被惩罚的,赶紧出去吧。”

那个小女孩自信的回答道:“不会的,因为我将来会是这个宫廷的女王,这个宫廷里的所有东西都将会是我的财富,包括你。哎呀,看你好可怜的样子,不过我现在还不是女王不能解除你的禁足令,不过我可以每天都来看你哦。”

那个小女孩就像冬日里的一道暖暖的阳光,融化了冰封已久的扎贡纳斯的心,他暗暗的对自己许下诺言:至始至终效忠荆棘王座之主,永不背叛。

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接触中,扎贡纳斯把自己对仙德尔莎深深的爱埋藏在了心中,全部转化为学习奥术法术的动力。扎贡纳斯,永久守卫仙德尔莎的荣耀。

但是仙德尔莎并非是唯一的继承人,在她的背后,还有数位姐妹对其继承者的位置虎视眈眈,随着年纪的增长,仙德尔莎逐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因此,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为了自己应有的权力,仙德尔莎变得冷酷,变得残忍。

在天怒之族中,九天玄杖是最为传奇色彩的武器,那是天怒一族曾经的女皇莎尔德拉的武器,她的翅膀黝黑,不顾众人的劝阻向黑暗的苍穹飞去,一心想要遇见天上的诸神。后来她回来了,翅膀上的羽毛变成了金色,手上还拿着九天玄杖,这把玄杖让她在空中异常耀眼。据说她的在位时间长达一千又一年。

这样的女王将会在天怒一族中铭刻下抹不去的烙印,仙德尔莎自然想成为这样的女王,因此她必须狠下心对待那一切想将其打败的对手。

但是在扎贡纳斯的心中,仙德尔莎依旧是当天的那个小女孩。自己可以为其付出一切,永远是其最忠实的卫士。

但是再凶猛的狮子也有打瞌睡的时候,扎贡纳斯由于自己的身份,无法随时随地守护在仙德尔莎的附近,他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奥术的学习中,努力去掌握天怒一族的法术。由于对于奥术的着迷,他没有发现王庭中那些对仙德尔莎不满已久的姐妹们的密谋和背叛。

仙德尔莎被自己的姐妹派遣过来的暗杀者逼入退无可退的绝境,她绝望的望着天空,希望那个一直守卫自己的骑士能够出现,但是直到敌人的咒语完成之际,那个号称会一直在她身边的王子却依旧没有像童话故事中,脚踏七彩祥云,身穿金甲圣衣,如一位盖世大英雄降临,她在绝望之中,选择折断了自己的双翼,用天怒一族最丢脸的方式:步行,颠簸的逃离了绝境。

仙德尔莎明白天怒一族不会接受一个失去翅膀的她作为统治者,而失去了双翼的她面对身处于世界最高处的苍白之巢,没有飞翔的翅膀是永远也无法接近的,她将无法碰到她的姐妹。她不甘心作为一个无法飞翔的废物苟活着,她对复仇的渴望超越了所有的俗世欲望,落难的公主向女神丝奎奥克达成了交易:放弃她残破的身躯,换来的是精神能量体化成的灵体,永世不灭,以复仇为动力,能在物质位面带来浩劫。她或许永远都不能飞翔,但她始终为自己报仇雪恨。

王庭的暴力政变瞬息而过,等他在如山的魔法书面前抬起头时,发现他的挚爱已经无处可寻。荆棘王座现在由仙德尔莎心肠歹毒的妹妹霸占。而扎贡纳斯无能为力。天怒法师拥有的魔力只会在他保护天怒皇族时才能掌控,所以奋起反抗荆棘王座只会让他一无是处。他坚守自己的岗位,相信总有一天他的真爱将回到应有的王位上。

扎贡纳斯和复仇之魂做队友的时候,会说很多的甜言蜜语,Ah, my heart, my wings, let us fly.(啊,我的心肝,我的翅膀,让我们一起飞翔吧。)Vengeful Spirit, let us work to see you avenged.(复仇之魂,让我们一起努力去实现你的复仇。)May I join you in seeking your revenge?(我可以帮助你完成你的复仇么?)

而复仇之魂却只对自己的复仇有着别样的执念:I shall not rest until I am avenged.(在我复仇之前,我绝不休息)What was taken from me shall be restored...but the path of revenge is long.(从我身上被夺走的东西一切会复原……但是这复仇的道路太漫长了)The road of revenge is long, but what awaits me at the end makes it worthwhile.(复仇之路长远,不过最终的结果让复仇变得意义非凡。)

其对天怒法师的回应也仅仅是冷冷淡淡,更关心天怒一族的事,看的出来,她是一个好女皇:How fare the Skywrath, Dragonus?(天怒一族安好吗?扎贡纳斯。)

可能对于复仇之魂来讲,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未能出现在自己身边,伤透了自己的心。

宅心仁厚的扎贡纳斯侍奉王庭时,看到现任女皇的面目,就会想起自己曾经的挚爱,阵阵伤痛搅动心房,他有时的阳奉阴违与自己曾经誓死效忠天怒一族的诺言想违背。于是,他时常会选择离开苍白之巢到处走走修炼,也许也就在这段旅途中,他遇见了卡尔,一个对他的法术观念造成极大冲击的男人。(在刀塔志卡尔篇已讲过。)

偶然有一天,他在一片惨败的树林的打斗痕迹中,发现了一丝熟悉的法术痕迹,那是她的专属法术!他延续着残留法术的能量,这股熟悉的能量中包含着憎恶,不安,邪恶等负面情绪,他越接近,越是期待和不安。

在那与黑暗交际的边界,他看到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尽管她的身躯与过往已经大有不同,但是他绝不会认错的。

“仙德……尔莎,是你……吗?”

那个黝黑的身影却未转身,听到他的声音后,飞速的跳跃进了黑暗的树林中,只留下孤独的扎贡纳斯一人。

扎贡纳斯叹了一口气,在地上留下了自己曾经为其打造的武器,转身离去。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将那三个字告诉她了,这一切,就让它深埋心底吧。

希望这把自己用没有回报的激情留下的阴影进行铸造,在悲伤中进行调和,在她爱慕者的秘密眼泪中进行淬火的武器,能够传达到一丝我的心意。

凄凉的晚秋为这一段爱情画下了一个句点,扎贡纳斯转身离去的背影成为了绝句,仙德尔莎藏于黑暗中的面庞,流下了泪水,泪水中掩埋的,是那早已回不去的爱情过去。

(考试周的原因,本来想写主宰斯温的,但是突然发现时间好像不太够,就先把这篇写了,主要天怒和复仇的爱情是dota2历史中的看点之一,他们两个人与其他人的互动很少很少,就天怒和卡尔有一些,基本就是两个人互相调情,所以写起来比较简单,我就先提前了,下一周考试周过去了再补斯温和主宰的故事。)

DOTA2秋季赛暨波士顿特锦赛专题报道:http://dota2.uuu9.com/autumn/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ACE定级赛 TS6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