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DOTA2中文网 >> [新闻] >> 新闻资讯>> A队的故事 献给心中永远的冠军Alliacne

A队的故事 献给心中永远的冠军Alliacne

[MOBA论坛] [已跟帖]2016-4-6 15:14:27 作者: 来源:微博

导读[A]lliance is back! 6.86新版本发布后的头两项大赛(StarLadder i和WCA),Alliance连夺两冠,我们仿佛一同搭上时光机回到了2013年的春天..

[A]lliance is back! 6.86新版本发布后的头两项大赛(StarLadder i和WCA),Alliance连夺两冠,我们仿佛一同搭上时光机回到了2013年的春天,那时与Alliance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NTH(No Tidehunter)第一次震惊世人。A队如今的复兴也让其常常被以讹传讹的起源之谜再度流行起来。Alliance在Dota 2历史上是如此的重要、存在感是如此之强,然而这支豪门恐怕也是被误读最深的队伍之一。因此,我想不如写一段关于A队的历史,或许并不完整,但至少我会尝试将真相呈献给大家。Alliance自诞生以来已有3年,那些错过当时Alliance君临天下的Dota 2爱好者,可以通过这篇文章更好的了解这支豪门。

NTH(NO TIDEHUNTER)时代

在有Alliance之前,神说先要有Loda(Jonathan Berg)。Load进入Dota 2后先是在新加坡小试牛刀,他所在的Zenith战队在TI2上杀进前8,之后Loda离队回到老家瑞典,准备与自己的好友Akke(Joakim Akterhall)组建一支全新的队伍。Loda的女朋友 Kellymilkies(Kelly Ong)出任这支队伍的经理,她四方联络,最终为这支欧洲的新队伍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归宿,EG战队的背后的经济公司——GGA(Good Game Agency)决定出资赞助这支新队伍。GGA意图在欧洲复制早先EG在北美的成功,建立一支“欧洲EG”,这个概念最终演化成了今天的Alliance。与人们流行的说法不同,这才是Alliance真正的起源,而不是由NTH重组才有了Alliance。

队伍初具雏形之后,Loda想到邀请的第一个选手是之前与自己一同活跃在HoN这款类Dota游戏中的瑞典同胞s4(Gustav Magnusson)。当时,s4刚刚开始转Dota2,他在加拿大选手EternaLEnVy(Jacky Mao)所创建的NTH队中效力,EternalEnvy就是我们所熟知的EE,之前同样是一名HoN选手。s4建议Loda也一同邀请EE组队,同时s4也向Loda举荐了刚刚被Dendi发现的一枚Dota天梯新人,有着一手德鲁伊绝活的AdmiralBulldog(Henrik Ahnberg)。由于Alliance这个品牌还在筹备当中,这支刚刚组建完毕的队伍决定先暂时保留在No Tidehunter名下。

2012年冬天的DreamHack是NTH在大型赛事中的首演,比赛中他们一举夺魁,让兄弟俱乐部EG扫兴而归。这支队伍打法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对野区资源的最大化利用,队伍围绕着这一点开发了一套革命性的战术。这一战术由队长EE发明,高度强调堆野以让队伍的Carry——Loda操刀像Sven这样能高效清野的英雄迅速积累起金钱装备,用装备优势碾压对面Carry。不过,在这届比赛里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还要属NTH与EG的第二局比赛中,NTH在开局阶段佯装1级偷Roshan。布狗(Bulldog)先知送Roshand自杀,让EG一位NTH在集合打肉山,但当EG迅速赶来准备收拾残局时却扑了个空,反而成了肉山谷的瓮中之鳖,NTH反抓一波EG取得开局优势。这个奇思妙想一直被错误地归功于EE,实际上这是颇具灵气的s4最早的灵光一现。

冬天的DreamHack之后,NTH在Thor公开赛上遭遇Fnatic的欧洲分部——Fnatic.EU,NTH最终负于Fnatic.EU这个经常与自己在一起训练的对手,这也开启了两支队伍之间长期对抗的序幕,此后在欧洲区的多项重大赛事上,NTH也就是后来的Alliance最大的对手一直是Fnatic.EU。在Thor公开赛之后,Alliance的打法进入到了一个瓶颈期,他们堆野的套路逐渐被对手摸透。EE,那时担任的还是辅助位置,在一连串不理想的成绩之后也开始受到来自队友们的质疑,这也让他把队长一职交给了s4。个人表现的下滑,战术设计被弃置,并最终交出队长一职,这一连串的变化导致了EE在队中地位下降。13年的2月份,NTH的创始人EE最终离队,NTH决定再吸纳一名瑞典选手,这样队伍就可以在比赛中用全体队员的母语交流。

取代EE的是EGM(Jerry Lundkvist),这名当时的劣势路奇才在几周之前才刚刚加入瑞典当地的一家俱乐部——QPAD红熊猫。NTH最初的打算是多找一些选手来试训看看效果,但当他们发现EGM时,Loda和队伍中的其他选手显然已经做好了决定。EGM加入NTH担任4号位(farming support),这个概念也被NTH开发到了一个新的高度,EGM作为队伍中的第四核,却打的是辅助位置。当然了,我们这些事后诸葛亮只是在回顾时才得以明白NTH的这些创举。

StarLadder第5赛季是Loda这支队伍以NTH之名参加的最后一项大型赛事,他们在决赛中遇到了Fnatic,最终凭借在之前胜者组比赛中1-0获胜的优势,NTH最终3比2胜出。此时的队伍在战术方面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围绕着臂章小熊德鲁伊、剑圣以及Chen的英雄组合,NTH确立了自己的主打战术——抓准强势期执行推进。在决赛阶段,他们还祭出了自己压箱底的野路子,点出食人魔法师、幽鬼和先知的组合,利用食人魔法师的嗜血术建立起前期线上优势,帮助幽鬼通过拿人头来加快装备进度,更早出山反哺团队。

StarLadder上[A]队一举夺魁在NTH末期,人们普遍认为s4已经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二号位选手,同时也是先手开团把握地最好的选手。s4当时因一手绝活猛犸,还为自己赢得了猛犸之子(son of Magnus 刚好与s4的真名 Magnusson一语双关)的美誉,s4的蝙蝠骑士和Puck同样令人闻风丧胆,NTH当时资源分配合理能打先手的角色很多,这样让s4在比赛中打得充满自信又极富耐心,游刃有余的s4可以在最恰当的时机做出最合适的选择,而不必强行出山带节奏。

Alliance的诞生

2013年4月12日,Alliance终于诞生了,从此NTH也不复存在。也正是在Alliance的名下,这支队伍首次出征就旗开得胜,在G1冠军赛第5赛季的比赛中,Alliance和Liquid一同受邀参赛。此时,西方队伍还从未在中国的土地上拿过冠军。而Alliance不仅打破了这一纪录,而且是以君临天下的姿态完成了对所有对手的征服,整个赛事中Alliance不失一局,带着不败金身站上最高领奖台。不仅如此,Alliance保持着自己不断创新的特点,在与DK的比赛中,A队最后一手点出拍拍熊,开局全队5人第一时间传送到中路一塔,在DK人马赶到河谷之前就已经击杀Roshand成功偷盾。

G1联赛上,Alliance在7场比赛中选出6个不同的Carry,而且多数情况下都是直到最后一手才为Loda点出英雄。在那时,多数中国队伍都会把先期确保自己拿到想要的Carry作为BP的重点,相较之下,Loda的英雄池之深和全面性让中国解说们惊叹不已。而之所以Loda使用不同的Carry英雄都能在比赛中挑起大梁也有赖于团队体系的加成,s4的招牌猛犸利用授予力量这个神技,让Loda的PA如虎添翼,而当Loda选到猴子的时候,团队又可以选择另一套光法猴子体系,这套体系后来也是大为流行。决赛中,A对正是利用自己防不胜防的多样性战术体系,碾压了LGD,整个冠军赛LGD都未能摸透A队的套路以做出针对性限制。

击败LGD不败战绩夺G1G1联赛中A队的表现是如此具有统治力,这让冰蛙不得不在10天后放出的6.78新版本中针对Alliance大削特削。不仅针对Alliance的带线策略,增强了防偷塔机制(感谢HOHO哥和@Pachilleus 对版本解析这部分的指导),还把买活的冷却时间从5分钟增加至6分钟,这样的改动直指A队和Fnatic两队,这两支队伍最喜欢采用买活来防止对手打肉山的策略。Alliance当时就有一个套路:给Loda选出幽鬼,开团UG先冲上前打乱阵型、吸收伤害,给其他队友创造良好的输出和生存环境,能够分歼对方英雄,UG吸收伤害死后直接买活,然后马上开大传回战场,然后利用s4或是绝活猛犸或是绝活Puck的决定性大招,以一波不可阻挡的完美团结束战斗。

然而针对Alliance最大的削弱还要属对BP机制的改革,6.78之后,BP从之前的3-2两阶段BP变成了2-2-1三阶段。当时,Alliance在BP阶段最大的特点就是先在3-2BP的第一阶段,尽量拿到几个套路英雄,之后利用第二阶段补充自己的体系。两阶段的BP,再加上Alliance往往在第二阶段最后才点出Carry英雄,这意味着对手很难打乱和针对Alliance的策略。这或许是Dota 2历史上对BP解读和规则利用最为透彻的一套策略,但由于版本的改动,这样的杰出创造也将不可复现。

Alliance为TI3做好了准备尽管如此,哪怕是面对冰蛙的大刀,被处处针对的Alliance依然无人能挡。在2013年夏天的两项重要赛事——DreamHack和Starladder第6赛季上,Alliance均卫冕成功,这时队伍战术的核心演变成了像幻影长矛手伐木机这样的英雄,TI前一个月,Alliance开发出了中单伐木机体系,这支锐意创新的队伍又一次拓展了这个游戏的边界。TI之前,队伍闭关修炼,这一经验性的做法在G1联赛上就被证明是非常有益的。这次闭关期间,Alliance开发出了围绕着4号位EGM辅助小娜迦的独特体系,并把这作为队伍在接下来TI上的致命武器。

TI3和之后的起起伏伏

Alliance在TI3上的压倒性表现恐怕在TI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小组赛期间不失一局,以小分14-0的成绩挺进胜者组,而在决赛之前他们也仅丢掉了3张图,携着小分23-3和11场比赛全胜的战绩挺进决赛。他们在决赛中的对手是Na’Vi,这两支在Dota 界颇有分量的队伍之间的对决被形容为像足球世界里皇马巴萨一般的“国家德比”,能在TI决赛中看到两支如此伟大的队伍的对决实属难得,二者在之前的春天里一直难分上下将这个游戏的激烈程度带到了另一个高度。在这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决赛中,人们对这个游戏的认识被完全颠覆了,谁也未曾想到这组对决最终被小精灵IO这个特殊的英雄所左右,这个英雄后来也成为西方Dota2独特的象征。

这届赛事也完美地诠释了Alliance分路带球的策略,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Rat Dota”。或许不少人会觉得这个词最能够完美诠释这个时代的Alliance,但其实不然,这一策略实际起源于13年春天,VP和Fnatic的一场比赛,VP黑贤拉墙和米波的完美combo让前期巨大优势的Fnatic不敢再正面接团,残局之下,Fnatic采取分路带球的策略最终取得比赛的胜利。在TI3上,这一策略被A队完美继承,他们发现即使光守和猴子的套路非常强势,但是面对西恩队伍古典的4保1成型后再抱团推进的战术也非常无力,相比之下他们认为小娜迦的大招战略价值更高,劣势路先知同样能在分路带球中发挥巨大作用。所以,凭着绝活先知一举成名的布狗和使用这一猥琐体系的A队被打上了Rat Dota的烙印。

TI3上的王者AllianceTI3之后的A队疲态尽显,他们为赢下这届TI付出了太多。队伍在夺冠后决定保持原有名单不变,这多少有些犯下兵家大忌的意思,不仅队员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而且在荣誉满身时,队伍的心态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他们在TI后没有选择过渡调整和分开一段时间释放压力,而是在夺冠之后的一个月内就马不停蹄地继续参赛,其中既有线上比赛也包括之后Starladder第7赛季的预选赛。然而,Alliance的战绩开始下滑,频繁的赛事透支了队伍,没有休息和研究战术的时间这也直接影响了Alliance的发挥。StarLadder上,Alliance被Na’vi扳倒,在2013年年末,在与Fnatic的角力中Alliance也开始败下阵来,DreamHack上仅收获第三。Alliance的风采已不如当年,在欧洲赛场上他们也已不再是那个睥睨众生的王者。

13年12月,Alliance在圣诞期间一度接近王者归来,但版本的变动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新版本中像Arteezy这样偏发育的中路选手大放异彩,Alliance的兄弟队伍EG也凭此迅速蹿升。毫无疑问,s4是一名伟大的中路选手,先手开团能力无与伦比,是个令人胆寒的ganker,而且能够在后期胜任副核的角色,但他发现自己很难适应这个版本的强势英雄,特别是在Alliance这样独特的体系中,小娜迦这样的热门中单实在是让s4难以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纵观Alliance的成功历程,队伍有时会给Loda点出大后期,而让劣势路的布狗拿伪后期英雄;而有时会让布狗打更加吃资源的英雄,而让Loda打伪后期或者是功能型后期,比如说剑圣(因为加血棒子),由于版本变动,劣势路和优势路的英雄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功能性职责和开团参战的任务,这让Alliance非常不适应。受此影响,A队的大赛战绩一路下滑,StarLadder第9赛季上,他们仅名列4-6位,而此时无敌战舰DK已经崛起成为新的王者,本项赛事中DK一路狂胜,最终以9-0的战绩不败夺冠。DreamLeague第1赛季,布狗开发出了主动性更强的跳刀先知这种Build,Alliance一度回光返照,但很快这一过于单一的套路还是很快被针对,Ban掉先知后Alliance的战斗力便大大下降。

TI4上,Alliance一泻千里,新的TI赛制会在小组赛阶段就淘汰排名垫底的6支队伍。要进入下一轮,理论上说在第一阶段的15场比赛中拿下7场才保险。来到关键性的最后一轮时,Alliance的战绩是6胜8负,而小组赛的这最后一组对决中他们的对手恰恰是EG。EG当时的目标是锁定前2以直接跻身胜者组。EG在这场关键战役拿出了一套改良过的“骑士策略”,这个战术在线上比赛在高ping环境下较为常见,体系的核心是全能骑士搭配龙骑或者Sven。尽管这套战术非常杂技,但是EG最后还是取得了比赛的胜利,也把Alliance早早踢出局。

时代的终结

TI4之后,s4离队投靠Puppey成立了Team Secret,而EGM则由于他的打法问题被踢。TI4之后的一段日子里,Akke和EGM这对或许是Dota 2历史上最为成熟、默契的辅助二人组突然失灵,之前经常独自承担功能性角色的EGM在比赛中渐渐跟不上Akke的节奏。EGM走后,A队找来了mousesport战队TI4期间的丹麦辅助选手Misery(Rasmus Filipsen),还把刚刚从HoN转入Dota 2的Chessie(Rasmus Blomdin)也揽入门下,作为队伍新的中单。

TI4后Misery 和 Chessie加入队伍WCA2014的比赛中,这支重组后的Alliance展示出了不错的势头,Chessie看起来有能力接过s4的班,要知道想取代s4这个等级的选手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Alliance在这届WCA比赛中收获季军,仅次于C9和Newbee。但WCA结束后,Alliance随即宣布新星Chessie将因为背部伤势错过接下来的2014ESL纽约站的比赛,更加不走运的是,受伤病影响Chessie在14/15年余下的时间里都只能作壁上观。ESL纽约站上,顶替Chessie出战的是H4nn1(Kai Hanbückers),尽管1-2遗憾输给了老冤家EG,但新入替的队员表现尚令人满意。

Alliance此后在中单位置上又尝试了不少瑞典语选手,有Apemother(Joel Larsson)这位之前在Coast战队表现出色的选手,但到队之后发挥欠佳。由于长期以来的频繁征战以及队伍重组期间的不稳定,布狗决定暂时离开职业圈,休息一阵子。Loda和Akke这两位队伍的基石此后又尝试了与其他不少选手组队搭配,其中还包括Mynuts和Ace这样的名将。

当时,西方职业圈开始了新一波地震,秘密用Misery代替Fly(Tal Aizik),之后,秘密、EG、C9三巨头之间又酝酿了一波地震,此后15年西方职业圈的动荡格局基本尘埃落定。在继续坚持本土化的建队理念和可以效仿其他豪门走向国家化之间,Alliance选择了前者,他们召回了EGM作为队伍的3号位,而让Mynuts担任辅助,在发现这样削足适履效果欠佳后又把EGM放回辅助位置,而Mynuts最终离队。

15年1月,队伍又找来了Pajkatt(Per-Anders Olsson-Lille)出任中单,芬兰选手Niqua担任3号位。这组名单保持了两个月后,因为EGM和其他队员欠缺化学反应,Alliance不得不再作调整,并最终改变自己的本土化策略,在3月份找来了非瑞典语选手法国辅助和指挥官7ckingmad。

新晋加入的瑞典人Pajkatt在7ckingmad的带领下Alliance向版本主流打法靠拢,将资源更多地像二号位上的Pajkatt倾斜,他实际上也成为了队伍中真正的Carry。他们取得了一系列不俗的成绩,也成功晋级了StarLadder第12赛季正赛。但正赛中,战胜麻烦缠身的Secret是他们取得的唯一一场胜利。随着TI预选赛的邻近,在名单锁定前的最后几天时间里,Alliance最终决定用老队员布狗换掉Nigua,队伍官网的说法是由于打法和默契的原因Nigua离队。

布狗归队后,Alliance在一些小型赛事上获得了几次亚军的成绩,但在像i联赛第3季这样的大型赛事上,队伍却表现的非常挣扎。在TI5欧洲区预选赛中,A队被分到了一个对手非常强劲的小组,小组赛中4战3平,尽管队伍发挥尚佳,但仍未能进入下一轮。预选赛突围失利后,队长7ckingmad暂时离队休息,这也导致队伍在之后的比赛中在BP阶段非常被动,这一点在DreamHack第3赛季和ESL One法兰克福站的比赛中都有体现,落后于版本的BP让队伍难以取得良好的成绩。

重生

在TI5之后,尽管秘密挽留s4并承诺重新组建一直梦之队,但s4还是受到了秘密内部一些事件的影响,最终决定离队。离队后,s4重回Alliance取代Pajkatt出任中单。s4归队后,原队伍队长7ckingmand不久便退出了队伍,此后不少辅助位置上的实力干将都与A队传出了绯闻。但最终Alliance决定召回此前在地震中离队的未得到太多机会的Mynuts,当时在队时他与Akke之间有着不错的化学反应,因此队伍决定再给Mynuts一次机会。

法国队长7ckingmad这段时间里,频繁的人员变动导致Alliance的状态并不好,这在比赛前期体现的尤其明显。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迹象表明,这支重新组合完毕的Alliance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虽然在不少比赛中他们还在不停暴露着新的问题,在一点点摸索自己体系的平衡点。经过一段时间扎实的努力过后,队伍闯进了法兰克福秋季赛的预选赛,他们在预选赛小组中排名第二并在随后与Liquid的比赛决胜局中用A杖幽鬼和刷新先知击败了击败了对手。败者组中再胜NiP让A队成功闯入第一届特锦赛。

但好景不长,在特锦赛线下赛事中,Alliance在前几日的发挥可以说前所未有的差,连续两场与Mineski的比赛他们放出了戴泽哈斯卡的套路英雄组合给对手,并最终自吞苦果。这也让Alliance掉入败者组,败者组中A队先是翻过C9得到了与VP争夺一个8强席位的机会。第一场比赛中Alliance在巨大劣势之下仍苦守40分钟的表现称得上顽强,但最终还是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最终VP2-0获胜晋级。

法兰克福秋季赛之后,Alliance又迎来一连串的败绩,在DreamLeague第4赛季决赛圈0-4出局。虽然在秋季赛之前,A队显示出了一些好的迹象,但线上赛的出色表现并未能延续到线下赛事中。不管由于什么原因,队伍现在的化学反应难言出色,Mynuts在DreamLeague之后离队。队伍找来了Kebap代打The Defense第5季,队伍的化学反应稍有好转,但是还是以1-2和0-2的比分输给了赛事最后的冠军Liquid。此后不久,Alliance官方宣布了EGM的回归,为Alliance赢下TI的五人再度聚首,但不能忘记的是同样是这组名单在TI4之后一度表现严重下滑。实际上,并没有人对这样的变动感到太过乐观。

但随后的结果表明,我们不懂Alliance,我们低估了一颗冠军的心。尽管EGM在一些不知名的弱队中度过了大段时间,但这一时期他成长了许多,并且一归队就找到了与老队友之间的默契。s4回到队伍之后,A队就一直在复苏,如今他们背靠背连夺两届大型赛事的冠军:WCA2015和StarLadder i联赛13赛季。队伍如今的比赛风格又有了13年春天的影子,彼此之间的配合非常默契。他们经常会选出一些别的队伍不太看重的英雄,而对一些版本大热并不感冒(当然了,版本大热英雄中本身就包括Akke一直非常爱用的Chen,完全称得上是Akke的招牌英雄)。

A is Back, A is Loda/s4/AdmiralBulldog/Akke/EGM队伍的配合当然不如当时那支如日中天的A,那支在训练中早期给自己挖坑只为后期有点挑战性的A。队伍的默契也达不到当初那支A队的天衣无缝,13年夏天那支经常用出连环推神技帮助队友七进七出的A。队伍的BP也不像6.77版本时那么不懈可击。但是他们每天都在接近曾经那个最好的自己。

看大神和妹子直播尽在游久直播:http://tv.uuu9.com/

游久看比赛APP新增沙盘功能:点击下载-领Q币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ESL马尼拉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