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DOTA2中文网 >> [新闻] >> 游戏访谈>> 外媒专访宇宙哥 难忘当年Ti3的LGD战队

外媒专访宇宙哥 难忘当年Ti3的LGD战队

[MOBA论坛] [已跟帖]2016-2-17 10:41:43 作者: 来源:178

导读EG作为当前最强大的国外战队,备受玩家关注,在TI5上的登顶上更是让EG战队走向了巅峰..

EG作为当前最强大的国外战队,备受玩家关注,在TI5上的登顶上更是让EG战队走向了巅峰,在随后的半年中,EG并没有受到冠军的诅咒,依旧是各大赛事冠军的最有力的争夺者!上海冬季赛在即,EG依旧是夺冠热门之一,近日国外知名媒体DotaBlast找到了saahil “Universe” arora进行了采访!围绕他对即将到来的上海冬季赛所作的准备功夫、他和队友正在处理的事情和他们要卫冕ti的目标。Universe提到了他的家庭、校园生活和他在成长时对象棋和网球的兴趣,也表达了他个人和作为职业选手的心愿。

作战准备

DotaBlast(下称DB):距离冬季赛只有不够两周了,你们的训练如何?

Universe:情况还挺好的,我们玩的很多很多,每天大概八至十小时吧。大家都打满多路人局的。嗯最近也开始和一些队伍训练。

DB:大概何时来中国?

U-god:二月二十一日。(译按:小组赛的第一天在二十五日)

DB:也有好几天让你们适应状态呢。

U-god:对的,我们打算在赛事开始的叁至四天前抵达,用来适应时差和做一些训练。

DB:你的队友和经理不止一次提到你们打算蝉联之后的TI,而你则打算连赢两届——如果ti6在两周内举行,你有信心赢吗?

U-god:我想是做好准备了。扬言我们必胜与否是很难的,因为在赛事里总会有很多出乎意料的发展的,你永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会说我们准备好了。我不认为我们一定会赢,但我们已经充份准备。

DB:你觉得现时你们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你觉得哪里需要进步?

U-god:我们队现时最大的困难是队内团结和同步思考吧。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是充满天赋而且擅长自己位置的选手,我们只要找出一个方法去让大家团结在一起便能迎难而上了。

DB:你进行了超过一千局的职业比赛。我敢肯定,在这逾千场里面,你绝对不会忘记在ti5赛点那一局里的盲跳神牛大,也就是后来的六百万回音击的。但你认为哪一场会是你一千局比赛里最难忘的落败呢?

U-god:啊!我最惨烈的败局是有点久远的事了。在ti3,当我还在team Dignitas时,我们在和一队中国队,啊,就是LGD,在败者组里。我用的是炼金,而那场可说是我个人最大的失败,它令我觉得很难过,也让我知道我必须在来年加倍努力,表现得更好。

后TI生活

DB:你的生活在赢得ti后有什么转变?我知道你在之前已经答过了,也知道是个腔滥调的问题,但总有什么改变吧?

U-god:不,不太大。说实话,和以前真没太大分别。也许是会花多点钱在购物上吧,但也仅此而矣。我们只想赢得下一场ti,因此也没有太着眼于金钱上。

DB:那么看来你也是挺节制的,在理财方面你是自己一手一脚处理还是有专人负责呢?

U-god:有人帮忙的,我不是自己一人理财。我联络了几份财务顾问关于投资方面,也有一个会计师处理我每年赚的钱。

DB:那如今你对钱的看法有改变吗?

U-god:有,我会说有的。之前,你会常常想在长远要赚到多少才足够。现在这笔钱虽然不足够你花一辈子,但它仍然是一大笔能令你比以前活得更容易的钱。

DB:你在赢得ti后买过最贵的东西是?

U-god:(失笑) 你知道,我真的不常购物。我买了一对鞋。那应该是最贵的了。

DB:真的吗?一对鞋,就这样?

U-god:(笑)是的,大概就一百块美元吧

DB:你有参与EG商业方面的事情吗

U-god:没,我没参与太多。但可能很快会有改变吧,但我还不确定那些事情的细节。

DB:你觉得有什么技能/知识是你作为一个选手最能够让你更加精进自己的?

U-god: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我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些,我只是作为选手,追求全面的进步。最近,我想我对成名这件事有点不自在,我不知道我能否克服,只能努力不让这些事影响自己太多

DB:那如果是作为人类呢?

U-god:(笑)我有尝试过去健身室,但DOTA让这件事变得很难。当你跟我们玩得一样多时,你真的很难有规律地去做另一件事。

DB:你觉得你的工作最有满足感的事是什么?是什么塬因令你觉得满足?

U-god:最满足的是你能够享受你在做的事情。如果我去念书然后循规蹈距的上班生活,我不认为会有这么大的满足感。因为我并不是在做我真正在乎的事。最满足的事莫过于你全心投入一件事而你能够见到你的成果。

DB:你还记得你是在何时决心将DOTA2成为你的事业?当时是怎样想的?

U-god:我想是在ti3结束后,当我和Fear组队加入EG时。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这将会是我的事业。我当时还不确定,因为你必须先拿到成绩再说话,但在那回儿我觉得是一个机会。

DB:你会对现时在刀圈浮沉的选手说什么建议?

U-god:这不是过家家的事,而是一个很难的专业。里面有很多很大的压力,但如果你真的想去做,你须要交出你的全力。如果你不够努力,你必须再给更多。

DB:你提到压力,有什么事会让你焦虑?

U-god:每当有赛事时,便会有压力的。大家都是争夺名次,每个人都想摘冠,大家都想赢ti。

DB:只在ti还是其它赛事都一样?

U-god:所有,但在ti里的压力只有更多,因为它是每年最大的盛事。然而,确实是所有比赛都有压力的。

DB:你是个鲜少为自己发声的类型,你曾说过你是被忽略的因为你很少在社交媒体上放话,大家都不太清楚你。你干麻这么低调?

U-god:不知道。我会看,大家都在上面对所有事情发表意见。很多时那都是不必要的,我想很多时人们都应该把意见放在心里。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童年生活

DB:你小时候是个怎样的人?

U-god:我有很快乐的童年,很低调的。我在威斯康星州长大,在美西中部一个州。挺平常的童年,没什么大事发生的。

DB:有兄弟姊妹吗?

U-god:有个姊姊,比我大七年。

DB: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U-god:是个牙医,她现在住在密歇根州,和丈夫跟两个儿子。

DB:你的父母呢?他们怎样看待你的电竞事业?

U-god:在开始时不太支持。有一段时间我沉迷过Starcraft,在高中时玩了很久的SC,结果我妈甚至藏起了我的光盘不让我玩。有好几天我都没法玩,不过后来她还是还给我了。父母不是很支持的,但后来他们也变得支持,也会看我的比赛了。

DB:你小时候觉得自己长大后会做什么?

U-god:我想过要成为医生,或是什么有关太空的职业吧。(译按:宇宙哥的起源…)

DB:你对太空很热情呢

U-god:是的,这是个总能提起我兴趣的领域。所以才想做这个或是想做医生。但当我念书后我发现我并不太享受校园生活(笑)因此成为医生对我来说有点太难了。

DB:我知道你在高中时曾是网球的校队呢。你是怎么和它结缘的?

U-god:没有人问过我这问题呢。是我爸教我打网球的。他带我到球场,教我玩,也想我在高中玩,就是这样了。

DB:你玩的好吗?

U-god:我是队里的队长呢,在高中的最后两年里。所以玩的不错吧,我猜是的。

DB:我们找到了一张你的打球照,你当时…头发比较长呢。

U-god:(笑)是的,我的发型曾经很疯狂。我不是常常去理发。

DB:你还有看网球比赛吗?

U-god:没那么多了。以前会看很多的。

DB:你喜欢的选手是?

U-god:我喜欢马拉特沙芬。也很喜欢看祖高域的比赛。也很喜欢全盛时期的费达拿。我喜欢沙芬的塬因是我看过他一次比赛,应该是澳网公开赛吧,他也赢了大满贯,他成就了寂寂无闻爬上顶峰的传奇。我记得我还想过他会一直赢下去呢,这是我喜欢他的原因。 (见注)

DB:你也会下象棋吧?

U-god:对啊!(笑)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告诉任何人啊。我爸教了我玩,从前也会陪我玩的。我真的很喜欢下棋,它是我第一个接触的游戏。我曾参加过一个比赛,是在麦迪逊的,赢了。是个全市的六年级学生棋赛吧,但我后来在高中也没有再玩了,不知道为什么。

DB:开始变闷了吗?

U-god:应该是我对它的兴趣愈来愈低吧。在当时我还不想为一件事投入太多,所以当我开始和一些玩得比我更好,练习更多的人下棋时,我开始一直输,然后渐渐不喜欢玩,也就不再玩了。

将来计划

DB:你数次提到你的老爸,听起来真是你的启蒙啊。

U-god:我很尊敬我父亲。我觉得他从前可能有一点太强迫我做一些我可能不太喜欢做的事,好像网球或是别的什么,但他确实是我的启导,绝对是。

DB:他对你现在所做的成就高兴吗?

U-god:我不太常与他聊天,但我觉得他会为我高兴的。我不觉得这是他为我首选的事业,但我想他会为我找到了我想做的事而高兴。

DB:你在大学念计算器科学时休学了,你觉得你在不远的将来会回去念书吗?

U-god: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回去。(笑)如果我觉得我必须回去的话,我会的。

DB:有什么事会让你觉得你要回去?

U-god:如果我以后在dota、电竞或是我喜欢的事里面再找不到一个席位的话,我会回去念书的。

DB:会做什么工作呢?教练?旁述?

U-god:教练和旁述也会的,或是这方面的其它工作吧。再看吧。

DB:在未来十年你想再达成什么成就呢?就你个人和你的专业来说?

U-god:在专业上,我想再赢一些ti,这是我的最首要目标。我想在我煺休时,人们仍然会说我是世上最优秀的offlaner,我想每当大家回望过去时,都会无容置疑地说我是最好的offlaner。

在个人上,我想处理好自己的事,可能是放一些假,去一些旅游。我知道我们现时也到处去参加比赛,但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旅游。我们只是去参赛,只在赛场附近打转,没有好好细味那些地方。我会想去意大利吧,其它美好的地方也会想去的。

DB:我是指十年后——你觉得届时你会不会已经结婚生儿育女呢?

U-god:(笑)我还在考虑呢,我不确定我想不想要一个小孩。

DB:为什么不?

U-god:我不知道,现在我也常常接触小孩了,像我姐的娃们,我知道要把他们养大有多难,那是非常缠身的事,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但将来的事谁知道呢。至于婚姻,我不抗拒,要来的话,就冲我来吧。但生小孩绝对是我在决定前必须要考虑很久的事情。

DB:感谢你,Saahil,祝你在上海好运!

U-god:感谢你,你也是!

看大神和妹子直播尽在游久直播:http://tv.uuu9.com/

游久看比赛APP新增沙盘功能:点击下载-领Q币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MDL

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免除寻找的苦恼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